1. 首页
  2. 网络热点

评论:有多少官员恐惧网络

  当前,有多少官员患有“网络恐惧”症?哪一级别的官员最怕网络监督?“恐惧”表现在哪些方面?官员“网络恐惧”如何调适?如何规范网络监督?等等。针对以上公众关注的问题,《人民论坛》杂志在人民论坛网、人民网、腾讯网等进行了关于“当代中国官员的‘网络恐惧’”问卷调查,从调查结果看,七成多网民认为当代中国官员患有“网络恐惧”症。而记者通过采访发现,宣传部长和县委书记这两个群体的官员最怕网络监督。


  《人民论坛》关于当代中国官员的网络恐惧症的调查结果,可能让现职官员有五味杂陈的感觉。然而对于普通百姓,这个调查却给绝望者以希望,让无力者前行。


  互联网的低(几乎等同于无)门槛,注定了其草根特性。而互联网的即时发布、广泛传播、互动及可检索功能,则使它成为网民反映问题的重要且有用的渠道。部分地方政府在解决民生问题渠道上的某种不畅,更使网络这种渠道显得可用和有力。对于老百姓来说,上访不如上网;对于整个社会的问题解决渠道而言,在传统的逐级反映、信访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一个帖子所发挥的作用,远比原来网络没有诞生时8分钱的信件来得有力量,传播的范围更广,对所涉部门和官员形成的压力更大。


  细看调查结果,官员的恐惧因何而来?一因“担心工作疏漏等不良现象被曝光,影响前途”(60%的受调查者选此项);二因“担心私人信息被曝光,影响正常工作和生活”(28%的受调查者选此项)。这说明,老百姓通过网络渠道给官员形成的压力,主要还是工作上的,集中于公权力的行使。倘若官员公开、公平、公正地行使了公权力,何来“不良现象”,又何惧网络曝光?至于官员的私人信息被曝光,作为官员,掌一方大权,其性质已接近公众人物。作为公众人物,已从社会获取了比普通人更多的收益,那么,部分隐私的被公开也是现代社会的正常要求。而且,倘若官员所为无愧于天地,无愧于百姓,又何惧个人信息的被披露呢?诚如网友留言所说的:“不做亏心事,还怕鬼敲门吗?”即使信息披露对个人的工作和生活短时间内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比起网络监督带给百姓的希望、对社会运转所起的润滑作用来说,个别官员的这些牺牲可以忽略不计。


  有所敬畏才能有所顾忌。两年前,陕西某县宣传部长曾感叹“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那是因为没有互联网的日子,个别官员号称“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当然可以管得辖下的百姓无处伸冤。可是在网络时代,手无寸权的老百姓有了互联网这个平台,有4亿的网民在背后为其撑腰,为其摇旗呐喊。难怪因一包烟丢了乌纱帽的周久耕会说:“网络太厉害”。周久耕这迟来的感悟,一方面说明了网络的威力,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这个社会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监督,这也是网络监督在中国如火如荼兴起的重要原因,亦是官员如此恐惧网络的根源所在。


  诚如调查结果显示的,官员的网络恐惧症不论于社会还是于民众而言,都是好事。既然不能让某些官员对我们头上的星空产生敬畏,那就让这些官员敬畏网络、敬畏民意、敬畏网络背后的压力集团——网民吧!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