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运营

陈士骏二次创业:互联网新品的中国“美”梦

  一副黑框眼镜,一头标志性的乱发,很努力地说着中文,但总控制不住蹦出英文单词:34岁的YouTube创始人陈士骏 (SteveChen)在离开Google之后,和老搭档查德·赫尔利 (Chad


  Hurley)决定二次创业,成立新公司AVOS,并把旗下新产品之一——美味书签的重心放在了中国。


  为什么要卖掉YouTube?在20个月赚了130亿元之后为什么还要选择再创业并从雅虎手中买下Delicious?此前众多传统互联网巨头入华均难逃脱败北的命运,陈士骏和他的老搭档能否打破魔咒?带着诸多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以下简称NBD)专访了陈士骏以及赫尔利。


  卖掉YouTube是唯一选择


  2006年10月,谷歌以价值16.5亿美元的股票收购了视频网站YouTube,这是Google创建8年以来出手的最大一笔并购案。通过收购YouTube,谷歌得以进军显示广告市场,同时带来了数十亿次的流量。今天,谷歌已成为搜索和视频领域无可争议的霸主。


  如今谈到上述交易,陈士骏开玩笑说,如果YouTube最后被雅虎收入囊中,Google在视频内容领域将处于被动,几大互联网公司的竞争格局或被改写。


  NBD:我们注意到,YouTube被Google收购之后的几天内,估值就突破了20亿美元,但是与今天的Facebook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您有没有后悔卖早了?


  陈士骏:你们别提Facebook了,再提我该后悔了!(笑)不过,在YouTube当时的情况下,我们的团队都同意把公司卖掉,因为所有人都精疲力尽,每人每星期要工作超过100小时,相当于每天工作14小时,寻求并购或许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NBD:为什么?


  陈士骏:事实上当时我们已经意识到,许多事情单靠小团队是无法完成的,比如我们想做支持各种手机和无线网络的视频服务,想YouTube在各个国家上线,这就需要将网站编译成不同语言,再按照当地人的喜好做内容的编排和选择,每个地方的热门视频是不一样的。


  更重要的是,高速成长的YouTube急需强大的数据中心,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带宽和服务器,需要大公司的帮助,这是实情。


  NBD:据说当时雅虎和Google都在其中,能否说说和雅虎的谈判是怎样的?为什么没有选择雅虎?


  陈士骏:事实上,我差点选择了雅虎。在和杨致远见面之后,我甚至冲动地给他写了一封邮件,当然那时我并没有与Google的施密特见面。虽然杨致远告诉我,他们会给我们很多权限去做想要做的事情,不过有一些细节的问题是让我担忧的,比如说杨致远已经不是首席执行官,而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塞梅尔是一个好莱坞式的人,他应该很懂广告和销售,但是当时的YouTube离盈利还很遥远,我们没有在广告收入上花什么心思。


  另外我还担心雅虎会不会让我们搬出公司,会不会马上就开掉我和查理两个人,我们的高级经理会不会马上大换血,就像PayPal在出售给eBay之后发生的那样。


  NBD:为何选择跟Google合作?


  陈士骏:在同杨致远见完面之后,当天晚上我们讨论了是否要跟雅虎合作,但我和查德都希望和Google接触下,而且红杉的合伙人之一迈克尔·莫里兹就在Google董事会。


  我更喜欢Google的工程师文化,喜欢被聪明人包围的感觉。另外Google对交易很有诚意,所以很多程序加速完成,没有让我们烦恼。还有施密特承诺YouTube可以独立运营,而且按照惯例,所有被Google收购的公司都需要进行二次面试,可我们没有。


  不过,当时两家的股价也带给我一些困扰,因为我们并购的交易都是用股票完成的,所以衡量哪个公司的股票更有增长价值就成了一个不得不做的判断。


  那时Google的市值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在当时看非常高了,而雅虎是300亿美元。我猜不到Google的市值能再往上涨多少,而雅虎最高曾到了800亿美元,似乎雅虎的上涨潜力更大。但是,如今Google的市值已经超过了1861亿美元了,不得不说,我们的运气太好了。


  Delicious的创业梦


  似乎是注定的“缘分”。虽然陈士骏的第一个项目YouTube并没有卖给雅虎,但他们的第二个项目却是从雅虎手中买下的。这个名为Delicious的书签收藏与分享工具让陈士骏为AVOS公司找到了冲刺的方向。


  从YouTube到AVOS,陈士骏这样定义他们新的征程。按照Google的模式,不是开发一个产品,而是创造一个平台。他甚至认为,AVOS的新想法可能比YouTube还要伟大,因为在未来的网络世界,不再是冷冰冰的机器推荐,而是基于社交关系的搜索和推荐。


  NBD:AVOS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未来的业务方向是什么?


  陈士骏:坦白说,我们当时也没有想到具体要做什么,只是一个模糊的方向,希望在“社会化媒体”方面有所突破。我们认为,在这个愈加繁杂和碎片化的信息世界里,人们如何去找到最想要的信息,而哪些信息又会是不同的人所感兴趣的,截至目前,还没有哪个服务能够解决这一问题。


  NBD:为什么选择从雅虎购买Delicious,而不自创品牌呢?


  查德·赫尔利:虽然我们并不清楚雅虎为什么要出售它,但是它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认为,互联网要创建一个品牌并成为一个大众品牌是非常困难的。而Delicious本身已经具备一定品牌基础,是网络上最大的书签类站点,全球拥有数百万用户,因此在收购之后,我们只需要在其基础上进一步提升改进。


  Delicious一度被认为是互联网社会化软件的复兴,在那些开创网络社交分享先河的Web2.0公司陆续倒下的时候,能够挽回其中一家也是我们收购Delicious的初衷。2010年12月,当得知雅虎正准备出售或者关闭Delicious时,我们顿时觉得机会来了。


  NBD:除了Delicious,还收购了Tapl,这有什么样的考虑呢?


  陈士骏:Tapll是一家数据分析公司,它将社交发布与分析整合为单一的凭条,帮助广告主坚持其营销活动的影响力,它能够通过分析,来寻找社交网络上的人们到底对什么东西感兴趣,这也许会成为下一代信息检索的方式。


  NBD:我们注意到,单纯的社会化书签服务已经被验证为不可行,四五年前一大批企业曾经伴随着Delicious倒下了,中国做类似服务的爱库网也一直不温不火,您为什么还看好Delicious?


  陈士骏:Delicious没做好是因为雅虎没把它当成一个独立的产品运营好,如果我们很好地规划Delicious的方向,一定有很大发展潜力。


  另一方面,Delicious原先是基于早期互联网的需求建立的,主要是进行书签分享,并没有太多图片等内容。


  NBD:为什么要把美味书签和Delicious分开独立运营?


  陈士骏:很多公司都是在美国或全球成功后,才在中国建立团队,并把产品进行翻译后就直接引入中国。他们没有认识到中国市场是很不同的,需要在开发产品时针对本地用户设计,所以他们失败了。此外,由于中国和其他国家用户环境不同,喜好不同,监管政策不一样,分开来运营能满足本地的需要。


  NBD:我们注意到,AVOS的产品除了Delicious外,还有中文版美味书签及用户生成内容的杂志编辑、发布平台Zeen,但是这三款产品的功能都有重复之处,这个您怎么看?


  陈士骏:其实三个产品本来就是为了解决同一问题——帮助用户找到内容。三个产品是共享一个平台构建起来的,只是使用的方法不尽相同。


  Delicious历史悠久,满足既有用户的需求,以收藏链接为主;而美味书签和Zeen,以用户产生内容为主,可以直接阅读喜欢的内容,更注重社交元素。


  NBD:目前AVOS旗下的产品有没有商业利益的考虑?


  查德·赫尔利:做公司的目的是要赚钱,不过我们目前还是关注产品本身。我相信广告是互联网很有效的盈利手段,不过我们希望能提供有价值的广告,类似于谷歌的adsense。


  NBD:我们了解到,AVOS上个月完成了A轮融资,像AVOS这样受硅谷顶尖VC追捧的公司,为什么会选择接受远在中国的创新工场的投资?融资将用在哪些方面?


  陈士骏:我和李开复在Google结缘,我们几乎同一时间通知对方自己要离开Google。我加入百人会(美国华人精英组织),也是他介绍的。同时李开复对AVOS中国团队在美味书签的组建和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理所当然的在本次融资机构中会有创新工厂。


  此次融资还有助于整个公司把主要精力集中在产品设计和提高用户体验上。当然,也不排除同时会寻找一些并购的目标。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