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李嘉诚家产分配定音提升公司透明度获认可

  近年来,香港的家族企业频频爆发内斗,引发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影响企业市值事小,而内斗所引发的企业管治问题,则令像新鸿基这样被认为是公司管治透明的老牌家族企业也同样出现了信任危机。


  不过世界华人首富李嘉诚近期披露的家产分配方案,却在坊间得到了投资者的普遍认可。


  清晰的分配方案


  李嘉诚在5月25日的股东大会之后的记者会上首次清晰地阐述了家产分配方案。根据李嘉诚的计划,长子李泽钜(Victor)将会全盘接手长江实业集团及和黄的控股权,这也是李嘉诚旗下最重要的两大商业帝国。此外,李泽钜还将接手加拿大能源企业赫斯基能源公司(Husky Energy)约35.5%的股权,据近期股价计算,该公司市值约1728亿港元。


  而次子李泽楷(Richard),则将会获得李嘉诚的资助,收购他所感兴趣的资产。李嘉诚并没有具体透露李泽楷打算要收购什么资产,但是他表示,有关的收购项目和李泽钜将获得的长实及和黄的业务并没有竞争关系。


  “他(李泽楷)的公司资产将会数倍增长,因此他的事业也会取得成功。”李嘉诚说。他透露,李泽楷已经看中了一些项目,目前正在接洽中,这些项目的规模庞大,不过他强调并非传媒或是娱乐项目,而是一些着眼于长远发展的业务。


  此前外界一直在猜测这位华人首富什么时候进行家业的传承安排——到今年7月,李嘉诚将年满84岁,根据福布斯2011年的全球富豪排行榜,他名列第9位,同时也是亚洲第一位,总财富约255亿美元。近年来,李嘉诚几乎每次记者会都会碰上问及退休时间的问题。包括上个月股东会后的记者会同样如此,但是李嘉诚仍然没有退休的意思。


  不过首次清晰地表述对家产的分配计划,显示李嘉诚对家业传承已有定案。


  李嘉诚的商业帝国主要有长实集团与和黄两大旗舰。港交所有关资料显示,截至今年5月16日,李嘉诚拥有长实43.32%的股权;截至去年11月16日,李嘉诚在和黄的股权为52.42%。以长实现总股数近23.2亿股,和黄总股数为42.6亿股,按照5月25日两家公司的收盘价88.87港元及65.02港元计算,李嘉诚持有的市值约300亿美元,折合港元约2345亿。


  至于李泽楷,则一直没有介入家族产业,而是管理着自己的业务,目前主要是电讯盈科(PCCW)及去年从PCCW分拆上市的香港电讯(06823.HK)。其持电讯盈科的27.66%,还直接或间接持有香港电讯22.83%(其中直接持股5.38%)的股份,按照5月25日收盘价计算,持股市值超过10亿美元。


  虽然李嘉诚未透露李泽楷要收购什么资产,但有外电报道,李泽楷有意收购的是荷兰ING的亚洲寿险业务,分析师预测该部分业务估值约70亿美元。由于长实与和黄的业务范围并没有涉及金融业,因此上述猜测流传甚广。根据《第一财经日报》早前的报道,实际上,李泽楷早已进入了资产管理业务。他于2010年3月从美国友邦保险手上购入已有52年历史的资产管理公司Pinebridge,目前管理资产约670亿美元。


  提升公司透明度


  李嘉诚的上述分产计划并没有令外界过多意外。有美资的对冲基金经理认为李嘉诚的上述安排符合大家预期,因此并没有造成股价的波动。


  “Richard(李泽楷的英文名)做事太过精明,用我们香港话来说,有点‘算到尽’的意味。”私募基金经理萨穆杰对本报说,“如果他掌控长实与和黄,对公司管治未必有益。”


  萨穆杰认为,李泽楷是个商界奇才,但他在香港资本市场名声不佳,多次被小股东诟病。当年他未与电讯盈科第二大股东网通集团沟通便私自决定出售资产也是一例;此外,他多次企图私有化电盈,却不打算给小股东相应的待遇,还涉及“种票”,令其形象受损。


  相反,李泽钜过去10多年来虽然一直在李嘉诚光环背后,但给人感觉稳重踏实。李泽钜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担任了长实的董事总经理及董事会副主席,全面参与掌管长实与和黄两大旗舰的业务。在他的管理下,迄今为止,这两家企业的盈利能力相当惊人。2011年度,长实集团和记黄埔两家企业合计全年利润约为1020亿港元。


  尽管投资者一直有传闻,李泽钜并无“实权”,重大决策仍然由李嘉诚把关;但也有基金经理认为,李泽钜早在孩童时期便参与董事会的全过程,现在已经是事实上的当家人,只不过他暂时没有锋芒外露而已。


  目前尚不知哪种观点属实,但有一点,基金经理认为李嘉诚不让李泽楷掌管其现有的商业帝国是个明智选择,至少对于维持公司管治与透明度有利。


  在海外,不少机构投资者均非常关注公司管治水平。近年多次进入全球基金排名前三的美国冠鹰基金投资经理肯波尔·布鲁克在今年5月的一份报告中披露,自己会特别关注多元化家族控股企业的管治水平。


  “我会留意这些家族本身的特征。”他说,“有些家族投资者在资本运用方面炉火纯青,有长期的佳绩,并且善待小股东。这些家族往往有很长的投资区间,他们不会被华尔街的所谓趋势所左右。”


  此外,他喜欢那些关注家族社会形象及社区责任的企业,这些公司有内在的纠错动力,这有助于降低投资者的风险。


  软实力也需要交棒


  在公司管治之外,投资者同样关注的是李嘉诚是否能把自己在全球各国的政治资源与人脉也顺利地传给李泽钜。


  有香港的基金经理透露,李嘉诚不仅与中国各级政府官员有着良好的互动,同时在英美发达国家也有极佳的政治资源。业界盛传李嘉诚跟英国政要的互动良好,他去白金汉宫甚至可以走特别的通道。而近年来,李嘉诚频频获得英国公共事业企业如电力等的控制权,便是一个重要的明证。


  香港中文大学财务系及会计学院范博宏教授对本报记者表示,新老交接往往是影响企业传承的关键,而最常见的情况是父辈特殊的资产(比如说父辈与子女或者其他家族成员之间的关系、父辈的价值观以及对企业内的号召力和对外的商业伙伴网络等等),没有办法顺利地传承给下一代。此外,两代之间价值观差异很大,有价值冲突,也会严重影响企业传承。


  他在过去的研究中发现,在家族产业传承的五年间,公司价值滑坡现象特别严重。而其中一个因素并不是因为接班人的能力不济,而是因为有价值的特殊资产不能顺利传承。他认为,这种特殊资产的“失传”对投资人来说风险很大。


  范博宏强调,李嘉诚的家产已经顺利分配,但他的个人资源能否顺利交棒,投资者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