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投资/融资

老王们的PE经

  就在投资大佬们挤破头争抢优质项目、比拼资源的同时,也有一群庞大的个人资本持有者正在通过其他的途径取道PE。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虽然方式不同,但却殊途同归。


  老王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他有几位结交多年的铁哥们,隔三差五就会聚在一起喝茶聊天,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如何掘金。


  他们中的一位哥们名唤老徐,2003年经人介绍无意中了解了PE的运作模式,便迫不及待地向他们传授起了PE经。


  按照老徐当时的想法,由他去找一个靠谱的投资管理公司,大家一起凑点钱投给这家公司做基金的LP(有限合伙人),等其投资的项目上市后再退出分红。


  彼时,刚在朋友的建议下把手上资金分批投入房地产的老王对于PE的运作模式存有疑问,以投资求稳的他并未接受老徐的建议合伙投资PE基金。


  另一边,胆大的老徐则一头扎进了PE圈。老徐很幸运,当时大部分企业的估值偏低,而且投资机构在市场上相当抢手,企业几乎是求着PE入股,作为买方市场的投资人有着十足的主动权。老徐投资的那家基金,也凭借几个上市项目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几十倍的投资回报。


  想来如今的全民PE也许并非只是一句口号,过去几年那些在镁光灯前频频曝光的明星投资人、资本市场成百倍的投资回报神话以及分布在各地急剧膨胀的民间资本,这些都足以让跃跃欲试者怦然心动,泛PE化已然成为趋势。


  至少老王是这么想的。一晃眼八九年过去了,老王的财富积累也随着手中握有的多套房产的升值正在稳步上升,但这与前几年PE投资动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回报比较相去甚远。虽然这几年并未涉足PE,但老王却也在一直关心PE的发展动态,国内PE的鼎盛风潮也让老王颇有些后悔当年的决定,去年按捺不住的老王终于加入了老徐们的团队里。


  而其实在这几年里,老王的这些朋友们虽然是散兵游勇,却越来越娴熟地参与其中。老王告诉记者,从刚开始老徐一个人单枪匹马到现在这几个人已几乎串起了整个操作PE的产业链,从LP、GP(普通合伙人)到FA(财务顾问),再到能提供投后管理资源的多面手,还有最重要的企业上市时的保荐代表人,目前已形成了一个PE系统。


  “与一些老牌的投资机构争夺项目我们肯定没有优势,但我们这个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各司其职,在每一个环节都有自己独到的操作方法。”老王指出。


  比如借此完成财富积累的老徐早已不再甘心只做基金的LP,由于新疆给予PE基金较低的注册门槛及优惠政策,去年老徐在新疆注册了一个投资管理公司,正式做起了GP,而这个人民币基金的LP也大多为老徐的朋友亲戚,根本不用为募集资金犯愁。另一个圈内的朋友老张因为从事金融行业工作的缘故经常会跟一些投资机构打交道,便自告奋勇地扮演起了FA的角色。而老王由于工作性质的特殊拥有众多的社会资源,他便在这个系统里担任起了给被投企业提供帮助的角色,比如给企业介绍客户、动用人脉给企业招聘高层等,用他自己的话来讲有点类似于负责投后管理。


  但在老王看来,最牛的还属老缪,保荐代表人的身份让其对于企业的质地异常敏感,一般老徐在前端考察投资的项目都会事先给老缪过目,老缪会就此判断这家企业是否有上市潜力,而他的意见也直接决定着最终的投资与否。最关键的是,一旦投资的项目走到上市这步,凭借老缪与证监会发审委里内部人士的关系,没有百分百也有超过八成的把握能让企业上市。


  据老王透露,他进入后的第一个投资项目是在去年年底敲定的一个制造业项目,该企业技术目前在国内尚属领先,但生产制造环节却异常粗放,当老张把项目优先推荐给老徐时,这个项目还并未进入热门企业的行列,老徐的基金最终投了2300多万,占股45%。


  老王说,这是一个尚属于早期的项目,现在还看不到上市的前景,但由于目前行业竞争激烈,且上市收益不稳定,目前他们考虑的退出渠道是寻找知名投资机构来接盘,能赚个3~5倍也就够了。“听说现在已有不少知名投资机构看上了这家企业,或许很快就能接盘了。”老王透露。


  “我现在进入已经太晚了,干的人太多了,不像前几年那么容易退出了。”老王一直后悔于自己前几年太保守。但现在让他吃下定心丸的却是老缪的一句话,“我还能干上个15~20年,按照每年保荐2~3家企业上市的频率,你跟着我还怕没钱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