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我们的信仰在哪里

“中国连幸福的猪都没有了”,看到双汇瘦肉精事件,朋友不无感慨的跟我说。

这种感慨,让信仰变得有些苍白。如果做一个幸福猪的权利都没有可能,还能奢求什么呢?
 
五六个人,在亿万个甲醛分子侵入肌体的空间里,争论什么是信仰,中国人到底有没有信仰,多少有些黑色幽默。在只有甲醛信仰的空气里,我们确认了一个公理:每个人都有信仰。简单说,就是不能因为空气里甲醛味道太浓,就说只有甲醛,没有空气。信仰与人性相仿,每个人都有,但它是复杂的综合体。有的人身上展现的是善,有的人身上你只能看到恶。

信仰也是,有对神灵的崇敬与敬畏,我们称为宗教信仰,比如上帝;有对国家、民族的未来诉求,我们称为政治信仰,比如共产主义;有对追求自我利益的不择手段,我们称之为实用主义信仰,比如瘦肉精。

当“我爸是李刚”横空出世时,媒体关注公权力的滥用,网民宣泄着“没有人性”的声音。这个时刻,媒体关注的是公权力的恶,网民关注的是人性的恶。人性尚可有完善的制度来规范,让恶没有可施展的空间,公权力的恶就很难去监督。这就涉及一个信仰的衍生,公权力有信仰吗?有,那就是权力制衡,所谓的民主只有,三权分立,就是公权力应有的信仰。

我们在信仰上迷路了。从有历史记载的那一天,中国人就没有缺过信仰,但一直在迷失。商周的联邦制、礼仪,春秋战国的外儒内法,汉朝的独尊儒术……实际上,从秦王嬴政开始,中国已经开始用法家的实用主义信仰攻城略寨。这一点在改革开放后,又一次有了突出的表象。

黑猫白猫的实用主义价值观,让中国人慢慢陷入追求自己的利益,不管其他人死活的境界。从三聚氰胺的三鹿到瘦肉精的双汇,从竞价排名的百度到罔顾版权的百度文库,都只有一个目标:自己的利益。

中国人的信仰,现在就只剩下利益。纵有知识分子、青年学生绝望的呐喊,有见识的社会学者鼓与呼,公权力与权贵眼里只有利益。这也是强拆无处不在,上访屡禁不绝的根源。有了你的利益,就没了我的利益,在利益上的你死我活里,信仰的表象是一种恶的状态。

找关系、托门子已经融入每一个中国人的血液里。找关系、托门子就是一种对潜规则非常坚定不移的信仰。而公权力的执行人,对关系、门子的信仰更为深入骨髓。看过一个段子:看过一个段子:交警队长酒桌上对朋友说,咱地界上你随便开,出了事算对方责任。晚上分手后果然接到朋友电话说出事了,是自己的责任。队长说,不,是对方的责任。朋友说,对方是树。

每个人都有信仰,有的人身体力行坚忍不拔;有的人在生活中践行却浑然不知。在凤凰网“寻找中国人信仰”的策划里,我们力图让每个人都明白,信仰不是蓝天上的白云,高不可及。信仰也不是茅房里的石头,不忍卒闻。信仰在我们的生活里,在我们每一个动作的细节里,她是一群人在一个阶段较为稳定的价值观。

争论一个不存在的东西,会很无聊。对一个存在的东西,讨论其有无,则有些无耻。凤凰网“寻找中国人信仰”的策划,想要说明的事实很简单:你有信仰!但这个信仰是什么,取决于你内心的选择。

除却政治信仰,大部分中国人都是实用主义信仰的信徒,“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的唐骏,“道长”李一,被养生学忽悠的大部分民众。所谓的信仰迷失,就是被私利蒙住了眼睛,只看得到眼前,看不到五米外的陷阱。

实用主义信仰也不丢人。如果13亿人都信仰实用主义,大家就是平等的。无非是你给我吃苏丹红鸭蛋,我卖你避孕药喂的鳝鱼,每个人都害人,每个人也被人害。如果你是被特供的特权人物,不用关心这个话题。

以前我们谈信仰,都说崇高理想;现在我们谈信仰,只能说利益。以前我们有精神信仰,有底线;现在我们有实用信仰,只要对自己有利,不管其他人死活。

只能期待未来,实用主义信仰的中国人越来越少,崇高理想信仰的人越来越多。而这,要靠制度及对公权力的约束。只有公权力和权贵被关在笼子里,人们失去了找关系、托门子的机会,公权力没有了寻租空间,权贵们为笼子所困不能飞扬跋扈,实用主义信仰就会无法生存,崇高理想的信仰才会在人们心中生根、发芽。

如果有那么一天,中国就不再是人人都信仰实用主义的的丛林社会,而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和谐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