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IT

华三总裁低调离职 企业未来走向受多巨头关注

  之所以华三的变动能引起业界的高度关注,是因为华三是唯一能在中国这个区域市场上“打败”思科的中国企业:在企业网的市场份额上,华三已经超过了思科。


  当然,更让华三得到各方关注的,是其波折的命运。尽管按照华三自己人的话来说,即使在其总部杭州,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华三。但在行业内,因为与华为的渊源、多次的股权变更,以及如今被惠普“揽入怀中”的经历,华三受到颇高关注。


  过去9年来,华三一共经历过四次股权变更。在后三次的每一次股权变更发生时,郑树生的离职传言就上演一次。一名业内人士称,尽管郑树生也曾多次辟谣,但郑树生心中更希望的是华三能够保持相对的独立,其间也曾抱有管理层控股的想法。


  但这对郑树生来说似乎很难实现。在2003年参与创办华三之前,郑树生在华为工作10年,1997年做到了华为常务副总裁的位置,是华为给了郑树生在华三独当一面的机会。有接近郑树生的人士透露,郑树生有可能掌管迪普,一家新兴的网络设备商。


  郑树生离职后,接替他的华三原营销总裁吴敬传这样感慨过去9年来华三的发展:如果一个企业遭遇一次股权变更,就已经伤筋动骨了,而华三经历过四次,且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与郑树生离开时的低调相对应的,是吴敬传上任时的匆忙。“她白天还在开会,晚上孩子就出生了,再过一周就回去工作。”一名华三员工回忆道。


  “后郑树生”时代的华三该如何走,目前还没有一个完全的定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华三的走向,仍将牵动华为、思科以及它的股东惠普之中的神经和目光。


  9年4次股权变更


  过去九年来,华三的多舛命途已经很难用“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样的辩证哲学来作解释。


  2003年,为了联手对抗思科在数据通信业务上的优势,华为与美国3Com成立合资公司华三(H3C)。是时,华为持股51%,3Com持股49%。


  之所以华为控股,是因为华为怀揣着更大的战略意图。一方面,华为可以借此缓和与思科久缠不下的知识产权争端;另一方面,华为可借助3Com进入美国企业业务市场,成就华为在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敲门砖”。


  华三成立后,华为不断向其倾注企业网业务,华三也因此成长较快。但在2005年底,3Com突然宣布以2800万美元收购华三2%的股份,以此达到3Com对华三51%的控股权。业内认为,这项交易是双方合作后不断的摩擦所致,而官方言论称,这是当初协议的结果。


  2006年,3Com又增资8.82亿美元全资收购华三。此举动作被业内解读为3Com在与思科的竞争中完全处于下风,为其今后的出售增加筹码。在此期间,3Com将交换机、路由器等业务交予华三,帮助华三打造全球化的数据通讯品牌。


  而与此同时,华为也正处于剥离低企业网向电信市场迈进的转型期,通过此项交易,华为获得近10亿美元的回报。


  2008年,3Com频频发出求助信号,已完全售出华三的华为谋求与贝恩资本联手,对3Com进行整体收购。此举也被业内认为是华为出于对美国市场的重视,但该笔收购案最终因政策问题未获得美国政府批准。


  2010年,华为在对3Com的收购案中落败于比自己出价更低的惠普。而华三公司,也因此成为惠普众多个被收购公司之一。


  收购3Com,使得惠普“一夜间”成为数据通讯市场上更主流的玩家之一。但这对于华三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惠普的收购也存在争议,比如一名华三前员工就认为,惠普对收购企业的整合能力较弱,且惠普的管理层对惠普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是一头雾水。


  惠普对华三的收购处在赫德与李艾科的交接当口。曾经一度之间,对于惠普能否更好地整合华三,或者会导致华三一蹶不振成为业界的一个重要话题。


  郑树生曾表示,华三希望能有更大的自主权,自由开拓更大的海外市场。据了解,华三跟惠普中国无直接关系,而是向惠普全球企业业务部门旗下的网络部门汇报。但是一些员工担心,华三在惠普中的体量太小,会被并入其他的产品线,最终被解散华三的品牌。


  谁是受益者?


  不过,借助惠普的销售和服务渠道,华三实现了在海外市场的大丰收。目前,华三已获得瑞士电信、法国标致雪铁龙、梦工厂等高端客户。在全球布局中,华三有45%的销售来自于欧洲,35%来自北美,余下的20%来自亚太地区。这使得华三的海外市场份额实现了百分之一百以上的高增长。


  海外市场的增长,也拉动着华三在国内的市场潜力。财报显示,2011财年华三年销售额14.6亿美元,位列国内企业网第一,并已连续三年在国内企业网市场中超过思科。


  但郑树生的离职,将给华三的大好局面带来不确定性。艾媒CEO张毅认为,郑树生离职后,华三的短期动荡可能会使得华为和思科受益。


  这种担忧,主要来源于“后郑树生”时代,华三是否能保持独立性的问题,业务是否会因与惠普部分业务的重叠而缩水;以及失去郑树生后,华三的渠道保障。


  华三目前共有5家总代理商和2000多家二级代理商,均可以在华三的渠道体系内直接下单。但思科只有金牌和部分银牌代理商能够直接下单。


  此外,华三对渠道体系进行了大量优化,例如信用评价系统,所有的代理商都能进入该系统查看代理商的信誉水平,而有问题的渠道商将会受到停货6个月的处罚。


  但这种优势,可能会随着郑树生的离职而失去。知情人士称,郑树生的一个最大优势是善于笼络渠道,而郑树生走后,这些渠道资源是否也会被带走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有分析认为,被惠普收购后,华三的业务可能会受独立性的挑战而缩水。比如,由于存储长期盈利问题受到挑战,并与惠普存在覆盖,这一块业务可能将被出售。


  被企业客户当作“第二”选择的华三能在国内市场“打败”思科,很大程度上是其价优势,而华三作为中国企业也占据了一定优势,未来,随着华为在企业业务的崛起,华三有可能受到正面竞争和直接冲击。同时,华三能不能继续保持稳定和市场进取度也将决定思科能否在中国“收复失地”。


  据华三内部人士介绍,目前惠普企业业务26亿美元的盘子中,有70%来自华三,华三在国内市场采用H3C品牌,而在国际市场采用惠普品牌,并且正在往高端市场进军。


  可想而知,这将是一场有意思的变局,而变局中的玩家就是在国际市场上的思科、华为、惠普,以及在中国市场的思科、华为和华三。其中,华三的走向是影响格局的一个重要因素。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