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特大地下钱庄帮人套现5亿 38人被提起公诉

  马甸邮币卡市场摊主黄元杰(化名)等人长期从事以支票或电汇方式兑换现金的非法业务,涉案金额达5亿余元。记者昨天获悉,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对黄元杰、张少秋(化名)等38人提起公诉。此案是本市首起特大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案。

  地下钱庄悄然滋生

  2008年前后,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反洗钱处陆续接到各商业银行反洗钱部门的可疑交易监测报告:北京马甸邮币卡市场内,部分商户有大量可疑交易。

  黄元杰,男,38岁,江西人。案发前,主要在马甸邮币卡市场经营电话卡批发和零售业务。案发时,其涉案金额高达2.02亿。据黄元杰供述,每天的业务往来流水(现金或支票)为700万-800万,每个月有几个亿的流水,摊位每天至少有100万-200万的现金存放。“需要串支票的人一般先通过中间人找我,把需要串的支票入到我的公户,我直接拿现金给他们。”黄元杰说,有很多人需要大量现金,但又希望规避银行审核流程,这就给了他赚钱的机会。随后,马甸邮币卡市场的几个经营者成为地下钱庄的庄主。

  大额现金地下流转

  2009年7月至2011年2月,因带外国旅游团去药店消费,导游王某收到药店以空头支票形式付给的导游咨询费5万余元,王某通过中间人介绍在黄元杰处将支票变现。

  2009年7月至2011年4月,十几名包工头在黄元杰处兑现5400余万元。

  2011年2月,北京某地产开发公司为将一笔款项迅速变现,联系中间人,在黄元杰处将一张716万元的支票变现。

  “帮别人串现金,从中间收取手续费,是想在生意行情不好,平买平卖的情况下填补一下损失。”黄元杰说,他用店里伙计的名义注册了9家公司,并为每家公司办理多家银行的对公账户。每笔生意他按0.3‰-0.8‰收取手续费。

  受利益驱动,马甸邮币卡市场的另几个经营者也先后开设地下钱庄。

  ■案件追问

  追问1:如何查找庄家账目?半年梳理千余张支票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李满山介绍,北京的地下钱庄全都有实体单位,现金流转较为隐蔽,给取证工作增加了很大难度。

  李满山说,在对案件进行侦查取证过程中,多数现金需求方对说明现金的需求目的不予配合。

  半年的时间,6000多笔账目、1000多张支票、42名犯罪嫌疑人、5亿余元的涉案金额,李满山带着书记员对此进行逐一梳理,两次退补侦查,最后,庄家与现金需求方的每一笔账目流转都清晰地显露出来。

  去年4月28日,嫌疑人黄元杰、张少秋等人被抓获,所有嫌疑人银行账户被冻结。

  追问2:需求方为何绕开银行找庄家?提现用途不合理合法

  法律规定,银行是支付结算和资金清算的中介机构。未经银监会批准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其他单位不得作为中介机构经营支付结算业务。

  李满山介绍,作为现金需求方,之所以选择绕开银行,通过地下钱庄从自己的公户大规模套取现金,是因为他们提取现金的用途并不完全合理合法。他们规避管理和监管,是为了达到隐匿资金走向等非法目的,可能涉嫌逃避纳税义务。以支付工人工资为例,正常情况下只有在公司交纳相应税费后,银行才会进行私户转账或支付现金,而通过钱庄兑现,就逃避了纳税义务。

  追问3:地下钱庄到底有多大危害?或影响经济形势判断

  据介绍,从微观层面看,单位公户中的资金绕开银行,换成了现金或进入私人账户,将导致银行无法监控资金流向,给违法犯罪创造便利条件。

  从宏观经济层面看,每个国家对流通的现金总量都有严格掌控和限制,大量本应该存入银行的现金游离于银行系统之外,严重时甚至可能导致国家对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产生偏差。

  李满山说,银行监管部门对开设账户、中小型个体单位注册及运营情况的监管不全面,不能实时发现可疑资金交易账户的活动情况,尤其是对网银转账的合法性审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