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物联网

杨院士自制物联网 打个电话自动浇花

  杨院士自制物联网 打个电话自动浇花   

  中国工程院院士、重大教授杨士中获科技突出贡献奖,他从小就爱动手,现在也爱运动


  用的是在已经停产的多普达智能手机,却研究着最前沿的通讯技术空天地信息网;大学学机电专业,却成了航空、通信专家;65岁看说明书自学会了开汽车;为了老伴方便自制“物联网”系统电话遥控浇花……今年75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重庆大学教授杨士中就是这样“传奇”。昨日,获得科技突出贡献奖的杨士中接受了晨报专访,揭秘了他生活的一面。


  小时组装出收音机


  上台发表获奖感言,还说着一口重庆话。今年75岁的杨士中说,虽然他在北京工作了多年,却改不了这一口乡音。


  从小在双碑长大的他,童年就在特钢厂的车间、工厂、院坝中度过。杨士中笑着说,那时厂里堆着许多从前线运回来的破旧飞机,车间里也有各种报废的零件,他就把这些当玩具,拿着螺丝刀东拼西凑,还组装出了收音器等小玩意。


  “可能就是当时这样的生活,才培养出我爱动手、爱琢磨的个性吧。”杨士中说,这让他在工作中获益良多。


  在重大上学时,他学的是机电专业,毕业后进入中国研究院西南分所,被分配研究计算机,他立马开始自学,5年后又因国家的需要开始研究人造卫星。三次改行,都能迅速上手,除了服从国家安排、刻苦的学习精神,就是从小养成的动脑动手能力帮助了他。


  看着说明书学会开车


  在2002年以前,杨士中一直是骑摩托上下班,不仅驾车多年零事故,而且还自学弄清了摩托车内部结构原理,摩托车坏了都是自己修。


  10年前,65岁的杨士中又看着说明书自学会了汽车驾驶。当时,因为需要研究卫星遥感技术,科研组买了一辆皮卡车。杨士中对汽车产生了兴趣,于是翻出说明书,看了两小时后,就开始尝试着驾驶。“一上去还闹了个笑话。”他说,当时他按照说明松了刹车、离合,踩下油门却发现车子还不走,正想着为什么,旁边路过的一个人告诉他:“没松手刹。”于是,他就这样启动了汽车。


  没过多久,杨士中就在学校里开得熟练自如了,在考取驾照时,都以为他是开了多年的老师傅。


  虽然按照标准给他配备了汽车和司机,不过杨老有时还是会自己开车。“我做研究,有时会加班,不好让司机一直等着,就夜里自己开车回家。”


  自制物联网打个电话就浇花


  通过网络远程遥控,家中的微波炉就可以自己启动做饭、空调提前启动制冷,这些运用物联网的技术似乎离一般市民还很远,但杨士中却在家中自制了一套物联网系统,出差在外时打个电话就可以给种的蔬菜、花木浇水。


  “没办法,老伴喜欢种这些花花草草,但长期会出差,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杨士中笑着说,自家的房屋楼顶上被开辟出来种了各种蔬菜瓜果,可是因为常出差,有时一走就是半个月,老伴要陪伴左右,无人帮忙照料,为了不让老伴的心血白费,他动手制作了一套遥控浇水装置。


  “我在客厅装了一套交换机,连接到了楼顶的浇水器,在外时一打电话就能控制浇水器自动浇水。”杨士中比划着解释起他的装置,每打一次可以控制浇水15-20分钟,出差在外时他就先看重庆当天的天气预报,再决定一天打几次电话。


  去年夏天,他出差一个月,回家时家里的葡萄已经结出了甜甜的果实。而这套设备还吸引了不少人到家来参观。


  爱爬山爱打乒乓球


  虽然是75岁高龄,但杨士中的工作和生活却依然忙碌。说起自己的生活,他说很简单,除了出差,几乎每天都是两点一线,白天去实验室工作,晚上回家。


  “虽然是院士,但在科研工作上,我就是一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杨老说,在进行课题申请、项目审核时,面对台下的询问,无论是专家还是年轻的博士生,他都会认真地一一回答。“在科研上,永远是平等的交流,院士也没有特权。”


  为了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杨士中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周末会到虎溪校区爬山,平时每天都坚持在学校里散步,他最喜欢的运动就是乒乓球。为此,他在实验室里将四个工作台拼成了一个乒乓球桌,休息时就会和学生打一场,直到打到微微出汗才罢手。


  本版文/重庆晨报记者 雍黎


  中国工程院院士、重大教授杨士中。 重庆晨报记者 黄宇 实习生 高振波


  杨士中 重庆大学一级教授,1960年毕业于重庆大学,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博士生导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国家“211工程”运载器测控及遥感信息传输技术重点学科和国家“985工程”科技创新平台测控及遥感信息传输研究院首席科学家。


  在通信、雷达、飞行器测控领域,以唯一和第一获奖者的身份,获得国家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全国科学大会奖6项和部省级科技奖12项。获奖项目中,无人机测控通信系统、特种通信系统、传输型卫星遥感系统等,许多是国家最先进的装备。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