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潜伏13年!Kindle手机或颠覆现有手机市场


  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消息称,亚马逊公司正与亚洲零件供应商测试一款45英寸屏幕的智能手机。如果扎克伯格或者拉里佩奇看到这个消息肯定不会感到高兴,那位自第一次互联网浪潮时就站在潮头的老大哥贝索斯似乎要为手机市场带来新的玩法,而这正是谷歌或Facebook试图提供却暂时难以做到的。


  尚未正式亮相的Kindle手机毫无疑问将深深的打上贝索斯的烙印:并不强大的硬件配置、强大的各类云服务、被深度定制化的OS和内容补贴硬件的销售策略,唯一的疑问是,贝索斯如何在手机这种并不适合销售媒体内容的终端上获得利润。


  13年颠覆终端与运营商角色


  正如亚马逊的Kindle Fire从设计之初就不是为了与iPad争夺市场一样,Kindle手机也不是贝索斯心头一热跟风的产物。与大多数人固有的印象不同,亚马逊本质上不仅是一个电商巨头,更是一家拥有强大技术储备和超长战略视野的公司。


  时间回溯到1999年,在那个科技极客们视Palm VII为潮物的时代,亚马逊与电信运营商Sprint合作推出了随处使用亚马逊计划,凡是使用Sprint手机的用户,只要交纳10美元月费即可随时用手机登陆亚马逊。


  受制于当时终端产品性能、带宽限制、电子商务内容吸引力不足以及高昂的月费价格等因素,尽管被贝索斯寄予厚望,亚马逊首次在手机上的浅尝辄止并未成为影响时代的创举。不过,这并不妨碍贝索斯在手机领域的进行更深一步的思索。


  2007年,亚马逊Kindle阅读器的时代到来,亚马逊仍与老朋友运营商Sprint合作创造了Whispernet网络,Kindle持有者可以直接通过Whispernet网络下载书籍,而亚马逊把通信费包含在书籍价格之内,上网缴费的固有模式被彻底推翻,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就有业内人士指出,Whispernet网络本身就支持语音通话,亚马逊未来或许将推出自有手机业务。


  20127月,Kindle手机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福布斯》杂志分析称,亚马逊拥有自己的Whispernet,可以像移动虚拟网络运营商一样,和拥有基础设施的运营商谈判获得更有价格竞争力的数据和语音使用量,再整合自己的内容服务,以捆绑销售的方式提供给终端用户。


  至此,一个前后长达13年的漫长计划渐渐浮出水面,或许贝索斯最初只想利用手机提供一个便捷的电商入口,但13年后的今天,最终出现的Kindle手机带给我们的将远不只是这些。


  手机屏幕上的贝索斯空间


  相比E-ink屏幕的Kindle阅读器,Kindle fire的进化足以另人咂舌,凭借深度定制的Android操作系统,贝索斯建立了一个基于Android的独立王国。无论是近万款应用还是影视类资源的深度整合,Kindle fire已将Kindle品牌的外延自仿纸式阅读扩大到了消费各类内容。Kindle手机的推出,也必然为Kindle带来一次进化。


  从亚马逊最近的一次收购可以看出,亚马逊显然希望提供与苹果谷歌同样的强大的地图产品。7月初,亚马逊正式宣布收购三维地图新创公司UpNext。即使在此之前Amazon Appstore中也没有引入谷歌地图的应用,反而提供了MapQuest和诺基亚地图的下载。分析人士称,UpNext将很有可能会成为Kindle手机的内置地图应用。


  除了地图,亚马逊在语音搜索方面也有投入,去年9月,亚马逊收购了美国语音技术公司YapYap2007年才被外界所认识,其技术能够将语音命令转换为文本。凭借亚马逊的A9搜索引擎与Yap的技术,亚马逊完全可以打造出与苹果Siri和谷歌Google now类似的产品。


  这些收购案外,美国科技博客网站ReadWriteWeb总编辑Richard Mac Manus2011年年底曾预测,亚马逊今年将推出以媒体内容为中心的社交网络,用户可以在该网络上基于自己的阅读、音乐和浏览开展社交。这种猜测合情合理,因为社交购物服务Quorus创始人之一Logan Bowers已经跳槽到亚马逊工作。


  地图服务也好,语音服务也好,媒体社交服务也好,配合亚马逊自有的庞大数据库和产品模型,都可以轻易提供诸如购物搜索,区域服务等一系列本地化服务并最终转化为一个个订单。有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凭借以上优势,亚马逊不仅有可能打造出符合SoLoMo概念的手机产品,还能最大幅度的整合commerce(商务)服务。


  据悉,自2011年北美创业投资教父John Doerr创造性地提出了SoLoMo概念,把Social(社交)、Local(本地化)与Mobile(移动)三者的无缝整合看作是未来互联网发展的趋势起。就不断有人试图寻找出一家具有代表性的SoLoMo企业,目前来看,亚马逊显然是足够接近的企业之一。


  亚马逊手机难模仿


  尚未正式亮相的Kindle手机毫无疑问将深深的打上贝索斯的烙印:并不强大的硬件配置、强大的各类云服务、被深度定制化的OS和内容补贴硬件的销售策略。


  对贝索斯来说,最困难的莫过于在手机这种并不适合销售媒体内容的终端上获得利润。但即使贝索斯解决了销售媒体内容的问题,恐怕Kindle手机仍然难以改变目前智能手机市场的格局和产业链。


  对大多数企业来说,亚马逊是一家难以山寨的公司,在Kindle电纸书火热的年代,中国市场上也曾有一家模仿者试图照搬亚马逊模式,试图整合版权与电纸书硬件成为中国的亚马逊,但最终以股价腰斩而告终。


  Kindle Fire热销700万台的数据虽然让众多平板厂商眼红,却依然没有一家企业能够跟随,哪怕是强大如谷歌这一的公司,狙击推出的Nexus7也仅仅是价格与Kindle相近,却并没有配套的服务以贴补硬件上的亏损。


  正如贝索斯对Steven Levy所说的,亚马逊的决心是构建最好的服务,然后将价格定在客户无法进行对比的水平上,即使他们愿意使用更加差劲的产品。科技公司通常会是高利润,除了亚马逊。是唯一低利润的科技公司。


   这样的产品,注定是别人无法模仿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