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上市之路悬疑:宁夏日晶遭实名举报

   《第一财经日报》近日获悉,一份实名举报函已于6月末送达中国证监会。遭举报的是IPO已于5月13日过会的宁夏日晶新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宁夏日晶”)。

  今年以来光伏行业遭遇“寒冬”让多家太阳能企业因行业不景气止步资本市场,宁夏日晶成为为数不多被“幸运女神”眷顾的公司。但就在上市之前遭遇实名举报,其上市之路突然生变。

  举报函所揭露的问题涉及宁夏日晶控股股东之一程旭兵恶意违反竞业限制和技术保密义务,公司核心技术研发涉嫌侵犯举报人知识产权等问题,由此牵扯出程旭兵隐姓埋名“另立山头”的故事。

  “另立山头”?

  举报人上海汉虹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汉虹”)一名高管向本报记者表示,当看到了宁夏日晶的招股材料后,才有了可以举报该公司及控股股东之一程旭兵的确凿证据,此前的信息相对闭塞不透明。

  事实上,宁夏日晶于今年3月15日就已预披露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从披露到过会有两个月的时间。对于为何在这期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上海汉虹方面解释称,对于同行业上市情况关注较少,发现的时候该公司已经过会。

  资料显示,上海汉虹成立于2005年3月,是一家专业生产单晶炉、多晶炉和切方机等太阳能设备的制造企业,其单晶炉的技术是FERROTEC集团最早始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生产及销售,用于半导体领域单晶硅棒的生产。上海汉虹是日本FERROTEC集团(日本Jasdaq上市公司)在中国的子公司,也是宁夏日晶招股书中所披露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上海汉虹方面表示,两家公司的核心研发技术和主要产品几乎完全相同。

  根据招股书,宁夏日晶成立于2007年8月14日。主营业务为光伏装备及相关配套材料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为单晶硅生产炉及多晶硅铸锭炉。

  但招股书中实际还隐藏着另一个与举报函相关的重大信息,即公司控股股东之一,任职董事兼总经理的程旭兵与FERROTEC集团和上海汉虹颇有渊源。

  程旭兵的个人简历显示,其于1996年9月~2000年1月担任杭州大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电气工程师;2000年1月~2005年5月担任上海申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电气主管;2005年6月~2007年1月担任上海汉虹电气主管。而这三家公司其实都为FERROTEC集团下属公司,程旭兵进入太阳能设备行业始于上海汉虹。

  “当初上海汉虹在接到日本某知名公司的一批单晶炉订单后,公司需要派遣一批技术人员前往FERROTEC日本总部进行技术转移和消化,公司就挑选了一批人员到日本总部进行一段时间的培训,这其中就包括程旭兵。”据上述上海汉虹高管回忆,当单晶炉在国内制造投产后,程旭兵担任上海汉虹研发中心课长一职,相当于整个技术中心的二号人物。然而在市场打开后没多久,2007年初他便突然离职,从此再无音讯。

  但时隔没多久,行业内突然出现了一家同样做单晶炉的“神秘”公司,以宁夏晶阳公司的名义,与客户接洽时强调“我们做的东西和汉虹一样,但价格比它便宜”。

  而根据宁夏日晶招股书,宁夏晶阳其实就是宁夏日晶的“替身”。2009年9月之前,其以宁夏晶阳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名义对外签订销售合同。宁夏晶阳成立于2007年4月2日,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由发行人股东之一周凯平之妻倪娜一人出资,占比100%,后于2011年3月21日注销。

  周凯平、程旭兵、周凯忠为宁夏日晶的前三大股东,分别持有公司29.88%、24.227%和20.189%的股份,也是公司控股股东暨共同实际控制人。其中,周凯平与周凯忠系兄弟关系。

  隐姓埋名?

  “每年的光伏设备行业展览会上,参展的企业都会派出大量人员进行产品介绍和接洽。2008年开始参展的宁夏日晶却很奇怪,展台只派了一个人看着,没有具体负责的人员驻守。”上海汉虹一位市场部人士称,在当年的展会上,对于宁夏日晶与上海汉虹设备相似的外观,已经请公证处在现场进行公证。

  “以前,宁夏日晶来和我们谈的都是一个叫‘钱军’的人,但也有同行说所谓的‘钱军’就是程旭兵的化名。”一家硅片制造企业的负责人表示。

  记者发现,在一家光伏网站的论坛上,也有业内人士在宁夏日晶的销售内容后回帖提及钱军的名字,并指出他为该公司的管理层。而宁夏日晶在招股书里完全没有披露这样一名高管。

  上海汉虹法律部人士向记者透露,2009年起宁夏日晶陆续有公开招聘信息,他多次致电该公司人事部门询问,都被告知公司没有程旭兵这个人,而招股书显示,他当时已经是董事兼总经理了。

  “我没有消失,一直在这家公司(宁夏日晶)里。”7月12日下午,程旭兵在电话中向本报记者表示。他并不否认公司“钱军”的存在,指这是“公司的一种销售策略”,但对于“钱军”是否就是其本人没有作出明确答复。

  上海汉虹的举报函称,程旭兵严重违反与上海汉虹签订的《劳动合同》和《单晶炉制造技术保密协议》,且其与宁夏日晶共同侵犯了上海汉虹的知识产权,特别是商业秘密。

  上海汉虹方面表示,程旭兵参与了公司太阳能设备的研发和生产,掌握了大量技术秘密和其他商业秘密。为了保障上海汉虹的合法权益,与其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约定了竞业限制条款,并签订了《单晶炉制造技术保密协议》。

  《劳动合同》约定,程旭兵在与上海汉虹解除劳动合同之后,三年内不得在与上海汉虹竞争关联企业从事同类产品的再开发和生产。

  《保密协议》也约定,程旭兵由于各种原因离开上海汉虹,两年内均不得从事关于FERROTEC中国集团直拉单晶硅炉产品所涉保密范围相关内容的工作;五年内不得将在上海汉虹工作时掌握或了解的依照《保密协议》属于保密范围的信息透露给任何第三方。《保密协议》签署后,上海汉虹依约在协议期内向其支付每月200元的保密费。

  对于是否签署了有竞业限制条款的《劳动合同》和《保密协议》,程旭兵回应称:“我不记得了,因为时间比较长。应该没有签过什么竞业协议,如果有这种情况,他应该去法院起诉。”

  当记者表示收到其签署的上述两份文件的复印件时,他表示“没有看到实际的东西,无法确认”。

  根据宁夏日晶招股书披露推算,程旭兵2007年1月从上海汉虹离职后仅两个月,就加入宁夏日晶另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凯平组建的研发团队,从事单晶炉和切方机等太阳能设备的研发。

  招股书也显示,自程旭兵加入该团队后,团队研发方向变为以单晶炉为主。上海汉虹方面认为,此研发方向同程旭兵在上海汉虹任职研发中心课长期间所从事的研发方向一致。2007年8月,宁夏日晶成立后,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之一的程旭兵也是该公司总经理及核心技术人员,主要负责公司产品的技术研发工作。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上海汉虹举报属实,宁夏日晶就存在重大的诉讼风险。该人士表示,即使是过会以后,一旦牵涉到诉讼问题,都需要由保荐代表人向证监会报告。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此类举报属实的话,也需要看最终是涉及个人还是公司层面,如果是公司层面,而问题又较为严重,则可能导致上市遇阻。

  自主研发的疑问

  在上海汉虹多位同事的印象中,程旭兵平时看上去胆子很小,非常谨慎细心,平时话也不多。“公司领导对他比较放心,研发中心所有资料的取得都会有等级密码,只有他一个人是可以全进全出的。”

  上海汉虹高管表示,当逐步明确程旭兵就是宁夏日晶的核心人物后,并了解到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兼董事长周凯平在太阳能行业完全没有任何经验时,基本已有充分理由怀疑公司的技术是由程旭兵来提供。

  然而,也有业内人士对此质疑,认为这样的推测也许失之偏颇,周凯平也可以通过招募该领域的专业团队进行技术研发。

  招股书显示,自2007年3月程旭兵加入宁夏日晶后的四个月时间里,2007年6月份,第一台单晶炉样机就试制完成。2007年7月又成功进行了单晶炉的样机测试,样机的各项技术指标基本达到了相关设计要求,单晶炉的研发工作完成。

  对这样的研发速度,有业内人士表示非常佩服。“我们即使是在有图纸的情况下,也花了大半年时间,才做出来第一台样机。如果没有图纸,完全自主研发要1~2年以上,而且需要反复调试,一次过的几率也很小。”

  据上海汉虹方面透露,其每年的研发投入都在4000万~5000万元。而业内领先的同类上市公司晶盛机电的招股资料也显示,其2008年至2010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004万元、3132万元、2739万元,最高一年占到营业收入的17.25%。

  而宁夏日晶招股书披露2009年至2011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39万元、648万元和96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都在3%左右。

  招股书中关于核心技术研发的信息披露称,发行人第一大股东周凯平在公司成立之前即进行了大量的单晶硅生长炉研发工作,2006年3月份,周凯平组织了包括机械、电气、工艺等方面的专业人员,进行前期研发工作。2007年3月份,程旭兵加入了研发团队并全面负责后续研发工作,同时,研发方向改变为以单晶炉为主。

  周凯平的个人简历显示,他于2001年7月~2007年3月在上海平弯安全玻璃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而这家工厂就位于上海宝山区上海汉虹的工厂附近。

  上海汉虹方面因此认为,程旭兵加入宁夏日晶之前,宁夏日晶并无单晶炉和多晶硅铸锭炉等太阳能设备研发和制造能力,宁夏日晶在招股书上关于技术研发过程和技术成果取得的披露是虚假的,不真实的。程旭兵和宁夏日晶的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严重侵害了上海汉虹的合法权利。

  “我们公司有我们公司的专利,他们有他们的专利,我们双方都没有侵犯对方的权益。”程旭兵对此指控表示否认,他表示自己身在外地出差,不方便作出更多回应。

  行业寒冬下的赊销

  事实上,宁夏日晶所在的光伏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寒冬”,多家同行业公司上市之路受阻。

  证监会最新披露的IPO预备企业申报变动情况显示,截至6月28日,又有江苏辉煌太阳能和皇明太阳能两家新能源企业上市折戟,原定于6月29日接受创业板发审委首发审核的广州鹿山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最终也因故未能上会。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6月IPO冲关失利的4家光伏企业在内,截至今年上半年,有意进军国内资本市场却被挡在门外的新能源企业累计已达10家。

  可再生能源咨询机构GTM Research最新公布的一份报告称,光伏组件制造商还将面临三年以上的艰难时期,直到市场关闭过剩的产能为止。

  “美国对中国太阳能光伏‘双反’,欧洲金融危机大幅削减新能源补贴, 国内‘十二五’规划虽然是在增加安装总量,但这远远不能解决近一两年国内产能严重过剩的局面,市场环境恶化得厉害,所以短期内是不可逆转的。太阳能光伏及相关行业正处在行业洗牌过程中。”一位光伏行业研究人士指出。

  而宁夏日晶对于市场的预判则和行业人士完全相反。其扩大产能的募集项目产能消化分析称,2013年国内单晶硅生长炉和多晶硅铸锭炉的市场规模预计将分别达到4500台左右和 2700台左右。宁夏日晶的项目达产后,公司单晶硅生长炉和多晶硅铸锭炉年生产能力将在现有产能基础上分别新增500台和300台。

  按目前市场技术水平,单晶炉的单台产能为2MW,多晶炉的单台产能为7MW,依此推算,2013年宁夏日晶预计的总产能增加量为9GW和18.9GW,总新增量将达到27.9GW。而2012年的全年安装量预测为30GW,但2012年的产能已经达到了59GW。

  “到哪里去找上千台的新增点,谁在买?基本上现在行业的情况是供求倒挂,供远远大于求,现有产能都开不足,这样的判断似乎没有事实依据。”上述研究人士表示,今年上半年同行业几乎所有公司都在亏损,宁夏日晶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能否一枝独秀似乎要打上问号。

  当记者问及宁夏日晶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情况时,程旭兵表示自己“记不清了”。

  另据了解,宁夏日晶近期已经开始用赊销的方式进行销售。

  “他(宁夏日晶)给客户的条件是首付10%~20%,余款2~3年分期付清。”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反映。如果情况属实,这与招股书披露的销售结算方式存在很大出入。根据宁夏日晶招股书,在收到客户支付合同总金额的50%~60%提货款后,再发货。

  据上海汉虹介绍,公司目前尚未接到中国证监会的任何文件,对于举报后中国证监会是否已予立案或采取相应措施,公司尚不了解。但“我们已聘请了专业律师,准备运用法律武器,追究程旭兵和宁夏日晶的相关法律责任,维护公司的知识产权和合法权益”。上海汉虹表示。

  (实习生杨瑾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