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股神”巴菲特首次改口:美国经济正在减速

  每天,各色经济学家都会有各类经济观点突然蹦出来。

  比如“末日博士”鲁比尼可能会说,“嘿,欧洲经济马上要完蛋了!”或者来自债券基金PIMCO的某人会告诉你,“快去买美国国债吧,因为QE3会推低国债收益率。”

  但股神巴菲特不一样,作为一名卓越的零售行业投资家,他更能洞悉全球经济的细微变化。所以,当他开始改变看法时,你最好当心点。

  从缓慢改善到平缓

  巴菲特并不怎么接受专访,但有时也取决于环境和对手。比如,派上CNBC睿智的女主持人贝基(Becky),将访问地点设在奥马哈附近的火口湖市,然后再点上一杯樱桃可乐,这样的氛围轻松又不乏惬意,哪怕聊上数个小时。

  这一次,贝基将专访地移到了美国西北部的爱达荷州太阳谷,这里号称美国的“香格里拉”,是知名的滑雪度假胜地。

  但是,如果股票投资经理聆听了股神此次的最新观点后,我相信他不会去滑雪,而是会一个人喝闷酒。

  巴菲特首先谈了对美国经济的看法。他认为,“美国经济整体增速已经开始放缓,这使得增长趋向平坦化。然而,住宅市场开始从低位复苏,这也引人关注。”

  巴菲特随后给出了一个合理解释,美国经济放缓是因为消费支出放缓,而后者直接导致企业盈利下滑。

  尽管如此,他仍指出,美国经济依然比其他许多经济体表现出色,但房地产市场的复苏程度难以抵消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因此倾向于观望态度。

  记者发现,在5月7日CNBC的采访中,巴菲特也谈到了美国宏观经济。

  他当时的看法是,自从上一轮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复苏一直很稳固,但商业环境的改善速度非常慢;而住房市场在过去数月并没有明显改善,不过,下降速度有限。2012年1月~4月间,那些除保险外最大的企业盈利都很好,经济确实在以缓慢的速度改善。

  显然,两个月后,巴菲特对美国经济的前景定位,已从“缓慢改善”调整为“平缓”。

  据了解,自去年4季度以来,美国GDP(同比)已连续2个季度增长,同比增速分别是1.6%和2%。换句话说,巴菲特暗示,经济增长将在今年2季度停滞甚至放缓。

  而据彭博外来资讯综合报价,机构预计,在今年2季度至4季度期间,美国同比增速将分别达到1.8%、2.2%和2.2%。这无疑表明,美国经济上个季度的走势很可能会契合“股神”的预测。

  美国经济遭遇结构性放缓

  事实上,美国经济放缓并不难理解。一方面,新兴市场经济集体减速,中国2季度GDP同比增速甚至跌破8%;另一方面,欧洲债务问题短期内难以获得解决,这使美国产品更难出口到欧洲。

  但在巴菲特的访问中,仍然有三个问题模糊不清:美国经济停滞由什么行业引发、美国房地产复苏情况如何以及欧洲经济状况到底恶化了多少。

  根据美联储6月褐皮书,4月初至5月末美国经济温和增长,不过,部分企业对欧洲的混乱局面及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感到担忧。

  另外,诸多经济领域都出现了稳步增长或改善,例如消费者支出、旅游、农业、贷款需求等。整体而言,由于能源价格下滑,支出成本压力整体减弱。

  问题究竟出在哪?《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以就业市场来说,6月失业率已降至8.2%,尽管较去年6月(9.1%)大幅改善,但其中依旧存在不可忽视的问题。

  首先,就业在人口中比例仍然徘徊于低位。今年6月,该比率为58.6%,较金融危机最低值(58.2%)仅提升了0.4个百分点,远逊色于2008年1月时的62.9%。这说明,尽管失业率降低了,但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进入到就业池中。

  相比就业市场,零售则提前显现出了疲弱。据统计,美国5月零售销售(除汽车同比增长4.3%)为连续3月下滑;同月连锁店销售同比仅提升0.2%,为2009年11月以来新低;6月,美国国内汽车共销售1105万辆,虽然整体处于上升态势,但仍低于2008年初的水平。

  这一切可以从个人支出上找到答案。今年5月,个人支出(经季调)同比增长1.9%,远低于2010年11月水平3.2%。

  尽管如此,但美国住房市场的复苏却令人感到宽慰。一方面,新屋开工和建筑许可在过去16个月中均保持了稳定的增长节奏;另一方面,截至6月,NAHB住宅市场指数已创出5年来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所有房贷需求中,主流房贷比重(30.2%)已上升至接近有统计数据以来高点(36.7%)。很明显,越来越多的人更愿意现在贷款买房。

  某大型券商宏观研究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美国经济前景如何主要看商业信贷和就业。从最近数据可以看到,5月美国消费信贷按年率计算增长8.0%,增幅快于前一个月的修正值4.7%。而5月份小企业贷款也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8%,为今年新高。另外,就业直接关系到消费能力的问题,虽然从今年1季度和2季度的数据来看,就业情况不如预期乐观,但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总体还是在一个下降通道中。

  就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前景,该研究员认为,今年1~2季度房地产市场已经呈现出底部企稳的迹象,未来或进一步改善。从两方面看,一是美国房价仍处在较低的位置,这样就有更多的美国民众能够支付房价;二是按揭利率比较低,减少了贷款买房者的还贷压力,且助于消化美国庞大的房屋库存。

  但是对于房地产市场能复苏到什么样的程度,他表示,主要还是看就业率能够回升到什么样的水平。

  ·相关链接

  欧洲尚无明确对策 前景难料

  对于欧洲经济,巴菲特警告称,“在过去6周内,欧洲状况正加速恶化。虽然在未来10年内问题可能会被解决,但现在尚没有一个清晰对策。这很大程度上归咎于欧洲既没有领导者,也没有一台印刷机。”

  事实上,不同于美国的结构性放缓,欧洲的问题几乎是全方位的。

  但如果非要定位在巴菲特所指的过去6周(从6月初开始算起),那么,主要还是来自金融市场状况的恶化。以国债为例,在过去1个月中,在28个主要欧洲国家中有11个的10年期国债利差 (与同期德国比)超过平均水平。其中葡萄牙最高,为54个基点,其次是黎巴嫩、意大利和瑞士。这一切都指向资金正疯狂涌向安全的德国国债,进而引发本国融资难度提升,最终抑制企业盈利改善。

  对于欧洲前景,某大型券商宏观研究员称,欧洲上一次欧盟峰会的结果虽较积极,但只是其中关键一步而已,欧洲未来还有很多变数,前景也不太光明。若在7月底欧盟紧急峰会上各国领导人都抱以积极心态,能制定出更多促增长的措施,并且给EFSF和ESM更多空间,这样欧洲央行才能有效遏制经济严重下滑的势头。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