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支付

中国银联“垄断”悬疑:内外开放促产业变局?

  在WTO打了两年的美诉中国电子支付世贸争端案终于有了初步结果。世界贸易组织(WTO)在北京时间16日晚间向成员散发了专家组报告。


  “预计WTO的裁定短期内对银联不会产生很大影响。”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而本报记者从接近监管部门人士处获悉,相关部门对于银联市场化转型基本达成共识,长期来看需要银联靠自身实力与其他卡组织竞争,但这需要一个慢慢引导和循序渐进的过程;同时,相比对外开放,监管部门实际上更担心国内金融秩序的混乱。


  VISA VS银联


  专家组驳回了美方关于银联市场地位的指控,认定涉案措施没有禁止外国服务提供商进入中国市场;驳回了美方关于外国服务提供商可以通过跨境方式提供电子支付服务的主张;认定外国服务提供商在中国设立商业存在须满足中方服务贸易减让表的有关设立要求。但与此同时,专家组认定涉案的电子支付服务属于中方加入世贸组织时承诺开放的“所有支付和汇划服务”。


  WTO专家组报告虽然驳回了美方关于银联是处理所有国内人民币支付卡跨境交易的垄断供应方,但认定在“一些特定类型人民币计价的支付卡交易清算上,银联具有垄断地位”。后者具体来说,对于在中国内地发行、在香港、澳门使用的人民币卡,以及在香港、澳门发行、在中国内地使用的人民币卡,银联处于一定的垄断地位。


  至于要求发卡行必须发行银联卡,要求所有终端设备必须受理银联卡,以及要求收单行必须受理银联卡,WTO专家组认为,这与《服务贸易总协定》不一致,中国营造了有利于银联的竞争条件,没有给予其他电子支付供应商以国民待遇,违反了中国的承诺。


  银联与VISA的争端由来已久,近年来银联海外业务的迅猛发展让VISA颇有“微词”。早在2010年6月,VISA曾向全球会员银行发函强调,从当年8月1日起,凡在中国境外(包括港澳台)受理境内发行的4字头“银联、Visa”双币种信用卡时,不得走银联清算通道。


  之后事件激化。同年9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向WTO投诉中国央行自2001年以来发布了多项限制措施,使人民币支付卡交易由中国银联垄断,对外国供应商造成歧视,违反了WTO《服务贸易总协定》第16条和17条的规定,遂向中方提出磋商请求。


  2011年3月,双方磋商失败后,USTR正式将中美对于中国电子支付争议提请WTO启动争端解决机制。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17日表示,专家组认定涉案的电子支付服务属于中方加入世贸组织时承诺开放的“所有支付和汇划服务”,中方对此持保留意见。下一步,中方将认真评估专家组报告,并按照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来妥善做好本案的后续工作。


  而中美两国均有60天时间来决定是否对WTO这一裁定提出上诉。


  产业格局存变?


  这一WTO裁定会否对国内电子支付行业带来开放压力?对产业格局又将影响几何?


  “预计WTO的裁定短期内对银联不会产生很大影响。”本文开头提到的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本报记者说,“关键是看未来WTO会否根据这一报告提供具体调整方案,要求中国市场采取一定措施来解决问题。”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对国际卡组织开放,也不意味着VISA等国际卡组织一定能在中国市场“风生水起”。“他们至少面临两个问题:一是财务和盈利压力,国内银行卡费率价格体系相比国际市场仍较低,加上卡组织若要自己投钱建立清算网络,成本会更高;二是如果与国内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央行方面对支付行业的规范力度较大,在现有获得支付牌照的机构中,尚无外资背景先例。”这位业内资深人士继续说。


  本报记者从接近监管部门人士处获悉,相关部门对于银联市场化转型基本达成共识,长期来看需要银联靠自身实力与其他卡组织竞争,但这需要一个慢慢引导和循序渐进的过程;同时,相比对外开放,监管部门实际上更担心国内金融秩序的混乱。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在6月27日发布《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管理办法》)第29条规定:“收单机构为特约商户提供人民币银行卡收单服务,涉及到跨法人交易转接和资金清算的,应通过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合法银行卡清算组织进行。收单机构和外包服务机构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银行卡跨法人交易转接服务。”


  “实际上,这已经隐晦地强化了银联的垄断地位。”该业内资深人士如是说,“未来,支付行业的变革力量会在第三方支付公司,如果国际卡组织与境内支付公司进行深度合作,比如股权投资、成立合资公司等,那么对银联的冲击会很大。”


  但第三方支付公司也有困惑。一家知名第三方支付公司相关负责人就对本报记者坦言:“如果要对外开放,国内应该率先放开,鼓励支付公司通过新技术和新方案开辟新市场;而现在,国内政策限制仍然太多,支付公司在创新方面束手束脚。”


  该人士以《管理办法》为例表示:“办法规定收单机构不得将本办法规定的银行卡交易信息变造为互联网交易信息,这对支付创新实际上已经有较大限制作用。”


  而中国银联方面昨日则对本报记者回应称:“银联将一如既往联合银行卡产业各方大力推进银行卡普及和应用,并努力提高自身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同时加强国际合作,不断满足日益国际化的市场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