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B2C

爱回收:让电子产品回收加速

  “爱回收”让电子产品回收的过程变得简单透明,这使得它们不会被随意丢弃从而危害环境。

  “Vintage”(旧货、复古)的确已经成为城市里一种流行的消费风潮,可是不包括电子产品。你可以穿一件1980年代的天鹅绒西服,用一张计划经济时代的实木办公椅,但又有谁愿意用一款哪怕是一年前发售的旧手机呢?

  最方便、便捷地处理掉这些过时的电子产品,成为“爱回收”网站要做的事。“现在国内电子产品的消费量非常大,B2C的电子商务也很热闹,大家不断买东西的结果就是必定有很多闲置商品会堆积起来。”这家网站的创始人孙文俊把“爱回收”的模式称为C2B平台:“B端可能是大工厂,也可能是小商户,它们的需求是收到更多的二手商品进行再利用。而对于C端的用户来说,他们手头的闲置物品一直放着既不利于资源的再循环利用,甚至电池漏油等情况还会危害健康。如果将它们回收处理,就可以变废为宝,将剩余的价值利用起来。”

  “你看现在iPhone的出货量就知道几年后有多少台iPhone要进入回收渠道了。”“爱回收”网上,手机一直是最热门的品类。截至7月11日,已经有89台iPhone 4通过这个网站被回收,最近的最高回收价是2740元,iPhone 4S的回收量也达到了49台。

  除了手机,“爱回收”的回收范围还包括白色家电、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游戏机和数码相机等。只要输入产品的型号,然后选择购买渠道、屏幕质量、成色等产品属性的数据,就会有30多家回收商根据你所提供的信息开始询价。10分钟之后,用户就可以跟报价最高的回收商下订单。接下来就是物流上门回收,验货和付款。

  这些二手的电子产品被回收后,一部分会被拆解,将可用的半导体材料、金属材料,或者整体模块拆分出来进行重组或重用。一般来说,每吨线路板和每吨手机分别含大约200克和300克黄金,而金矿石的平均品位只有每吨5克。

  而另一些成色较新,还能继续使用的产品,将会直接流入二手市场,进入到二三线城市,甚至农村地区的市场。现在新兴的一个消化渠道是非洲、拉美等一些海外经济欠发达国家,它们对于拼装或者二手手机也有很大的需求,“爱回收”现有的回收商中也包括了这些海外渠道。

  在这两端之间,“爱回收”作为中介平台,提供服务、竞价和渠道管理,依靠回收商支付的服务费作为主要收入。目前“爱回收”的日均独立用户访问量(UV)在5000次左右,日均订单数大约为100单到200单。

  回收平台的价值,在于给想要处理旧电子产品的用户提供对称的信息服务。在孙文俊看来,人们宁愿把旧手机等电子产品丢在抽屉里变成古董,也不愿意将它们卖给回收商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需要在电子市场和街边的回收商中间找到一家出价“合适”的商家。

  “爱回收”把回收商们集合到了自己的统一平台上,用户可以一次性完成询价。而这一过程对于参与询价的回收商们,则变成了一次竞价的过程—只有出价高的商户才会获得订单。从买方市场变成卖方市场,直接提高了回收价格。根据孙文俊提供的数据,“爱回收”的回收价格比当地的回收小店的价格要高出10%至15%。

  为了保证竞价过程中的竞争度,“爱回收”一直将回收商总量控制在100家左右,并且确保同时参与单件商品竞价的商家数量在36家左右。“一方面是保证报价的速度,另一方面是一种淘汰机制,如果回收商长期报价低拿不到订单,就会被我们淘汰。”孙文俊说。

  “爱回收”也背着回收商们派出自己的团队“偷偷”做市场调研。在每次询价结束之后,用户看到的页面上都会有“爱回收”报价与普通网络、跳蚤市场和路边摊回收的报价比较。这是用户确认下单的依据,同时也是“爱回收”检测自己的回收价格整体水平是否高于其他渠道的方法。

  从2011年4月创业开始,“爱回收”的生意一直局限在上海。他们组建了本地的上门回收团队,可以上门收取用户提交的二手产品,当场验货,甚至还提供删除手机内信息的服务。但要扩张规模,这种完全依靠人力的模式所带来的是高昂的成本支出。

  最近,他们还是决定将物流的业务外包给第三方物流,这让他们一下子将回收范围拓展到全国1300多个城市。原先由专业回收团队上门回收验货变为了由第三方物流取货,支付方式也改为先在第三方支付平台担保支付,等回收商收到产品验货后再将货款打入用户账户。

  到目前为止,第三方合作的物流费用都由“爱回收”自己来承担,他们甚至都没有提高对回收商的服务费—作为网站唯一收入来源的这笔费用现在也还是以固定费用方式收取,并不针对回收产品数量与回收商分成。虽然相比于直接在各城市布点建立上门回收团队,依靠第三方物流拓展市场已是性价比很高的选择。但孙文俊还没想好,随着业务量增长带来的物流费用将要如何解决。

  一个办法是设立固定回收点。孙文俊设想能够在交易量大的区域与社区或者公益组织合作,让用户将二手产品集中回收到回收点,提高区域物流人员的处理频率。或者是与电子产品经营品牌合作,比如“爱回收”已经在尝试的与迪信通、宏图三胞等经销商的“以旧换新”合作,由“爱回收”出资回收旧产品,经销商出资补贴新产品的方式回收产品。但这种模式本身并不通过“爱回收”的竞价平台,这些被回收来的二手电子产品将直接卖给诚信度较好的回收商。

  有意思的是,孙文俊和另一位创始人陈雪峰创立“爱回收”的初衷,是将其做成一个C2C的换物平台。他们甚至做出来一个搜索引擎,只要你输入自己有什么,以及想要换到什么东西,引擎就可以自动帮你匹配可供交换的其他用户。“但换物是一件很小众的事情,大家处理闲置物品的第一需求还是把它们卖掉。”孙文俊最终决定转向市场更大的电子产品回收市场。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今年发布的《回收—化电子垃圾为资源》报告,中国年产230万吨电子垃圾,仅比电子垃圾最大国美国少70万吨,并且每年还在持续增长。

  这意味着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扩张模式,“爱回收”都是会面对着一个巨大的市场。让二手电子产品更多地流转起来,对于环境绝对是一件好事。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