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IT时代周刊:他们做空中国概念股

做空机构大规模选择中国概念股来做空


做空机构大规模选择中国概念股来做空


  内容摘要:目前,中国企业对美国证券市场的规则并不十分熟悉,运用游戏规则的能力还不到位,导致部分做空机构大规模选择中国概念股来做空。相反,苹果、微软这些公司因为建立了全面防范机制,并且与美国股民是零距离接触,做空机构无法对它们做空牟利。


  在非洲,当成千上万头角马、羚羊、斑马一头扎进水草充沛的大草原之时,总有一群饥肠辘辘的狮子、猎豹、鳄鱼环伺左右。前者希望在大草原觅得美食,却不知,自己已成为让后者垂涎三尺的美食。


  类似这样的生物链故事在美国股市也在上演:为求更大发展而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身边却有虎视眈眈的做空公司悄悄聚集。而新一轮的做空潮表明,做空者伺机而动,随时可能出击。


  面对被做空,江南春曾经气得大骂:”美国市场真是令人无法理解.”但生气也没有用,在美国资本市场,做多与做空都并未越过法律的界限,两者的方式不同,逐利目的却毫无二致。


  既然躲不过被做空,那就将它视为必经的成人礼吧!只要看清做空者的真面目你就会发现,私利驱动下的做空机构以挑刺儿为生,自身却也未必无懈可击。中概股如果能识破其套路并找到漏洞,就有望在防守反击中将其彻底击败。


  6月20日下午1点左右,南京钟山国际高尔夫球场。


  周鸿祎套着一条宽大的休闲短裤,趿着拖鞋慵懒踱过会所一楼的大厅。想起刚才的情景,老周不由得笑眯了眼。


  他碰见了一位业界朋友,对方盛赞他在与做空公司”香橼研究”的斗法中有攻有守、进退有据,为之前被”香橼研究”打得落花流水的中概股公司扳回了一些面子。


  不过,老周笑得有点早,当时他可能并不知道,正有一群神秘人士密锣紧鼓地筹备着对奇虎360(NYSE:QIHU)的新一轮攻击。


  ”如果一年后还看到这只股票在纽交所交易,那简直太难以想象了.”放话的是一家名为”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的美国股市做空机构。


  7月2日上午(美东时间,以下同),横空出世的”匿名分析”发布了一份18页的调查报告,目标直指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奇虎360.比之前”香橼研究”曾经给予奇虎5美元股价估值更绝情的是,匿名分析认为这只股票应该被停牌。


  报告一经公布,奇虎的股价在当日11点30分左右小幅下挫,随着事态发酵,其股价在下午一路狂跌,报收于16美元,跌幅7.46%。


  第一章 来者不善


  “匿名分析”直指奇虎商业模式的关键:既然奇虎将百度列为主要竞争对手,那么就可以从和百度的比较中获得做空信息。


  正如其名字那样,”匿名分析”从一开始就为自己披上了神秘面纱。


  ”请叫我们做’匿名分析’,我们从来不用个体名字.”匿名分析在回给《IT时代周刊》的电子邮件里措辞生硬且肯定。这也表现出它与喜欢在媒体面前高调曝光的其他做空机构大不相同。


  来者终究不善。比起此前香橼研究的狂轰滥炸,”匿名分析”的调查报告既简洁明了又逻辑缜密。


  ”匿名分析”自述拿到了第三方调查数据,显示奇虎关于网站流量的公开信息存在问题,从而证明其建立在巨大流量基础上的在线广告收入模式有问题:”奇虎曾被认为是下一代互联网公司,现在我们证明它又是一个舞弊案.”


  难缠的对手


  ”匿名分析”称,数月前,在奇虎旗下hao.360.cn网站导航页的编码中被植入了一些新的编码,这些编码是奇虎公司自愿加入的,为的是让独立的第三方审计机构comScore监测衡量真实的网站流量。但在两周前,这些编码原因不明地消失了.”匿名分析”因此推断,奇虎不想让真实的网站流量被公之于众。他们透露,4月份的数据显示,hao.360.cn网站的平均日访问量在644.4万人次,独立个体访问者总共4087.7万人次。


  ”comScore监测捕捉的是,该网站所有的流量。但奇虎显然不希望公开所有数据,他们告诉公众的几亿数字,比现实情况大很多.””匿名分析”人士说,”许多人都在等待第三方机构对这个网站流量进行认可,但非常不幸,这一监测工具被奇虎悄悄移走了.”


  针对做空机构的再次挑衅,7月3日9:30开市前,奇虎发布一份紧急英文公告,声称”匿名分析”提供的数据严重低估了奇虎360现在的网站流量.”对方拿出comScore客户端的数据,但这一数据目前并未经过校正,在中国市场的偏差非常大.”奇虎CEO齐向东对外表示。


  然而,”匿名分析”做空奇虎360的手段,远不止于让人怀疑奇虎网站流量数据有假,他们还对奇虎的收入来源进行了分析。他们认为,除去几乎不赚钱的反病毒软件系列产品和360浏览器,其主要收入来源是在线广告和游戏,其中以占比约75%的在线广告为主。而在在线广告中,通过与谷歌搜索合作的部分大约占据了全部收入的20%左右,其余超过50%的收入来源,是奇虎引以为豪的直接链接导航。这一部分,与网站的客流量息息相关。


  做空机构半年来对奇虎的不断攻击,已导致大量对互联网业务不熟悉的美国投资者纷纷撤离。但奇虎没有像其他中国概念股那样一击即垮。过去52周内,奇虎360的最高价为26.35美元,最低价为13.71美元。香橼研究此前曾6次试图做空奇虎,但至今未遂。因为奇虎在互联网业务模式上对其指控的反驳也并不乏力。


  分析人士指出,奇虎360的模式可以看作是互联网流量零售商,也就是把客户端、浏览器作为切入口聚集大量用户,然后再向用户售卖其他软件业务、增值服务。之前香橼研究没有看清其本质,仅仅将它作为一个互联网媒体来分析。香椽研究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因此被嘲笑”完全不懂中国互联网,闹出了笑话”。


  ”匿名分析”直指奇虎商业模式的关键:既然在线广告是主要收入来源,并且奇虎将百度列为主要竞争对手,那么就可以从与百度的比较中获得做空信息.comScore4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奇虎hao.360.cn网站的平均日访问量比竞争对手百度旗下的导航网页hao123.com少70%,独立个体访问者比百度少52%。而在2011年第四季度,奇虎管理层在电话会议中曾表示,它比百度的导航网页至少多了20%的流量。


  ”既然奇虎喜欢和hao123.com作比较,那么我们就简单地用同样的比较来证明,它之前的陈述完全是错误的.”这是”匿名研究”的核心逻辑。


  和香橼研究相比,”匿名分析”显然是一个更专业、更难缠的对手。而周鸿祎也发现,”匿名分析”提供的报告比香橼研究的完整得多,没有犯下”低级错误”,如搞错公司上市的交易所,或者对奇虎的主营业务模式进行主观评论式的攻击,报告的立论和措辞相对更加理性,很难被对方抓住把柄。


  近50家公司中招


  在中国互联网圈内,周鸿祎有着AK47的称号.AK47是当今火力最猛的冲锋枪。所以,有人形容奇虎360在与香橼研究缠斗的六个回合里,回击的火力迅速且凶猛,富有说服力。


  ”我们拿掉comScore插件纯粹是因为有欧洲的一家安全软件公司把该插件当作病毒,问题解决后,已经重新放上去了.”齐向东告诉《IT时代周刊》。


  奇虎方面称,在和comScore的合作中,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两次,分别在今年的5月和6月,”6月份那次恰巧被做空机构盯上了,对方故意做了错误推断.”


  奇虎财务总监徐祚立证实说,按照comScore的做法,官方最终公布的是,会根据网站流量数据监测校正其客户端模型后的客户端的数据.”海外市场投资者逐渐对来自中国的监测数据产生疑问,所以我们要选择一家美国市场调查企业合作以示公正.” 徐祚立表示,”在接下来一两个月后,至少在第四季度前,公众会看到comScore公布的真实客户端的流量数据.”


  在最近的新一轮做空潮中,让中国上市公司感到紧张的是,针对它们的”空袭”行动正从华尔街向新的金融中心蔓延。在近期,香椽研究已飞临香港股市上空。


  7月4日,在香港证交所上市的恒大地产执行董事兼副总裁赖立新匆匆出现在香港警务处。香港资本市场人士纷纷推测,赖立新此行是为了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