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家电资讯

黄鸣:太阳能行业里的堂吉诃德

  声讨媒体、大骂经销商、呼唤强制国标


  黄鸣,太阳能行业里的堂吉诃德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宋雪莲 董陶 陈海东 | 山东报道


  黄鸣特别想把“媒体”怎么写他的负面文章原封不动地挂在自己正着手筹备的“晒恶媒网”上。


  “10年前骂人的话,10年后再去看,没法看。” 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皇明)董事长黄鸣很坚定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高调的独行侠


  8月10日,全国100多家媒体再次聚集山东省德州市由皇明斥巨资打造的“太阳谷”, 见证同时身为全国太阳能标准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的黄鸣如何力推太阳能“强制安全标准”。对同行和媒体的“愤怒声讨”,让这位第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往常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成为一些人眼中的“黄疯子”、“黄老邪”。


  7月20日,黄鸣召开主题为 “疯人、疯语、疯事” 的新闻发布会,作了近4个小时的超长演讲,否认官商勾结、低价拿地、与黄胜是儿女亲家和IPO终止真相传闻,最后甚至没留给记者提问的时间。会上,黄鸣情绪激动地大骂一些同行无耻,同时指责媒体沦为“杀企”帮凶,“残害民族英雄”,甚至放话“中国媒体误导中国经济不是一天两天了”。


  为什么这样高调,用开大会的形式进行危机公关?黄鸣对《中国经济周刊》独家表示,长久以来他耐心地在各种会议上推行强制安全标准,给相关部门提建议、写信,已经七年了却不管用。“相反,近五年来,每一次我只要在国内外‘荣耀’一把,网上就有一堆粪水泼过来。”


  黄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平时我都没有当回事,但这一次我必须开这个会,因为流言伤及了我的家人,银行也开始担心。”


  “7·20”会后尽管质疑频仍,但黄鸣自觉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因为“银行不怕了,媒体也更客观”。而黄鸣也未食言,另一场“不惜得罪一批人”“自揭行业内幕”的发布会如期召开,并发誓“死磕到底”。


  皇明的一位员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危机”让黄鸣这个“行业领头羊”无法不生气,他必须要站出来说话,“他甚至亲自起草‘战斗檄文’。”


  直脾气的黄鸣自言想保持“独行侠”的风格,他不喜欢“私下解决问题”。召集众媒体开会,成了黄鸣偏爱的“危机公关”形式。


  企业家的风度对他似乎已不重要,“行业布道者”、“堂吉诃德”、“夸父”、“疯子”、“黄老邪”……类似这样的标签,不管怎样表达,都会让黄鸣像个被褒奖的孩子一样露出腼腆的笑容。


  “爱这个行业,也恨死它了”


  从德州到济南,到南京,再到上海……皇明太阳能热水器的市场路线图和整个行业一样,几乎都是先占领城市,再包围农村。但在黄鸣看来,如今的太阳能热水器在城市已经遭遇大溃败。


  “主要的原因是质量太烂。”黄鸣毫不隐晦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据黄鸣介绍,皇明分布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和办事处在“海葵”肆虐后提供上来的数据显示,至少有上万台太阳能热水器被“海葵”掀翻在地,重灾区某品牌的太阳能热水器损失惨烈。


  “皇明倒下来4台,只有一台是被刮下来的,另外的不是被树就是被其他热水器倒下来砸到的。”黄鸣毫不掩饰地肯定了自家产品质量,他坚信,这完全是因为皇明执行的标准比现行国家标准更严格。


  黄鸣认为,现行国家标准仅是对热水系统性能、参数做了约束和规范,且是推荐性标准,涉及产品、质量、安全、寿命的指标不多,重大安全指标缺失,这给许多企业留下较大“作弊空间”。


  “我们也曾是没有标准的受害者。”黄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由于此前皇明太阳能热水器在很多地方都是经销商负责安装和售后服务,由于没有完全按照规定操作,1998—1999年间,在苏北地区,当地经销商安装的支架因为梅雨季节大规模烂掉或坍塌,“就是因为没有相关的行业标准,打官司都打不赢,只能自己全部承担消费者的损失。”


  黄鸣告诉记者,这些产品按照国标要求是完全合格的。“那时公司对太阳能这个新兴行业缺乏实践层面的深入研究,完全按照国标规定项目进行生产、制造和检测。结果在使用数年后,出现了支架腐蚀、保温效果快速衰减、安全索断裂等状况,或影响了消费者的使用,或留下了安全隐患。那是我们最大的一笔赔偿,有6000万元,几乎带来致命的打击。”黄鸣说,这也是皇明这些年来抓质量、做检测中心、不断提升企业标准的原因所在。


  “消费者是用脚投票的。”黄鸣表示,很多地方的城市消费者在换代以后都不用太阳能热水器了,“主要原因就是质量烂。”


  “我爱这个行业,也恨死它了。”黄鸣在会上激动地说。


  “庆幸手上没有消费者的鲜血”


  黄鸣说,太阳能热水器不像其他家电产品,买回去可以直接使用,它是半成品,可以说是一种热水生产工具,产品售出后,必须通过严格、规范的安装才能保证安全好用,否则后患无穷。


  皇明的经销商经常被其他企业挖走,“我们每一次的质量改进,成本都是千万级的,经销商经常抱怨我们,说皇明又出幺蛾子了。”


  有媒体报道,皇明每年企业最重要的经销商大会,常常成为黄鸣“开炮”的“战场”。他会手握麦克风,在演讲台上疾声厉色地批评着台下和他原本应该“一家亲”的经销商。黄鸣甚至被气得指着台下经销商说:“我和你们不共戴天!”因此媒体也经常爆出经销商弃皇明而去的新闻。


  “所有的人都被挖,只有我没人挖。”黄鸣笑着表示,不过他马上补充到,“我们的质量部门和实验室人员也没人挖,因为没有需求。”


  黄鸣说起改进质量的艰难。三聚氰胺事件出来以后,他马上要求企业自查,有没有类似三聚氰胺的因素存在。


  自查让黄鸣惊出了一身冷汗。“电热带连接处在楼顶,许多太阳能热水器在安装过程中用手工剪裁、打火机密封,烧烤不均匀,密封不严,或用电工胶带缠绕,水汽极易进入,通电后容易造成连电起火。两三年内就有200多起类似的火灾发生。”


  “怎么办?我要求经销商在家里就把电热带安装好,然后带到现场,这样经销商就要带2米、3米、5米、10米等不同规格的管子过去,不方便不说,安装成本也增加了。”


  有的经销商不配合,黄鸣有招数:“我就吓唬他们说,如果烧死人了,第一个抓你,第二个抓我。”


  自查出这样的问题后,皇明用15天的时间将新安装的热水器电热带全部更换,经销商库存全部更换,又用了两年时间把所有安装过的热水器电热带问题彻底根除。


  在经销商眼里“老能折腾”的黄鸣表示,“我现在睡觉都很安宁”,也“非常庆幸没有双手沾满消费者的鲜血。”


  “监督好行业前十名,就稳定了”


  因缺少可以执行的强制标准,太阳能热利用行业也闹过“质量门”。


  2011年2月,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栏目曝光了海宁太阳能热水器小作坊的劣行。一时间,“质量门”事件将太阳能热水器行业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黄鸣看来,如今不仅小作坊仍然存在,许多主流太阳能热水器厂商也走向了粗制滥造的低成本扩张之路。


  黄鸣表示:“我们曾经强烈要求将热水器水箱内胆厚度为0.5mm写入标准,可是呼吁了也白搭,很多企业连0.2mm的内胆都敢做,最后出来的标准为照顾各企业需求,写上的是‘宜不小于0.5mm’,照顾这照顾那,就是不照顾消费者。”


  在黄鸣看来,目前太阳能热水器市场是“劣币驱逐良币”,主流企业运用潜规则,打价格战,从原料、工艺、安装等方面无限度地削低成本,一大批质量不好、不安全的产品充斥市场。


  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久伟甚至告诉记者:“现在市场上很多品牌企业,卖800元一套的太阳能热水器,连正常的生产成本都不够,偷工减料的代价是牺牲了用户体验,进而牺牲整个行业的信誉。”


  尽管太阳能热水器行业已经形成了包括集热元件、集热器、热水器、热水工程和主要配件在内的标准体系 。


  “但这个国家标准及行业标准均为推荐性标准,缺乏强制性。”黄鸣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空调目前是抽检,而太阳能热水器是送检,每到送检的时间我们的真空管就值钱了,很多企业会来买了装上去送检。”


  被称为行业 “叛徒”的黄鸣表示,“不能让行业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就像三聚氰胺问题,奶企老总都不知道吗?每一次类似的黑幕曝光,打击的都是国民信心,甚至严重影响政府的公信度,最后带来的是老百姓的反社会心理。”


  为什么太阳能热水器行业内没有爆发类似的“三聚氰胺”事件?黄鸣说,因为这是新兴行业,历史短,消费者大多是第一次购买,使用年限短,还没有到事故频发阶段;在没有爆发大规模的安全事故时,偶发事故不会引起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黄鸣在给同行的公开信里写道:“现在太阳能热水器行业大部分技术难题都攻克了,如果出现新的问题和隐患,希望大家携手共同探索解决,皇明是OPEN的皇明,随时欢迎行业内兄弟到太阳谷论剑。皇明呼唤公平竞争的生存环境,呼唤在绿色行业里与良知的竞争对手共同促进。”


  黄鸣还建议,由各政府主管部门、各相关科研机构专家、各主流媒体对每个行业组成调查团引进行业自查,然后社会监督,最后行业清理,“只要监督好行业的前十名,这个行业就稳定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