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福布斯:周鸿祎的搜索情缘

福布斯:周鸿祎的搜索情缘

   1998年,正值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的黄金时代,10月,从方正辞职的周鸿祎创立了国风因特软件有限公司,他给公司找了一个后来如雷贯耳的域名:3721。这个28岁的湖北人心里已酝酿了一番在中文上网领域创业的波澜。一个月之前,大洋彼岸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他们的车库里创建了谷歌,也是那年夏天,郁郁不得志的搜索引擎工程师李彦宏和徐勇一起在硅谷寻找着志同道合者——30岁的Robin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搜索业务的执着而热情,但他服务的infoseek公司已经决心去犯一个后来被证明致命的错误:淡化搜索业务。

  周鸿祎是互联网老兵,并且毫无疑问有做将军的野心:做互联网的基础服务提供者。他向《福布斯》展示自己眼中的互联网创业:用互联网的,比如阿里巴巴,和改变互联网的,比如facebook和推特。他曾经做过的邮件服务、最钟情的搜索直到现在带给他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安全软件、网址导航,这些无一例外都是“每个人都离不开的基础服务,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

  起初3721很像搜索引擎,但严格意义上不是,周鸿祎当时的设想是进入更基础的领域——浏览器寻址和网络实名。那时已经流露出“用户体验为中心”倾向的周鸿祎觉得周围的朋友对输入WWW地址感到恐惧,他要从地址栏上变革互联网,让用户输入中文,就能访问到目标网站。

  3721迅速取得了成功,如同IDG熊晓鸽评价的:“3721的技术非常有特点,市场定位也很独特。”他掌舵的IDG和另一家投资机构CVI在2000年给周鸿祎提供了400万美元第一轮融资,2002年日本投资机构JAFCO注入近千万美元,当年的互联网寒冬中,几乎是“一声春雷”。2003年被雅虎收购之前,3721对外宣称已经盈利4,000万。在销售专家副总裁李锐的带领下,这家高速扩张的公司据称建立起了遍布全国代理商,服务30万家企事业客户,周鸿祎当年表示:“2002年3721公司共卖出了15万个网络实名产品,总销售额1.4亿人民币,其中7,000万左右被各级代理商分走。”他更是提出了“让企业轻松上网推广”的理想。“2003增长将超过100%,收入将突破2亿”。

  把3721卖给雅虎,周鸿祎对这个决定至今后悔不已,不过恐怕雅虎也有相同的感受。周鸿祎出任了雅虎中国的CEO,没有停止他对“基础服务”的热情:除了大力推广雅虎邮箱,2004年上半年,周鸿祎宣布3721使用雅虎的YST技术,从地址栏的“中文上网”向下延伸出了“网络实名搜索”——3721.com,不同于一般的网页搜索,实名搜索更多的是针对企业推广的需求。而下半年雅虎中国推出了“一搜”,这家同样使用雅虎搜索技术的搜索门户加入战局,当时在中国人浏览器上网入口的层面,俨然形成了“雅虎+3721、百度和谷歌”三家对抗的局面。

  但是“中文上网”和实名搜索这两件事情最后都没有做成,3721的中文网址陷入了和官方性质的CNNIC(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争夺的泥潭,CNNIC认为这部分的中文地址应该纳入到他们推出的“通用网址”,以符合国家安全要求和标准化;百度则同时推出了浏览助手,试图打击3721在IE浏览器地址栏上的优势。在白热化的竞争中,双方都在强制用户安装,也都在控诉对方是恶意软件,周鸿祎也无法回避这段历史:“当时年轻没有经验,只想着打出去,营销手段有点激进,在竞争中忽视了用户体验,使得很多用户都加入谩骂。”人人都知道最后的悲伤结局,周鸿祎和雅虎中国一拍两散,马云手中的雅虎中国再也没有在搜索和邮箱上成功过,沦为二流门户。曾经风光一片的3721在2009年被彻底废弃,如今只剩下一些草根营销网站靠着余荫自行生长。

  这就是周鸿祎常常挂在嘴边的“百亿美元的教训”。周鸿祎很多次告诉媒体,他是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失败者。搜索是一个百亿美元的市场,他看着李彦宏成为首富,自己却落下了一身的骂名。“在这么多互联网巨头里,百度是个赶上了好时候的公司”,周鸿祎的话里话外隐着不服。

  “老兵不死”,周鸿祎也没有凋零。资本冲着他这个人,也从来没有放弃过他。在安全软件、网址导航和浏览器三个领域相继大有斩获后,周鸿祎借助奇虎360重新回到了中国互联网顶级玩家的行列,并且有了一个他自己的平台,周鸿祎很清楚:“现在的中国,人口红利和市场价值都在两家公司——腾讯控制了桌面,百度控制了流量。这两家垄断了中国互联网。360的商业模式首先是提供入口,从服务上赚钱。”

  成功的关键取决于360的入口平台是否足够强大,在互联网的流量游戏里,网址导航和浏览器始终难以成为中枢,周鸿祎和他的奇虎360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做空机构对360在资本市场上的几次狙击都围绕着流量。著名的“匿名分析”组织对《福布斯》表示:“奇虎“荒唐地夸大了”自身的流量优势,他们为了隐藏真实流量,移除了第三方监测Comscore的插件,而根据他们掌握的数据,在2012年的2、3、4月,奇虎导航页面的流量比百度同类产品分别少56%、51%和52%。”尽管齐向东澄清了“故意移除插件”的问题,并且指出Comscore的数据和真实有很大的偏离。CFO徐祚立也对奇虎流量导航页的链接和转化率做出了详尽的解释,并得到了国内艾瑞等互联网分析机构的背书。奇虎360公司75%的收入来自在线广告,而在美国资本市场眼中,与腾讯相比,奇虎360的用户不够庞大,与百度相比,360没有那种可以被市场追捧的一望而知的明显流量强势。

  就像周鸿祎自己说的,“能不能做成功平台有两个条件,一是用户使用频度高不高,二是离用户足够近。需求越大,越通用的东西越容易成为平台。”福布斯中文网的一位专栏作家曾预测周鸿祎会推出输入法,“抄了王小川的后路”。如今看来,周鸿祎选择了更简单的方式,直接重新回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搜索引擎领域。

  周鸿祎没有停止过对搜索投入:百度的成功,除了谷歌的退出外,另外一个优势就是遍布全国的分销代理商:百度推广公司。这正是当年帮助3721大获成功的利器:当年他走遍全国和经销商喝酒,摔断两颗牙之类的故事一度被人津津乐道,“其实现在百度、谷歌中国的广告代理商都是当年3721时代培养下的,如果360需要商业化,我们多年积累下的资源都可以为360提供支持。”周鸿祎说。

  技术是一个瓶颈,360的综合搜索目前还大量依赖谷歌和百度,处于“让用户切换挑选”的过程,但周鸿祎表示,“一直以来360从未放弃对搜索的研发和投入,360的搜索质量要想与行业的领先者相匹敌,必须要对人才有大量投入。”

  搜索市场不应该,也不会一家独大。在美国,即使是强大的谷歌只有65%的份额,必应通过工具条和流量交易上升到了11%,而雅虎苦苦支撑着15%的市场。而新兴的Ask.com则拥有3%,微软和Ask的策略,也是周鸿祎熟悉并且可以轻易效法的工具条和浏览器地址栏插件直接寻址。

  今天的中文搜索市场已经不是当年周鸿祎进入的世界了,百度拥有近80%的稳定占有率,遥遥领先,并且还在不断扩张,谷歌中国还控制着不到15%的市场,搜狗的占有率在不同机构提供的报告中为3%-8%不等。

  在360推出搜索后,搜狗马上制作了一份报告指出:360搜索落后于百度、谷歌和搜狗,只是领先于腾讯的搜搜。其中,360搜索在热词查询上效果较好,和百度、搜狗持平,明显好于谷歌和搜搜;而在长尾词效果上目前表现还较差。

  一个还在导入其他引擎,没什么市场份额的360引擎,为什么会让媒体和同行侧目?周鸿祎骄人的过往成绩解释了一部分原因,360浏览器刚一推出就压过了搜狗和遨游,成为了本土浏览器的王者。在智能手机市场上,他的几十条微博就已经逼迫得雷军步步惊心,回归创业起步的搜索,周鸿祎总会让你想起那个28岁的年轻人曾给中国互联网带来的冲击:“我给公司取名叫3721,就是要不管三七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