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B2C

速途每日电商播报:淘品牌占领线下做真正品牌

  医药电商爆发式增长需破双重困局


  在历经多年蛰伏后,医药电商终于迎来爆发式增长。随着淘宝、京东商场等逐渐涉足医药行业,部分大型药企也开始组建自己的电商队伍。但电商业一向竞争激烈,剩者为王的规律更是屡试不爽,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医药本身的特殊性,网上经营并非易事,将遭遇来自行业政策限制及电商本身发展瓶颈的双重困境。”


  政策层面上,国家规定,网上售药必须具备《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更有细则规定,医药电商首先必须是“依法设立的药品连锁零售企业”。虽然全国有37万家药店,1.5万家连锁药店,但截至7月初已获两证的仅70家。


  在商业层面,医药电商在物流配送等方面存在发展瓶颈。《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显示,想成为医药电商,必须具备GSP(良好供应规范)认证的药品配送体系,但电商物流配送一般多采用的第三方物流配送公司,均没有拿到GSP认证。自建物流则要投入巨额资金,仅此一点就足以将诸多企业挡在医药电商门外。


  支付行业新棋局:移动支付3年后将成主流


  从最初的互联网支付入手,到此后的POS收单,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客户群、业务类型,与银行的重叠范围日益增加。


  与此同时,凭借灵活的业务创新能力等优势,第三方支付公司又与银行共同做大了支付行业的蛋糕。在当前支付业务爆炸式增长的背景下,应该如何评估整个中国支付行业的现状;支付链条日益复杂,主体日益增多的背景下,各方该如何寻找自身的角色定位;中国支付业下一步的发展重点在哪里?


  淘品牌的逆袭:占领线下做真正的品牌


  不久前,淘品牌裂帛宣布涉足线下,开设了第一家实体店。同样是淘品牌的韩都衣舍也开设了实体店。


  虽然有人曾对淘品牌的逆袭表示过担忧,但韩都衣舍相关负责人对速途网表示,从韩都衣舍运营的这段时间来看,“实体店目前的营业额基本能达到一天一万元。”对韩都衣舍而言,线下店虽然只是作为一个销货渠道,但总体来看盈利空间很大。


  依靠互联网成长起来的品牌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可观的规模,知名度不输线下,所以,淘品牌转战线下,在争取用户方面缺少的并不是优势而是运营策略。“今年我们尝试做了第一家实体店,但目的很简单,就是以体验店的形式,增加线下销售的经验。”该负责人表示,线上销售仍是主体。


  施乐会质疑焦点:“有偿社工”是如何工作的?


  一直声称为全球首家C2C慈善公益平台的施乐会,尽管在网络上实现了全程透明,100%善款到达受助者,但最近却麻烦缠身,各方争议的焦点是施乐会今年年初开始实施的“有偿社工”。


  所谓“有偿社工”,就是经过施乐会审核通过的,在帮助受捐人获得捐助的同时获得一定的成本补偿(如差旅、食宿等)外,还可以获得一点补贴或资助性回报的社工。目前施乐会除超过700名的不领取任何费用和回报的“义工”外,也有接近40名“有偿社工”。


  “有偿社工”这种方式无疑是推进民间慈善事业的一个有益尝试,也是西方比较通行的劝募方式之一。如美国《全国与服务社区法案》就有规定,做满1400小时的青年义工,政府将提供4725美元的奖学金。可见,“有偿社工”并非施乐会独有发明。


  库巴CEO就系统问题向消费者致歉


  在电商大战硝烟渐渐消散之后,电商快速发展背后的问题亦逐渐暴露。近日多名消费者反映国美旗下电商平台库巴网存在送货延迟、客服电话不通的情况。对此库巴网CEO丁东华向消费者发表致歉信,回应称是系统升级所致,希望消费者能给予一定的时间来解决出现的问题。


  丁东华表示,近一段时间以来,由于送货大面积延迟、客服电话打不通、系统出错等,库巴网遭遇了有史以来最集中的消费者投诉;同时库巴网在8月进行系统升级后,因为经验不足、服务不到位、承担能力有限,也给消费者造成了诸多伤害,“对此我深感内疚,也难辞其咎”。


  丁东华同时在致歉信中称库巴网还是个孩子,在成长的同时会犯错会跌倒,“请你们再给我们一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