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宽带发展存在的问题不容忽视

  数据表明,尽管我国互联网连接速度仍在增长,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如果国家层面不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这种差距可能会进一步加大。

  今年1~4月,我国宽带用户净增930.6万,总数达到1.59亿,虽然用户数增长速度较快,但目前普及率仅为11.9%,与发达国家的24.2%还存在不小的差距。除了普及率,我国网络带宽与美国、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也有一定距离,而从比特率、结构速率上来讲,我国的宽带发展和发达国家相比也存在较大差距。此外,我国宽带发展还存在的地域性不平衡、城乡不平衡的现象也成为宽带产业发展的一大软肋。

  由于我国宽带建设缺乏国家战略、统一部署,公众感觉“宽带不宽”难以避免。目前,宽带中国战略正在各部委进行具体研究,以期社会组织、企业、各级政府机构形成对宽带建设的一种良性循环局面,使之成为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长期以来的部门条线和政府横向管理导致在信息化建设中存在很多信息孤岛。因此,国家宽带战略一定要考虑条块分离给实际操作带来的障碍,要考虑顶层设计。综合来看,目前我国宽带发展存在的问题有以下几个方面。

  政策配套缺位

  令“宽带不宽”难以避免

  “宽带中国”是一个巨大的社会工程,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不但要在战略层面明确方向、统一认识,更要在实施层面,做到上下联动、政策配套。从世界各国的普遍经验来看,包括美国、欧盟、日本、韩国在内的发达国家推行宽带国家战略都是走战略支撑、政策扶持的道路,把宽带发展提升至国家战略的高度,并及时出台拉动消费的补贴或税收优惠的配套政策以推动战略落地。

  工信部已经正式启动实施“宽带普及提速工程”。2012年的阶段性目标包括,使用4M及以上宽带接入产品的用户超过50%,新增FTTH覆盖家庭超过3500万户。在宽带普及提速工程的带动下,预计今年基础电信业可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700亿元,加上带动相关互联网企业投资,总投入合计将超过5000亿元。

  运营商对宽带建设的投入力度正在不断加大,大规模建设投资升温。可以看到,随着今年各种政策利好陆续出台,宽带产业不断壮大,用户数增长加速度,并且国家层面的宽带中国战略已明确提出并进入相关流程,宽带发展形势一片大好,然而目前在具体推进宽带中国战略实施的过程中,宽带建设依然由运营商以企业层面为发展主体,产业还未形成产业合力发展的局面。

  目前,通信运营企业宽带网络投资在不断加大,但宽带发展依然存在很大问题。一是用户相应不成规模,二是政策配套未见动作。古人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在兵马移动,粮草滞后,难免影响持续发展,急需配套。

  国家战略滞后

  导致普及障碍重重

  国务院常务会议在5月初提出了实施“宽带中国”工程,宽带中国战略已经呼之欲出。虽然宽带运营商做出了很大努力,但我国宽带普及率依然不足发达国家的一半,距离用户对宽带服务高速低价的心理预期也还有一定距离,宽带市场的需求没有打开,直接导致宽带普及率不够理想。从运营商方面来说,宽带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得不到解决,运营商的发展积极性难以转化成动力。

  目前,我国在宽带建设、普遍服务资金、小区入户等问题上还存在诸多的障碍。例如在入户问题上,运营商就面临物业公司等多方阻挠。上海、广东、云南等地通信管理局负责人就表示,宽带中国战略虽然已明确要推出,但现阶段在宽带建设实施中依然面临“入场费”这道关卡,在新建机场、地铁、商场、小区住宅、风景区等地,经常遭遇强势业主的阻挠和漫天要价,造成重点场所光纤网络难以进入。这一现象迫使企业高价进入,有的甚至要求排他性进入,造成用户丧失服务选择权。有关领导针对这一现象就明确指出,宽带进小区的成本越来越高,是由不正当竞争导致的。

  可见,这一类体制和政策问题需上升到国家层面,以国家的意志来统领,只有跨部门协调,形成法律法规,国家层面的宽带中国战略落地才能破除小利益集团的争斗,使宽带产业健康发展,同时服务信息化建设。

  产业合作提升用户体验

  宽带普及提速工程覆盖对象广、实施环节多,必须充分依靠行业自身力量来奋力推进,同时,要积极争取社会各界力量来共同推进。要产业协同,相互促进,提高工程综合效益。要加强产业链协调合作,以推进工程实施带动产业发展。要加快宽带技术、业务、应用等开发,在关键技术创新、光网建设、应用推广等方面取得更多突破,不断加深扩展产业链条,使宽带产业真正成为市场规模和就业容量大、创新能力和产业带动强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宽带普及提速工程提供坚实保障,获得“网速有提升、用户有体验、百姓得实惠、企业有发展”的综合效果。

  以应用推动宽带持续发展

  实施宽带中国战略的目的,是要通过发展宽带提升国家的信息化水平,进而提升国际竞争力。我们要认识到,国家的信息化水平提升,不仅仅依靠物理的宽带网络,其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满足宽带应用的需求。网络是基础,应用是核心,一个国家信息化的水平,归根结底取决于百姓生活和社会发展对网络的综合利用程度。

  在加强宽带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我们要加快业务创新,以新技术、新业务为依托,大力发展智慧城市、移动支付、文化创意、数字出版等应用,推动形成一批层次高、带动性强的消费新热点,在满足用户信息消费需求的同时培育产业新的增长点,真正发挥宽带在“稳增长”拉动内需方面的重要作用;加强宽带在教育、生产、商务、医疗、救灾等领域的推广应用,积极引导企业加强信息化应用及信息资源的开发、整合和有效利用,促进两化融合纵深发展、公共服务模式创新和社会管理能力提升。

  TD-LTE发展时不我待

  在移动通信技术由2G向3G升级的过程中,我国通信业抓住机会,坚持自主创新,成功推出了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3G标准TD-SCDMA,首次在国际重大通信网络标准中占有了一席之地,并且由中国移动将TD-SCDMA技术加以商用,树立了我国通信业自主创新的光辉形象并产生了规模商业效益。如今,全球移动通信技术再次面临由3G向4G升级换代的关键时刻,我们应该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在发展的前提下审时度势,作出及时判断。

  TD-LTE是我国自主创新的4G技术,是基于我国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TD-SCDMA基础上升级而来的4G标准,与欧洲主导的FDD LTE技术一起被国际电信联盟确立为国际4G标准。如今,作为我国主导的4G标准TD-LTE的最大竞争对手,FDD LTE的发展步伐更为迅猛。截至2012年 5月底,全球已有37个国家的72家运营商提供LTE服务,90%采用了FDD制式。

  随着全球移动运营商大力发展4G通信技术,频率资源的稀缺性日益凸显,原来未得到足够重视、未能充分利用的非对称TDD频谱具有了更为重要的战略地位,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这意味着,未来两年将成为TD-LTE发展的黄金时期,如果错过这一窗口期,中国通信标准将很难再寻找到类似的历史机遇。我们应该顺应全球移动通信技术由3G向4G升级的大趋势,加快推进TD-LTE的落地,还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TD-LTE的成长,在发展中逐步完善TD-LTE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