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广州日报:“贾君鹏”让网络“娱乐至死”

“贾君鹏”事件是网络娱乐化的明证。绯闻比新闻受关注,恶搞比经典更流行,无聊比一本正经有市场……我们在娱乐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娱乐至死”。


正在大家惊异于“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这句话的莫名走红,并自以为是地从不同角度进行“深度阐释”的时候,“噩耗”传来——北京一家传媒公司突然自爆,为了帮助一款游戏保持关注度和人气,他们制造了“贾君鹏”,该策划“总计动用网络营销从业人员8百余人,注册ID2万余,回复10万余。”


如果属实,网友们无疑被涮了。但策划者却认为“不存在什么欺骗”,且“各方面的需求都有”。言下之意,公司通过炒作提高了知名度,网友通过参与排解了无聊、寂寞,看客们则观赏了一幕活剧,各取所需——神奇的网络竟然把“无聊”炒作成了一次公共文化事件。


围绕这个公共文化事件的“阐发”可谓五花八门:对儿时温情的回忆、网民被挤压的幽默感、网瘾反省、寂寞等,社会学家说这是网民的一种集体无意识行为,心理学家说这是一种“温情的欢呼”,文化学家说网友们是在虚拟世界寻找现实社会中短缺的公共空间……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贾君鹏”。一个“无聊”并最终被证实是“纯属炒作”的帖子,却引发了那么多“有聊”的、一本正经的“过度阐释”,倒是一大社会奇观,也是当下这个娱乐时代的一个标志。


截至6月底,我国网民人数已达到3.38亿。这3.38亿网民组建了一个虚拟社会,打破了现实社会的规则、藩篱、禁忌和约束。积极地看,网络在此前的一系列公共事件中匡正扶偏,对我国民主进程和公民社会建设来说可谓居功至伟。但消极地看,网络也是泥沙俱下,乱象纷生,类似“贾君鹏”事件这样的幕后推手就将网友玩弄于股掌之间,将公共化的网络力量异化为为私人小众的谋利工具。如果说此前对公共事件的介入是网络公共化的表现,那么,类似“贾君鹏”事件这样的无聊炒作则是网络娱乐化的明证。


从网络上的众多热门事件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共同的元素:无聊话题、火爆噱头恶搞、无聊、窥私等,娱乐化无处不在——绯闻比新闻受关注,恶搞比经典更流行,无聊比一本正经有市场,标题文、知音体满天飞,各种无厘头景观更是层出不穷。


正如著名传播学者波兹曼所言,高度的理性和秩序,超常的冷静和客观,都已渐行渐远,“娱乐时代”款款而来,“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我们在娱乐化文化精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娱乐至死”。


波兹曼感慨的是电视时代,可在网络时代,我们不更是如此吗——在网游中虚度时光,在网页中搜索隐私八卦,对着闪烁的头像窃窃私语,或者在上班时间“偷”几棵对面同事在虚拟农庄中辛苦“播种”的大白菜……恰如英国诗人柯勒律治的诗句:“到处都是水,却没有一滴水可以喝。”我们的网络生活,不正面临同样的尴尬吗?就像“贾君鹏”一帖那样,所谓的“网络第一神帖”其实就是“网络第一水帖”,毫无实质内容。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怕的不是我们对娱乐趋之若鹜,而是我们对娱乐化的现状和趋向视若无睹、麻木不仁。在这个网络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有点类似“贾君鹏”,沉迷于网络而忘记“回家吃饭”,被某种力量控制而浑然不觉。或许,我们都跟“贾君鹏”一样,在网络的世界里流连太久,需要“回家吃饭”。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