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乔布斯的偶像:宝丽莱创办人兼前主席兰德

  10月8日,周一。不知不觉,苹果“教主”乔布斯去世已满一年。乔布斯事业虽有起有落,绝非一帆风顺,但乔布斯作为工业设计家,才华由始至终备受肯定,生前如此,死后只有更受推崇。

  乔布斯的成就,影响了一代的企业家;在消费者层面,从人人开口闭口以“教主”称之,足证乔布斯魅力非同凡响。一个在不少人心目中地位等同“神”的人物,有偶像吗?答案是肯定的。这个人,就是把即影即有相机带到世界的宝丽莱创办人兼前主席兰德(Edwin H.Land)。

  乔布斯与兰德在不少地方际遇相近如出一辙,例如二人皆未能完成大学、在公司内树敌太多遭董事会“请走”、二人对产品设计俱无比执着力求完美……

  然而,据本月推出新作《宝丽莱的故事》的《纽约杂志》主编Christopher Bonanos 的叙述,乔布斯上世纪八十年代不容于苹果董事会,离开后愤愤不平,在一次访问中把自己跟比他早两年给宝丽莱迫退(休)的兰德相提并论。此事马上惹来兰德不满,毫不客气地要求对方“收声”。据Bonanos 推断,兰德之所以不容乔布斯“胡说八道”,皆因在以科学家发明者自居的兰德眼中,乔布斯对科学一事并不通晓,“吹水”多于具备真材实学,因此对后者把二人经历混为一谈不能接受。恃才傲物惯了的乔布斯吃了这记闷棍后,心里不舒服容或有之,却并不以此为忤。由此可见,兰德之于乔布斯,就如多年后乔布斯之于无数人:偶像永远是对的!

  在一部手机就能照遍所有的数码世纪,对即影即有相机仍“肃然起敬”的人,相信少之又少。

  然而,时光倒流三四十年,宝丽莱的产品就如今天的iPhone、iPad,二字记之曰:潮爆。Instant cameras 非但具划时代意义,宝丽莱在即影即有照相和冲晒技术的霸主地位,更为集团换来高达六成的边际利润,比今时今日的苹果有过之而无不及。乔布斯以“国宝”一词形容兰德,且不惜像宝丽莱跟柯达打足十四年半官司、写下9.25亿美元专利诉讼和解赔偿纪录那样,与其死对头韩国三星就侵权纠纷对簿公堂,并在上月获法庭裁定胜诉,亲手改写了宝丽莱维持长达二十二年的赔偿金额纪录。

  乔布斯离世刚一年,苹果在其接班人库克(Tim Cook)掌舵后尚未出乱子;刚推出的iPhone 5,消费者一边骂一边买,股价亦创出历史新高,“教主“虽已不在,但苹果气数显然未尽。

  兰德退下后,宝丽莱“吃老本“吃了几年,不久便正式踏上没落之路。自2001年以来,公司两度申请破产保护,控制权更三度易手,其中一位行政总裁还因诈骗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五十年!

  宝丽莱由盛入衰,致命原因是拒绝面对数码科技崛起的事实。这并非由于管理层看不到数码时代的来临,相反集团在数码产品研发上从未松懈下来。不幸的是,每次实验室有新成品面世,主宰机构命运者总是搬出诸般理由阻其前进,宁可让辛苦得来的科研成果封尘,也不容数码技术侵占高毛利即影即有产品的市场。这种拒绝面对现实的“阿Q思维”,令宝丽莱一错再错,为捍卫旧领土加码投资交卷业务,跟新时代完全脱节。在一个没有将来的市场,竞争力再强却又何用之有?

  兰德和乔布斯理念其实十分接近。兰德深信,真正具创意的产品和发明,必须令人一看便有“惊为天人”之感;消费者可以预期的东西,何创意之有?乔布斯从来不做市场调查,认为消费者想要什么,不应由他们自己决定。这等于说,依赖市场调查即消费者意见制造出来的产品,好极有限精极有谱。

  此番见地只可意会难以言传,能否得其精髓,取决于个人造化。乔布斯、兰德皆具备这种天赋,库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