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运营

创业板三周年:坚持公平原则保证透明交易

  “创业板三周年”无疑是近期资本市场热度最高的话题。这个曾经被寄予厚望,如今却身陷“三高”漩涡饱受诟病的“中国版纳斯达克”,将会迎来怎样的明天?在一场创业板研讨会上,九位专家对创业板的发展提出了意见。


  ■背景


  忐忑三周年


  回顾过去的三年,统计显示共有355家公司在创业板上市,市值达到8500亿元。不可否认,整体来看,创业板是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一个里程碑,是对主板和中小板的一个有益补充。


  宏源证券研究所所长董晨对创业板的角色有着较为中性的评价,他目前主要的感受是,一方面创业板的建立对未来的三板以及地方融资平台的建设有很好的启示,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可借鉴的经验和教训。


  “大约11年前,当时我受证监会会计部委托参与制定当时的创业板评估规则和相关指引,当时大家的初衷是美好的,无疑对创业板预期非常美好。但是到今天,我看到更多的消息,有人说创业板是‘种一头大象,收获一只跳蚤’。”在日前金融界举行的创业板专题研讨会上,中瑞岳华会计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连起感慨无限。


  德意志交易所集团中国区首席代表毋剑虹则想起了创业板开业第一天交易的时候,当天发行市盈率最高将近90倍,这曾让德国市场望洋兴叹,因为成熟的资本市场市盈率一般在15-35倍。


  创业板三年来突出的高股价发行、高市盈率、高募资以及业绩变脸等问题仍待解决。创业板在批量造亿万富翁的同时,与其套牢的众多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形成鲜明对比。正如国信证券研究所研究员赫凤杰所述,如今的市场对创业板已是“望之深、责之切”。


  上市公司


  着眼技术模式 弱化盈利指标


  “有什么样的中小企业,就有什么样的创业板。主板出现的问题创业板只能更加严重。我们这里有制度层面的问题也有公司本体层面的问题,也有内在管理、市场等问题。”张连起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长城证券研究总监向威达一句话概括了目前创业板面临的突出问题,他认为“三高”导致资源浪费,“三高”导致二级市场出现风险,过度包装导致市场业绩快速变脸。


  在向威达看来,创业板应该向场外市场学习,向场外市场靠拢,向场外市场回归。先让这些公司挂牌上市,然后在满足一定条件和期限之后再融资,先上市再融资。这里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现在场外市场没有盈利指标,所以向威达认为创业板可以向场外市场学习不设业绩要求。


  “我们现在很多过度包装甚至虚假信息、欺诈上市都跟设置了很高的门槛、对业绩要求过高有很大关系。如果财务指标上降低要求,不设业务指标的话,有可能会降低中介公司和上市公司联手造假的动机和压力。这个时候主要看上市公司的核心技术和主营业务、商业模式,这样对中介机构的要求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 向威达说道。


  《证券日报》副总编辑董少鹏也提出,要让上市公司更靠谱,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首先从监管思维上做一些改变。


  监管思维


  摒弃父爱主义健全法律体系


  尽管以著名财经评论员、CCTV证券资讯频道总编辑钮文新为代表的意见更为激进的认为,目前的监管政策80%是失败的,那20%的成功仅仅是一个方向的正确,未来应该在制度安排上大做文章,但参与金融界专题会议讨论的更多代表更倾向于强调目前监管思维上的转变。


  向威达就提出,目前创业板的问题根源就在两方面,一个是制度环境方面的问题,一个是监管方面的问题。他认为,应加大监管的力度,特别是信息披露,发现问题主张一棍子打死,不能再给它第二次机会。只有这样才能起到彻底警戒的作用,减少造假和虚假信息。另外,就是要健全法律体系,加大法律责任。


  张连起也提出对“坏孩子”、“烂苹果”应有具体的手段,包括交易所需要追加这些控股股东的延长锁定期,设定最低价格等。有时候技术也能改变一些监管手段,防范PE腐败,加大对内幕交易、短线交易、市场操纵行为打击力度,现在的力度远远不够。另外要鼓励自愿退市制度,实现多部门联合监管。


  “监管部门没有必要过多考虑用婆婆思维和父爱主义思维去管,让上市公司真正健康、规范起来,长远能够在市场当中公平竞争,就应该能让上市公司真正成为运动员。他觉得我不想在这个赛场上比赛了,他可以自动退出,只要在这个市场上就按照市场规则来办。”董少鹏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投资者保护


  坚持公平原则保证透明交易


  创业板三周年投资者无疑是最受伤的群体。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提出,无论是哪一方,最根本的问题是要实现市场的公平。


  潘向东认为,关键是真实,这涉及到了市场定位,无论是监管者也好、监管当局也好还是其他的也好,首先保证市场公平、公开、公正,保证三公的情况下其他的都好说。


  “还有投资者保护,你参与了为什么还要保护?只要保证了市场公开、公平、公正,愿赌服输,定价的高与低其实也不是当局应该关注的问题,关注的问题就是这个上市公司提供的所有材料是不是真实,是不是公开、公平、公正交易,只要这些保证了,其他都是次要的,包括是不是审核、备案,这些东西都不需要过于关注,因为市场是透明的交易市场,所以我觉得主要是保证真实。”


  “中国的中小投资者是最好的,他们这么多年支撑了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发展。我也呼吁,第一,我们能做的制度建设应该加快推出,特别是准则比较细化的。第二,那些目前已经获得财富的创造者应该呵护这个市场,这很重要,资本市场如果大家都没有信心了,这个损害的是全民。”张连起说道,“所以我希望这些准备要减持、退出的,应该把这个承诺放远一点。”商报记者 潘敏


  记者手记


  “能走一厘米也是改进”


  鲁迅说过,“能走一厘米也是改进”。而对于当下国内资本市场而言,能前进一毫米也是进步。


  正如中瑞岳华会计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连起所说,目前中国资本市场的情况有的是积重难返,有的怠于改革。但如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所说,三年来风风雨雨、起起伏伏的创业板,大家有很多议论,也有很多憧憬,也有很多失落,这种情况可能还会延续一段时间,但创业板是会在波动中向前走。


  创业板的昨天曾有着美好的初衷,创业板的今天我们却有着太多的失落,创业板的明天究竟会怎样?这需要资本市场所有的参与者共同携手去创造,还是那句话,“能走一厘米也是改进”。


  商报记者 潘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