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服务

侯为贵:中美电信设备“冷战”的局内人

侯为贵(新浪科技配图)

 侯为贵(新浪科技配图)

  近三十年来,侯为贵一直是一路春风拂面来,拥有天时地利的优势。

  在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时,他于1985年前往深圳创办了一家电信设备公司,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中兴通讯。中兴通讯最初为跨国公司生产零部件,后来开始为中国的电话网络制造自己品牌的设备。

  当移动通讯技术开始在新兴市场飞速发展时,中兴通讯便积极拓展海外市场,极力争取订单。中兴通讯于2004年在香港上市,并搭上了全球智能手机产业大发展的顺风车。

  华为的低调与三一的高调

  美国人还分得清什么是中国制造吗?

  华为怎么就成了害群之马?

  然而,对于美国国家安全机构而言,中兴通讯现在却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

  作为一家制造电信设备的中国公司,中兴通讯被认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危险,从中折射出美国对遭到中国发动网络攻击和间谍刺探有多么恐慌不安。

  经过历时长达一年的听证会之后,美国国会下属的一个委员会今年10月份表示,“无法相信中兴通讯及其竞争对手华为没有受到外国政府介入的影响。”中国官员在对此作出回应时,谴责美国这是在搞贸易保护主义和“冷战思维”。

  对于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而言,这个麻烦来得真不是时候。

  他的公司今年第三季度亏损3.1亿美元,成为自该公司上市以来第一个出现亏损的季度。今年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挫55%。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封杀中兴通讯和华为,致使这两家公司的雄心受挫。

  不过,中兴通讯和华为相比规模较小,可以说更容易受到影响。总部同样位于深圳的华为目前尚未上市,因此不需要就此类政治风险向外部投资者作出解释。

  市场调研公司Forrester Research驻北京分析师布莱恩·王(Bryan Wang)表示:“华为的规模更大,而且目前尚未上市,因此在投资方面可以更加机动灵活。”他接着补充道,但这两家公司都别无选择,只能靠持续拓展海外市场来实现业绩增长。

  侯为贵今年4月份年满71岁,他持有价值近100万美元的中兴通讯股票。不过在自己亲手打造成全球性企业的中兴通讯正处于十字路口时,他不会考虑退休。相反他似乎决定带领着这家公司度过困难时期,其中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中兴通讯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一项调查。

  侯为贵在中兴通讯总部难得接受的一次采访中,概述了该公司目前如何专注于盈利状况,在海外分部削减成本,以及在国内市场加快推出下一代无线网络产品等问题。他告诉《福布斯》杂志亚洲版的采访记者说:“我们很快就会实现好转,对此我非常有信心。”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中国各大移动运营公司正在为无线通讯网络扩容进行投资。今年10月份,中国移动与中兴通讯及其他设备制造商签订合同,计划在13座城市测试4G网络,从而为该4G网络在2014年投入商业运营铺平了道路。市场分析师表示,运营商推迟4G网络测试,加上欧洲业务出现亏损,导致中兴通讯在第三季度出现亏损。

  中兴通讯今年11月中旬决定以2.08亿美元的现金出售旗下一家子公司,这将提升该公司的收入,而且也有助于提振其全年利润。高盛集团预计,中兴通讯今年营收将达到150亿美元;净利润达到1.22亿美元。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今年来自美国市场的营收应该会达到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于手机销售。

  但是,更重要的问题在于中兴通讯目前在由瑞典的爱立信、阿尔卡特-朗讯及华为所统治的全球无线通讯设备市场(规模达550亿美元)上的处境。

  通过向欧洲和北美的运营商减价销售产品,中兴通讯已经在这些市场上获得了立足点,但是其代价是在这两个市场的利润率要比中国和非洲市场低得多。侯为贵把进军发达国家市场定为一项长期发展战略。他承认说:“我们向大型跨国运营商提供了非常优惠的条件…这导致公司出现了很多亏损。”

  消费类设备销售的利润率也非常微薄,而这部分销售收入在中兴通讯总体营收中占到大约三分之一。中兴通讯目前是全球第四大手机制造商,今年第三季度其市场份额为3.9%。然而,由于中兴通讯在海外市场销售的大部分手机均为捆绑运营商服务协议的廉价机型,而且品牌知名度低至微乎其微,致使该公司在实现利润方面远远落后于苹果和三星。

  中兴通讯手机的平均销售价格为125美元,而市场上其他厂商近来推出的新款智能手机都定位于利润率更高的中高端市场。侯为贵表示:“我必须承认,我们与三星和苹果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不过我们正在设法应对这一问题。”

  中兴通讯在1985年创办时,也曾面临类似的挑战,当时中国依靠进口来满足急需电信设备的市场需求。六年前,也就是在197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支持市场化发展道路,在偏僻冷清的深圳小渔村创建了一个经济特区。据说当时毗邻深圳而仍处于英国治下的香港,其电话线路总长度甚至超过了整个大陆。很明显,中国要想迎头赶上,外国销售商是必不可少的合作伙伴,而本土一流公司的腾飞尚需时日。

  侯为贵出生于南京,他曾是一名教师,然后被分配到西安的一家国有航天研究所从事设计集成电路的工作。那时他开始经常出差到深圳,采购来自香港的设备。1985年,侯为贵和其他六名工程师创办了中兴半导体公司,挂靠在这家国有航天研究所的名下,而且得到了一位香港私人投资者的投资。在1997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IPO之前,这家公司重组为中兴通讯。

  起初,中兴通讯的工程师们致力于设计电话交换机和电路。在中兴通讯36层总部大楼内部新建成的博物馆里,自豪地成列着该公司设计的首款电话交换机,以及侯为贵年轻时和他创业团队的一些模糊不清的照片。在该博物馆的围绳里还成列着中兴通讯的第一辆公司汽车——一辆浅蓝色奔驰轿车。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兴通讯渴望进入由国外制造商主导的国内市场。在1990年至1995年期间,中国大陆的电话用户数量从700万户激增至4,100万户,但是本土制造商没有获得多少参与的机会。但随后外国制造商开始纷纷向中兴通讯和华为采购廉价设备,从而为这两家公司安装和经营自己的设备创造了一个有利的机会。

  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是在中国政府的授意下创建的。驻北京的产业顾问、《建立人脉关系》(Making the Connection)作者戴维·沃尔夫(David Wolf)认为这是一种错误的看法。沃尔夫指出,在中兴通讯和华为就技术投资方面做出了正确选择的同时,其他国有的竞争对手因未能跟上产业发展步伐而被淘汰。其中的教训是“这些中国一流企业的崛起,完全是靠他们的自立根生”,他如此写道。

  是谁拥有中国电信网络设备公司?又是谁在控制这些公司?这就是令美国议员们颇感困惑的问题。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鉴于中兴通讯和华为与中国政府都有关联,如果让这两家中国公司参与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话,那便无法相信他们不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议员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表示,“对于华为和中兴通讯以及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存在的联系,我们感到非常担忧。”

  那么谁拥有中兴通讯呢?

  中兴通讯的第一大股东是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后者是由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与另一家国有企业以及侯为贵创办的一家投资基金联合控股的一家控股公司。中兴通讯其余近70%的股份公开上市交易。

  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是一家对股东负责的民营公司。他说:“我个人认为,无论中国政府持有本公司多数或少数股份,这并不相干,因为我们是一家透明的上市公司。”

  当被问及美国众议院的那份报告以及封杀中兴通讯参与美国电信基础设施项目竞标的问题时,侯为贵在措辞方面表现慎重。他告诉《福布斯》杂志亚洲版的采访记者说:“我们明白,美国是一个奉行法治的自由市场,但是我们无法理解这份报告。”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这份报告指出,中兴通讯公司内存在党组织,表明中国政府对这家公司在政治上施加控制。

  侯为贵表示,中国所有民营公司按规定都必须组建党委会,但是党委会对公司管理并没有任何影响。他说,他本人不是党员,而且也不是党委会成员,不过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史立荣是党委会成员。当被问及中兴通讯党委会肩负的职责时,侯为贵双手一摊,说:“我觉得美国国会议员们确实错误判断了党委会在我们公司经营层面中所产生的影响。”

  鉴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这份报告还有未公布的机密部分,其中可能还涉及更多的内幕情况。

  中兴通讯和华为都愤愤不平地被迫提供反证,以证明他们没有在通讯设备中安装“后门装置”。这份调查报告在结论中也回避了如下问题,即如果确有其事的话,那么美国情报机构推断海外电信网络设备供应商收集数据是出于何种目的,或者美国制造商是否参与其中。

  此外,在美国销售的大多数电信设备都含有来自于中国的零部件,其中包括由诺基亚西门子和阿尔卡特朗讯制造的交换器和路由器。阿尔卡特朗讯在上海和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成立了合资公司。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向全球100多个国家销售设备,没有一个国家因安全顾虑而封杀中兴通讯。他说,“这就是绝对的事实真相。我们的设备并没有构成任何威胁。”

  然而,对于中兴通讯而言,危险在于其他国家可能会效仿美国。

  印度政府在2010年曾考虑禁止进口中国电信设备,但随后作出了让步,但条件是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需要通过安全部门的审查。但是,印度的一家政府机构最近建议政府禁止中兴通讯和华为参与该国国有光纤网络项目的竞标。

  澳大利亚政府在其宽带网络项目上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禁止华为参与竞标。

  此外,在发现中兴通讯向伊朗提供美国品牌的设备,从而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实施的贸易禁令之后,中兴通讯在伊朗问题上也遭受到挫折。

  中兴通讯表示,该公司正在配合美国政府的调查,而且已对出口美国原产产品实施严格控制。思科最近结束了与中兴通讯历时七年的合作关系,原因是据报道该公司的产品通过中兴通讯被转手运往伊朗。

  因向伊朗出口产品而产生的纠纷反映了中美两国科技公司之间存在的相互影响。

  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今年将向美国公司购买价值总计30亿美元左右的高科技零部件。该公司在美国的雇员人数已超过300人,其中大多数为美国人。

  但是,在目前美国安全机构的官员认定越来越肆无忌惮的网络间谍事件大多源自中国的情况下,这并不足以改变那些对中国持有敌意的美国议员在这个问题上所持的立场。

  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将继续向西方国家的市场销售电信设备,并且设法打造自己的品牌。在接受《福布斯》杂志亚洲版记者采访之前,他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与一家西班牙宽带运营商(他拒绝透露这家公司的名称)的高管进行会谈。侯为贵经常出差,他说记不清自己已经走访了多少个国家。

  虽然这位1985年闯荡深圳的企业家在这次采访中丝毫没有透露出“解甲归田”的想法,但侯为贵表示:“未来总有一天,出于某种原因,每个人都有退休的时候。当公司状况良好而且运营正常时,那时我会退休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