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支付

民营支付输在起跑点:备付金实缴比例成门槛

  久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第三方支付监管政策终于落地了。

  2010年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出台《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简称《办法》),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必须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后方可从事支付业务。这意味着支付宝、易宝天下等第三方支付企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主营业务”将变成准备材料,需要申报“转正”。

  事实上,根据《办法》要求,尽管允许第三方支付机构自9月1日起向央行申请相关牌照,但央行明确将有外资参股的企业排除在了这个新的监管框架之外。这也意味着,变更股权结构也是各家第三方支付企业将埋头苦干的大事。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民营力量想要玩转第三方支付并不容易。这背后隐藏的是国有金融机构与民营力量之间的较量,而后者明显处于劣势。

  民营支付输在起跑点

  对于民营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中国人民银行刚刚公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中的“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0%”的规定,可能让它们集体陷入困境。

  那么,这是否最终会导致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国进民退”呢?业界存在普遍的担心。

  警惕隐性门槛

  备付金实缴比例拦住的只能是第三方支付公司,国有金融机构可以轻松绕过这个陷阱。

  “支付‘牌照’的低限门槛已明确给出,市场主要的第三方在线支付公司达到该门槛均没有太大难度。”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曹飞说,在第三方支付市场排名靠前的企业,要拿到牌照没有问题。

  不过,排名靠后的企业就没那么幸运了。“可能有一半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将被淘汰。”艾瑞咨询第三方支付行业分析师胡媛媛表示。

  而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甚至认为:“《办法》可能把80%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挡在门外。”

  “不过,现在关键不是《办法》挡掉了多少企业,而是‘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0%’这一条,把所有第三方支付企业几乎都难倒了。”贺强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

  贺强举例:“比如支付宝有大量的沉淀资金,如果是100亿元,支付宝就要实缴10亿元。对支付宝这样的大公司来说是很困难的。”

  然而,这一条规定,拦住的可能只是民营第三方支付公司,国有的第三方支付则可以轻松地绕开这个陷阱。

  央行的电子支付体系在银行内外都有了梳理和布局,可以形象的将‘超级网银’看成银行系统内对电子支付体系的梳理,而银行外的电子支付体系则由《办法》的实行来落实和规范。”曹飞说。

  也就是说,银行的第三方支付系统和民营第三方支付公司归属两个不同管理体系。《办法》针对的是非金融机构,而央行电子支付体系和“超级网银”都在金融机构体系里,因而不在《办法》的覆盖范围内,所以也不受“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0%”规定的约束。

  如果仅从这个层面来说,国有和民营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则站在了不同的起跑线上,民营可能因此输在起跑点。对于实缴10%备付金的规定,贺强评价说:“这一个规定可能有点问题。”

  贺强认为,银联的第三方支付业务是否也会像其他的创新业务一样,要经过央行的批准,与民企执行一样的标准,还要看央行的态度。

  是否国进民退?

  国进民退的争论,最终还要看央行进一步的举措和“超级网银”的发展。

  无疑,央行的态度决定央行电子支付系统和民营第三方支付机构未来的命运。

  而央行的“亲生子”——银联已明确表示将大举进入第三方支付市场。那么,在如今央行已掌握第三方支付牌照审批权的情况下,业界开始担心:央行会向银联的第三方支付倾斜吗?也就是说,会最终形成“国进民退”的局面吗?

  银行业甚至有人扬言,银联的目标是取代支付宝。对此,胡媛媛的看法是“短期之内不可能”。她认为:“毕竟支付宝的用户规模很大,它除了支付平台的功能,还具有担保交易信用的功能,银行要实现后一种功能还比较困难。”支付宝的公关部人士也表示,支付宝没有把银联当成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支付宝主要做的是个人支付业务,与目前银联的第三方支付业务的重点不一样,“毕竟银行也需要第三方支付企业帮助其拓展长尾的支付领域和商户。”光大银行电子银行部的总经理李坚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目前光大银行公共事业缴费99%的增长额都来自支付宝客户,银行业目前还离不开民营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不过,从长远来看,第三方支付市场‘国进民退’是有可能的,在其他行业,比如视频牌照的发放就有类似的先例。”胡媛媛说。

  而中国社会科学院投资系博士付立春也认为:“涉及到货币这一政治敏感领域,国进民退的倾向是可以理解的。”

  对此看法,贺强则持反对意见:“国进民退只是一种猜想。从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现在没有国进民退的情况,”在贺强看来,目前出台的《办法》规定,第三方支付机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是1亿,这个资金门槛还可以再提高一点。“把闲杂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都挡在门外,让有资质、有信誉的大公司申请到牌照才有利于行业发展。”

  业界认为,国进民退的争论,最终还要看央行进一步的举措和“超级网银”的发展。

  备付金的争夺

  《办法》出台后,市场将重新洗牌,银行也将打起重新划分备付金托管市场的争夺战。

  “我们最关心的规定是,支付机构只能选择一家商业银行作为备付金存管银行,且在该商业银行的一个分支机构只能开立一个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一家国有银行负责第三方支付业务的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这一规定严重地刺激了银行的“神经”。接下来,为了争夺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备付金业务,银行间的激烈竞争将不可避免。业内人士估计,农行、工行可能是最终的大赢家。

  按常规,付款者可以使用多家银行账户,所以很多第三方支付公司相应地选择几家商业银行作为备付金存管银行。而现在只能选择一家商业银行作为备付金存管银行,上述人士认为,此举目的是为了央行更好的监管第三方支付公司,但却可能给众多第三方支付企业带来利益损失。

  而另一方面,快速增长的第三方支付备付金,对银行吸引力也越来越大。《办法》出台后,市场将重新洗牌,银行也将打起重新划分备付金托管市场的争夺战。

  上述人士表示,“银行以前主要做结算、汇款、划账,这一块业务刚刚兴起,《办法》突然出来,现在很多银行还没有拿出具体措施。大家先重点盯着‘支付机构只能选择一家商业银行作为备付金存管银行’这一条规定。”

  业界认为,各大商业银行将由总行介入争夺备付金托管的业务,由总行来和各家第三方支付企业签协议。

  “工行和农行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上述人士认为,“因为它们的终端客户多,选择这两家银行作为备付金存管银行,成本和费用会更低。”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