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杭州首家“桌游吧”或获1500万元风投

如果你还在玩网络虚拟游戏,如果你对桌面游戏很陌生,那可能会被人说“out”了。这个夏天,桌面成了杭城年轻人最“in”的聚会方式。


在网络游戏泛滥成灾的时代,更多的人开始回归到真实的桌面游戏中。看似新潮的桌游,其实很古老,我们小时候玩的“飞行棋”、“大富翁”、“跳棋”都属于桌游之列。越来越多的白领、学生和“潮人”,开始抛弃传统的纸牌和网游,回归到桌面游戏中。


在桌游风潮的带领下,“桌游吧”这一新生娱乐场所,开始成为年轻人聚会的宠儿。


20出头的白云方,这个开出杭州第一家“桌游吧”的小伙子,创业仅仅一年多,就成了风投追逐的目标。


大学生开出杭州第一家“桌游吧”


已有风投“瞄”上他


23岁的白云方身穿T恤、牛仔裤,看起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然而,他的经济嗅觉却异常灵敏。


这位去年毕业于浙江工业大学的年轻人,在毕业前就和几个朋友开出了杭州第一家桌游吧“报告吧”,同时注册了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他的身份是杭州达好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今年,他在桌游的基础上开设了一个网游平台,并获得了天使投资的青睐。


“报告吧在杭城的桌游吧里面算是‘老字号’了。”白云方说,报告吧是2008年3月开业的,当时是在一间2室2厅的公寓里,生意一直很火。到了去年11月,他觉得是时候该把店面做大了,便把报告吧迁到了靠近延安路的横广福路上,“其实当时是有风险的,因为搬迁意味着我们会失去原有的客户。”


现在,白云方的报告吧已经发展成为布局杭州、宁波、温州三个城市,共5家店面的连锁桌游店。他还打算年内在江苏的南京、无锡、苏州等城市开出加盟店。


“其实杭州的桌游生意一直不温不火,我们延安路店一个月的营业收入平均在2.5万左右,而温州店有4万-8万。”白云方对报告吧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目前,已有一家风投公司看上了他的公司,想要以1500万元的资金注资他的公司。至于该风投公司的具体信息,他表示双方目前正在谈,一些商业机密不宜透露。


对于杭州的桌游市场,白云方认为桌游吧现在还不够成熟,不像北京、上海等地的市场已经运营得相当合理,而且没有非常固定的客户群,但正因如此,杭州的市场潜力还是挺大的。


桌面游戏结合餐饮成赚钱新方向


有家咖啡馆靠着桌游大受欢迎


机电类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小何是去年告别校园的,就业时,他并未找跟自己专业吻合的工作,而是投身于报告吧。


作为报告吧里的一名伙计,小何一个月不但能拿到1500元左右的固定工资,还能通过卖一些桌面游戏的设备,进账1000多元。


小何所在的报告吧延安路店拥有游戏种类近200种,既有2人游戏的“失落之城”,也有适合2至4人游戏的“卡坦岛”、“昆虫棋”等,“不过,来我们这里玩的人还是喜欢三国杀等较为简单的游戏。店里有时忙得很,经常出现凳子不够的情况,出去借凳子是常有的事。我们有三成左右的老顾客,有个单身男士几乎天天都来!”


小何介绍,来报告吧玩的几乎都是白领,学生不多。“这可能跟我们的收费有点关系,学生群体不太吃得消。”从报告吧的消费价目单看,是按照人头计费的。非会员消费是10元/小时,会员消费1小时以上享受8.8折优惠。他们也推出包场优惠,周一至周五的下午包场费是20元,晚间场是28元,周末包场一律为每人35元,每一场为5个小时。


在附近一家公司上班的白领张小姐就很喜欢报告吧,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来玩一次。“像我们这样的人平时压力很大,需要释放,我又不太喜欢酒吧、KTV等场所,桌游吧就不错,清静也很有趣。”


报告吧除了收取顾客做游戏的费用外,还兼做餐饮的服务,在做游戏的同时,你还能享受果汁、饮料和三明治。“可乐、雪碧都是6元一杯,其他茶水在10元左右,跟平价的餐饮店差不多。”小何说,他们并不限制外带,所以餐饮方面目前还不是很赚钱。不过,他认为以后的盈利方向肯定会以餐饮为主,毕竟这块的利润会更高一点。


桌游结合餐饮,听起来很诱人。


和小何一样看到这一商机的人已有不少,而且,有人已经把两者结合在一起成功经营。


蜜桃咖啡就是实践者。


店长邱正涛说:“我把桌面游戏引进到店里,其实是想给就餐者带来一些童年的回忆,让就餐的人能吃得开心,玩得轻松。”


蜜桃咖啡现已推出了十几款桌面游戏,“三国杀”、“飞行棋”等都能在这里找到,而且所有游戏都是免费的。


“90%以上的顾客都会玩这些桌面游戏,桌游已经成为我们的特色项目。甚至有些人就是冲着免费的桌游来我们这边消费的。开张一年来,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了。”邱正涛很庆幸自己找到了一条有潜力的赚钱之道。


大三学生校内开出桌游店


每月营业额稳定在三千元


不光是白领们钟情于桌面游戏,高校里的学生也很喜欢,浙大城市学院的大三学生林佳倩和傅思纯正是发觉了这里面的商机,在校内开出了名叫“C-UP”的创意游戏小店。


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C-UP”已拥有200多名会员,月营业额基本稳定在3000元左右。


“对于学生来说,外面的桌游吧消费还是偏贵。而我们的定位就是针对学生群体,只要花上15元,就可以成为会员,参加由我们组织的任何游戏。”林佳倩说,“C-UP”主要组织玩一些新颖的桌游,同时靠出卖游戏点子来赚钱。


说起这个开店的创意,还得感谢一些台湾学生,“我们曾参加一个两岸大学生的交流营,台湾的大学生们把很多好玩的小游戏教给了我们。当时我们感觉实在太好玩了,而且很新鲜,绝对值得推广。”


林佳倩和傅思纯做的桌面游戏很特别,她们用的更多的是日韩剧、欧美剧里明星们玩的桌面游戏,“我们店几乎每天都会玩杀人游戏,而且场场爆满!”


“盈利是很惊人的。”林佳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去年9月初,天气还是很炎热,她们想出了桌游加水球战的活动,凡是在桌游中输了的人都要接受被扔水球的惩罚,“当时,我们花8元钱买了500个小气球,用水把它们灌起来,两个卖1元。那天我们大概卖了300多个气球,利润几乎是成本的20倍!”


渐渐地,小店的人气不断提升,很多同学都慕名而来。最有名的一次是在去年万圣节,当天,林佳倩和傅思纯从校外的一些服装租赁店借来了服装和道具,让会员们穿上,装扮成南瓜人、白雪公主、巫师等等,引来了很多同学围观。当天提供的会员申请表更是被一抢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