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我们到底错在哪里?

  为什么欧洲市场上同时在售的800多款洗衣机、600多款吸尘器、2000多款的水壶*……同类产品都或多或少地相似,就像营销人员对设计师提的要求一样“似是而非”?


  为什么过量地制造生命力短暂的产品?


  为什么不设计一个“环保”、“不含杀虫剂”的好产品,以挽救全球每年因蚊子传播疟疾而死亡的两百多万人**的生命?反而每年卖出2亿种用于防抗疟疾的药物(2011年销售额为20亿美元!)。为什么销售疫苗和污染严重的杀虫剂会赚更多的钱?


  其实使用一个简简单单、价格低廉同时效果显著的装置就能够解决这个人类大难题!


  我们到底错在哪里?


  产品、用户和环境之间的关系所涵盖的广阔领域到现在仍然只是科学研究和系统方法的穷亲戚。


  工业设计经常被看作一个艺术活动! 而实际上工业设计是一个管理和战略学科,它解决的是复杂的问题,直接影响将来。


  企业的未来取决于创新的能力、适应的能力、灵活机动的能力,它甚至能改写行业的历史: 是选择柯达的倒下,还是苹果的崛起?


  想要无风险地创新,就不要只相信营销手段和技术研发!不应仅仅追求技术性能优越或者即时的效益。


  除此之外便是那些让人无法忍受的广告军团的骚扰,和它们的天价成本,完全没有道理。这是多么不可想象的浪费!


  2011年的电视广告费用:


  在法国:20点30分时段(30秒)每次100000欧元;


  在中国:19点55分时段(30秒)每次300000元人民币。


  要知道,我们根本不懂得如何评估这个广告的“效益”!


  也就是说,只要在3个月的时间内每天播放2次(已经很少了),费用就会达到540万元人民币!还没有算上构思和摄制的成本,当然它们跟播放费用相比,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在法国,一轮广告播放费用就顶得上20个待遇较好的工业设计师30年的工资了!而在中国这个数字将会更加骇人听闻。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即便我们能够说服企业将过度“形象工程”的费用花在降低污染上,环境问题依然存在一个难以消解的硬伤:非发达国家的发展需求,建立在与我们相同的发展原则上,可能会引致更严重和速度更快的生态损毁。但是,我们能够拒绝非洲人使用空调、使用汽车吗?如果所有地球住户都和美国人和欧洲人的平均生活水平一样,那我们至少需要3个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