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运营

家族事业传承中的精神传承

  如何避免家族企业的分崩离析,如何更好打造家族的合力,如何把第一代经商智慧更为完整地传递给下一代甚至下下代,如何根据不断出现的新问题进行家族管理上的调整和健全,如何实现家族传承上的创新与跨越,正成为家族传承不容回避的问题


  在《环球人物》和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举办的“2012家族传承论坛”上,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我国共有私营企业1025万户,2100万投资者,注册资本金达28万亿元,与所有中央企业的注册资本金之和持平,这暗示着民企的代际传承问题之于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关系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同时,当前我国80%的企业是家族企业,其中80%的企业又面临传承问题,在很多形式上完成传承的企业中,很多家族的父辈仍然担任着企业的监事长,这一方面体现了父辈对孩子接过班后‘扶上马,送一程’的心态,另一方面也有着不放心的因素。”


  而在所有让父辈不放心的因素中,家族企业在历史上不断遭遇的传承不过三代的魔咒最为突出。


  家族企业的传承魔咒


  对于这一传承魔咒,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战略学教授宁向东举例说,“假设第一代创始人生下两个子女,那么在财富传承两个子女将各得50%的股份,假设这两个子女中一个子女生了四个孩子,那么,到传承时他的孩子能够得到的就是每人12.5%的股份,而另一个子女只生了一个孩子,那么在传承时这个孩子仍能得到50%的股份。”


  如果拿到50%的孙辈愿意并擅长企业经营还好,如果他不愿意或者水平不够,很可能就要由另外四个孙辈中一个优秀者来承接经营,事实也通常如此,四个孩子中总能找到一个更优秀的。于是,问题出来了,本来平等的五个孙辈,一个是占股50%的无能之辈,一个是占股12.5%的精英,那么,基于人性的本能,这个精英在经营过程中就会充分开动大脑做一些更有利于自己的事情。


  “事实上,很多家族企业后来走多元化的路径,会有很多贸易公司或者酒店、娱乐等产生现金流的子孙公司,公司结构设计得非常复杂,一个典型原因往往就是经营者在倒腾资产,而这种精明的方式往往是那些傻瓜式大股东并不易发现的。”


  这样做的结果是本来作为家族传承的企业会越来越萎缩,而真正的财富被转移到了精明的小股东接班人手里。然而,财富的转移并不当然地带来传承上的转移,从本质上来说,这样的家族传承已经流产,因为这种财富的转移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家族的内斗,产生诉讼或官司,一旦至此,诉讼无论输赢,家族已经分崩离析。


  鉴于一个孩子在家族传承上的风险所在,为了家族香火的永续,采用各种方式,认罚、出国,或再娶,积聚到一定财富的企业家群体大都完成了再生育两三个甚至更多孩子的使命。


  而这,恰恰导致传承魔咒不断现身,单纯财富传承所拥有的诸多弊端更让创业企业家苦恼不已。加上时代的变化,以及年轻人“自我”个性的不断张扬,传承面临的新问题也层出不穷。


  防止创始人情结


  北京大学创二代成长工程项目负责人曲军表示,“第一代和第二代如何沟通,如何达成共识正成为代际传承中的重要问题,在很多创二代的心目中,他们只有董事长,没有老爸,这也是很多年轻人不愿意接班的重要原因,据统计,95%的企业家子女不愿接老爸的班,这从一个侧面暗示了沟通问题的重要性。”


  在与权力的关系方面,一代企业家普遍能够与政府打成一片,而创二代则普遍清高,这并不代表哪一方面就一定做得好,企业与权力的关系,是世界性的普遍问题,在中国社会则尤为显著,那么,企业该如何与“权力打交道”的经验传承同样是一项敏感而又不容忽视的重要命题。


  北京大学副校长、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院长海闻则指出,“家族企业的代际传承中,在强调精神传承的同时,二代接班人还要防止创始人情结,要有创新和超越的精神,因为二代创业者与一代所面临的环境和问题有着很大的差异,如果不能防止创始人情结,则很难实现传承上的跨越。”


  海闻举例说,“以福特公司为例,福特老爷子开发的‘老爷车’曾风靡美国,然而,到儿子一代,消费者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市场竞争也越来越严峻,如果继续生产‘老爷车’,福特公司最终很可能会被挤出市场。所幸的是,在福特老爷子去世之后,接班人果断地推出了新产品,最终推动福特成为美国的三大汽车公司之一。”


  注重精神传承


  在家族企业的传承方面,二代接班人普遍有知识、有眼界,但通常缺乏企业家的奋斗精神和管理能力,尤其缺乏冒险和拼搏的精神,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家的精神遗产的传承就显得格外重要。


  海闻指出,“我们通常理解的生产要素包括土地、资本、劳动力等,但如果缺少企业家精神,就很难把这三项要素组织起来,这也就是精神传承的重要性。”


  事实上,对于很多创二代来说,跨越似乎是他们承接家族使命时的一个重要理想,曲军表示,“深藏创二代心目中的最大梦想则是,‘要超越老爸,让老爸以我为荣’。”


  对于文化的传承与超越,保育钧有独到的看法,他提出“代际传承的好坏,身份的转换非常重要,这种身份转换是由老板向企业家的转换。”


  “我们现在很多企业负责人的准确身份仍然是老板,他们做了很大的贡献,会赚钱,敢负责任,敢闯,但还仅仅是为了赚钱,还没有为社会创造价值的理念,没有‘取之有道’的商业信条,而这,恰恰是老板与企业家的根本区别。”保育钧说。


  在保育钧看来,创二代要想成为企业家,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首先要能看到国际国内的发展趋势,要有世界眼光和战略远见;其二,要能根据远见整合资源,组织土地、人员、资金等生产要素;其三,要有为社会创造价值的理念以及价值创造的能力。


  这意味着,只有“为社会创造价值”的理念根基才可能真正诞生出可以传承百年的家族文化。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王忠明也表示,“我们当前企业的一种普遍心态是恨不得把全天下的钱全都赚光,这种财富心理,成为普遍的社会状况,所以,真正的转型,还需要进一步的提升。纵观国内外的百年品牌,他们对于财富盛宴的态度完全不同,比如伦敦的哈罗德,巴黎的老佛爷,他们都不求连锁,而只是不断把现有的做到最好,这其实才是家族企业的极致,踏踏实实,追求真正的价值创造。”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