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评论:打破垄断的最好办法是引进竞争

  科斯与王宁在《变革中国》中不但回顾历史,还在最后一章涉及中国当下现实,比如国企垄断、大学教育、生育政策、户籍制度等。对于国有企业的垄断,王宁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打破垄断最有效的方法是引进竞争。如果民营企业可以随时自由地与国企竞争,国企并不可怕。”

  第一财经日报:在书中,两位作者反复提到“中国共产党事先并没有一个清晰蓝图,而是在摸索中前进”。我能够认为这就是你们论述新中国经济发展历史的一条线索吗?

  王宁:
这的确是后毛泽东时代经济改革的一条主要线索,这与毛泽东时代截然不同。在共和国建立后,中国第一代领导人深信斯大林主义和计划经济为中国指出了一条康庄大道,但汲取了计划经济的惨痛教训后,中国第二代领导人放弃了教条主义,开始摸着石头过河。

  日报:如果说当年摆在邓小平面前的中国经济变革没有一张合适的蓝图,那么现在,经过了这段历史,你认为中国的蓝图是不是更为清晰了?

  王宁:在名义上,如今这个蓝图是较为清楚的,“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但是其内涵是不确定的,是开放的。中国经济和社会还远没有定型。
我不认为现在有什么清晰的蓝图。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而且发展前景广阔,不可能有清晰的蓝图,也不需要。

  日报:二元经济变革是作者论述中国经济变革的一个框架。在你看来,“中央的推动”与“四个边缘力量”哪一方面是更具有决定性的?

  王宁:政府主导的改革和“边缘革命”各有千秋。从引进市场机制和发展民营经济而言,“边缘革命”当然居功至伟。从稳定和维持国营经济来看,政府推动的改革至关重要。另外,正因为政府能够推动一轮又一轮改革,它没有认为“边缘革命”可以威胁国有经济的根基,所以才让“边缘革命”生存下来。

  日报:科斯教授是产权理论的创立者,在本书中,对国有企业改革,以及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互动的论述中都可以看到他对产权的重视以及市场经济手段的推崇。2012年,世界银行与国务院研究中心联合完成的研究报道提到:中国要在2030年之前完成市场经济转型,同时提到“重新界定国有企业的作用,打破某些行业的垄断”。请问,要打破垄断,将来中国的产权变革将向何处去?

  王宁:打破垄断最有效的方法是引进竞争。如果民营企业可以随时自由地与国企竞争,国企并不可怕。以前有个误解,认为国企是政府和党执政的经济基础。这种混淆政经的谬见害人不浅,导致“国进民退”,严重威胁中国经济的市场秩序。

  在农村,产权改革的主要任务是明确土地产权。至于如何推进,可以鼓励地方政府进行多种试验。

  日报:在书中,你提到
“教育是市场化改革最严重的缺陷”。之后,你们花费一些笔墨论述了自由开放思想市场的重要性。请问,作为中国知识分子自身来说,又应该有怎样的担当?

  王宁:思想市场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至关重要,我打算另外著文专门详述。在此,我想与大家分享张之洞《劝学篇》中的一段名言,
“古来世运之明晦,人才之盛衰,其表在政,其裹在学”。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