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众筹行业前景不明:风险与机遇并存

众筹平台SoMoLend的掌门人Candace Klein

众筹平台SoMoLend的掌门人Candace Klein

  1月6日出版的美国《纽约时报》印刷版刊文称,虽然众筹行业近年来的发展日益红火,引发了广泛的媒体报道和关注,但由于监管细则迟迟未能出台,加之这类业务存在与生俱来的风险,导致这个刚刚起步的行业前景越发渺茫。

  小企业面临融资难题

  有个问题困扰了瑞恩·卡德贝克(Ryan
Caldbeck)许久。作为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总监,他去年夏天在纽约的一次消费品会议上参加了一场专题讨论,彼时,有一位创业者抛出一个问题:一家销售额只有几百万美元的年轻公司到哪里才能筹集增长所需的资金?

  卡德贝克和他的同行在当时的讨论会上匆忙给出了答案。但事实上,除非销售额超过1000万美元,否则多数私募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家都不会投资任何消费品公司——因为规模太小的企业根本不值得投资。

  结果,与会的投资人士为创业者提供的最佳建议是:信用卡。

  “那场专题讨论的目的是帮创业者融资,但我们却没有给出答案。”卡德贝克回忆说,“正是在那时,我认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

  为了解决这个严峻问题,卡德贝克离职创办了CircleUp,这家公司的目的是帮助有前途的消费品公司与投资者建立联系。

  目前,要通过CircleUp投资,必须首先获得认证,这表明他们对个人净资产设立了较高的门槛。CircleUp希望能够尽快突破富人圈,拓展到普通大众——无论是朋友、家人,还是客户或Facebook好友,甚至是陌生人,都可以通过这个名为“众筹”(crowdfunding)的新兴热门领域投资有能力的企业。

  在拥护者看来,众筹是帮助创业者纾解资金困局的有效方式,他们通常都难以从大牌投资者或贷款机构那里获得资金。而在其他人眼中,众筹却是一片危机四伏的雷区,可能导致投资人把资金浪费在糟糕的企业身上,甚至令经验不足的投资者陷入欺诈事件。

  这些担忧也是促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推迟出台相关细则,迟迟不肯认可众筹合法性的原因之一。这些细则是美国《创业公司融资法案》(JOBS
Act)的一部分,该法案已于去年经过美国总统奥巴马签字认可,原本有望于本月正式生效。但SEC担心,这些法规可能会降低美国政府对投资者的保护力度。

  尽管存在种种不确定性,随着越来越多的众筹创业公司在现有的法规框架下找到了融资渠道,一个新行业的轮廓已经逐渐清晰起来。这其中就包括CircleUp和SoMoLend,这两家公司都可以撮合小企业与投资人达成协议。而在传统融资渠道中,这些企业却很难获得私募投资者的关注。

  单凭这几家创业公司,肯定无法实现融资渠道的民主化。但在私募股权投资者不断增多的当下,他们却点亮了众筹行业的未来。

  CircleUp简化融资流程

  卡德贝克去年秋天与罗里·伊金(Rory
Eakin)共同创办了CircleUp。伊金是卡德贝克读商学院时的同学,还曾经任职于一家慈善基金。他们希望通过CircleUp为食品、个人护理、服饰和宠物用品公司融资,这些企业通常都会融入环境或社交元素。

  CircleUp会帮助年收入100万至1000万美元的企业展开项目融资。一旦获得CircleUp认证,企业便可在CircleUp的网站上展开项目融资,并给予投资者相应的股权作为回报。CircleUp帮助企业获得的融资总额达到300万美元,而且会从每一笔融资中抽取一小部分分成。

  按照目前的美国联邦法规,CircleUp无法独立撮合这类交易。但该公司与注册交易商W. R.
Hambrecht建立了合作关系,由后者处理高净资产的合格投资者(accredited
investor)提供的资金。SEC认为,这类人群拥有足够的经验来投资私有公司。

  “身处硅谷的人很多都不理解这种需求。如果你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且创意不错,你就能融到钱。但在食品、农业、零售和其他消费领域,情况却有所不同。”卡德贝克说。

  卡德贝克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机。消费产品公司在国民经济中占据相当大的比重,但无论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还是合格投资者,都很少向这类公司注资。

  另外,真正有资格投资私有公司的合格投资者比例也很少。这类人群的净资产至少要达到100万美元(不包括主要住所),过去两年的年收入也不得低20万至30万美元。

  CircleUp希望简化这一流程,以便让更多合格投资者参与进去,并为更多创业公司吸引融资。等到众筹法规完善后,该公司还希望将业务拓展到合格投资者以外的群体。

  CircleUp迄今已经帮助7家公司完成了融资,包括洛杉矶儿童有机皮肤护理产品制造商Episencial、加州柏城(Petaluma)羊奶冰淇淋制造商Laloo’s以及布鲁克林儿童零食生产商Little
Duck Organics。  

通过众筹平台CircleUp,Zak Normandin创办的Little Duck Organics 成功获得了资金。

通过众筹平台CircleUp,Zak Normandin创办的Little Duck Organics
成功获得了资金

  Little Duck Organics的创始人在克·诺曼丁(Zak
Normandin)今年26岁,留着一头乱发。与很多小企业一样,他的创业资金也来自信用卡透支。他把公司开在地下室,然后亲自将产品送到当地的零售店去,并最终赢得了第一个大客户:全食超市。

  两年后,他和9名员工搬进了布鲁克林绿点区的一个仓库。他的目标是制作出健康的零食和谷物,让自己的三个孩子可以尽情享用。

  “孩子们没有什么健康有趣的替代品。”诺曼丁说。

  该公司的首款产品Tiny Fruits是一种无糖有机水果零食,可以在6000家商店中买到,包括全食超市、Stop &
Shop和亚马逊网站。将于本月上市的Mighty Oats是一种全新的谷物食品,采用可降解包装。除此之外,该公司还在开发各种果汁、果泥和其他产品。

  这一切都需要资金——大量的资金。然而融资却会浪费宝贵的时间,从而影响到企业经营。

  CircleUp已经为诺曼丁等创业者开发了一套简单的融资流程,同时为投资者提供了他们可能闻所未闻的投资机会。短短7周,Little
Duck就通过CircleUp网站从十多名投资者那里融资90万美元。

  “使用CircleUp前,我80%的融资时间都在与投资者沟通。”诺曼丁说。

  除了资金外,CircleUp还能给创业者带来更多利益。一些拥有消费品牌的创建和营销经验的投资者已经成了诺曼丁的非正式顾问。“能够获得这些资深人士的建议太有帮助了。”他说。

  另外,CircleUp还与General Mills等大型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帮助他们物色收购对象。

  CircleUp本身也已经从多名大牌投资人那里获得了150万美元注资,其中包括星巴克董事长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的Maveron风投基金。

  专门研究破坏性创新的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滕森(Clayton Christensen)也通过自己的玫瑰园顾问投资公司(Rose Park
Advisors)投资了CricleUp。克里斯滕森教授认为,这个看似简单的创新可以颠覆并取代主流融资渠道,其意义堪比PC对大型机市场的颠覆,以及智能手机对PC市场的颠覆。

  克里斯滕森认为,CircleUp和整个众筹领域都有着“颠覆行业的潜力”。他们为融资难的企业开辟了全新的渠道,为投资者打开了原本难以接触的市场。

  SoMoLend探索贷款新模式

  众筹创业公司SoMoLend总部位于辛辛那提,在纽约设有办事处,他们关注的企业规模更小,但总体潜力却更大:散落在全美各地大街小巷的小企业。

  这类企业的融资渠道通常是亲朋好友、住宅抵押贷款、信用卡或银行信用贷款。然而所有这些融资渠道都在金融危机中倍受打击,至今仍未恢复元气。虽然整体的商业贷款领域已经复苏,但银行向小企业发放的贷款仍较2008年大幅减少。

  很多众筹网站都在帮助企业展开股权融资,但SoMoLend却认为,为小企业提供贷款蕴含着更大的机遇。SoMoLend创始人兼CEO坎迪斯·克伦(Candace
Klein)说:“与众筹对债务融资的影响相比,股权众筹根本不值一提。我们认为,这才是真正改变银行系统的方式。”

  她引述美联储最近的一份报告称,全美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小企业因为担心被拒而没有申请银行贷款。当然,即使那些申请了贷款的企业,也有三分之二无法成功,因此亟需资本注入。

  SoMoLend的全称是“社交移动定位贷款”(Social Mobile Local
Lending),其目标就是服务于这些渴求资本的小企业。克伦曾经创办过一家公司,专门为有创业意向的女性提供指导和小额贷款,因此她对需求有着非常明确的认识。但在众筹面临的法律和监管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前,应该如何服务于这一市场呢?克伦有一个想法:放弃通过一组个人投资者融资的方式,转而寻求机构发放贷款。

  她的第一家合作伙伴是KeyBank,这是克利夫兰当地的一家银行。KeyBank帮助她对网站进行了测试,还开发了底层算法。现在,SoMoLend已经吸引了40家机构参与放款,其中包括五三银行(Fifth
Third Bank)、埃默里联邦信用社(Emery Fedral Credit Union)、肯塔基银行和非盈利小额贷款机构Justine
Petersen。

  克伦表示,她为放款机构提供了一种寻找贷款申请人的高效方式,而且可以通过共同放款来分散风险。

  埃默里业务开发主管布里特·赛尔斯(Britt
Scearce)表示,借助SoMoLend,“我们可以寻找并筛选我们感兴趣的业务,还可以只承担我们愿意承担的风险。”另外,辛辛那提和圣路易斯等地方政府也将这项服务视为刺激当地经济发展的一项措施。

  自从SoMoLend一年前创办以来,该公司已经向89家小企业发放了340万美元贷款,借款人通常来自零售业、餐饮业、美发业和其他可以用存货和设备作为抵押的行业。

  坎黛丝·彼得斯(Candice Peters)就是其中的一名借款人,她从3家放款机构那里贷款9000美元,为她两年前创办的Hyde Park Body
Boutique健身房筹集周转资金。这家公司现在聘请了6名教练,今后还准备再开一家店。

  斯塔西·谢灵(Stacey Shiring)创办了一家名为Creative Invites and
Events的公司,专门邀请当地的艺术家为客户设计信笺和邀请函。

  34岁的谢灵已经通过SoMoLend获得了KeyBank发放的1.5万美元贷款,年息6%。她利用这笔资金开发了一款软件,方便客户在线设计信笺。她还准备将这款软件授权给同行使用。由于谢灵已经成功通过SoMoLend还清了贷款,她目前从银行获得的授信额度达到了5万美元。

  谢灵表示,她的公司已经盈利,现在共聘用了5名全职和2名兼职员工。“开一家小企业很不容易,SoMoLend为我们解决了一些困难。”她说。

  监管问题与先天风险

  像SoMoLend这样的众筹网站希望充当一种金融发射台的角色。“众筹为一些企业提供了一个获得银行贷款的起点。我们很高兴这项业务能为经济做出贡献——它可以帮助很多公司成立和发展。我们也很高兴能从一开始就参与进来。”赛尔斯说。

  去年10月,克伦与纽约经纪公司Gate Global
Impact展开合作,使得SoMoLend可以引入合格投资者和创业者的亲朋好友作为放款人。这也为她所谓的“杠杆贷款”开辟了一条道路,这样一来,机构放款人便会更有信心,因为他们知道借款人的亲友也与他们有着共同利益。这也进一步推进了克伦的梦想:让普通投资这也可以投资他们已经知道并热爱的产品、人和公司。

  与她有着相同梦想的创业公司多达数十家,在奥巴马总统签署了《创业公司融资法案》后,他们都开始跃跃欲试。该法的核心条款是允许私有公司通过互联网向公众出售股权,但同时也规定这类投资必须通过新型的“融资门户”网站展开。SEC奉命在2012年底前出台细则,充实这部法律。

  因此,从去年春天开始,针对互联网时代改造融资渠道的竞赛便正式打响,多家野心勃勃的创业公司都开始准备自己的众筹门户。在目睹了Kickstarter和Indiegogo等网站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后(他们为创业公司吸引了数亿美元捐助),这些企业也立志要为创业者提供同样的业务。值得一提的是,以捐赠和投资回报为基础的众筹网站并未成为美国证券法监管的对象,只有当网站承诺了财务回报率后,才会适用这些法律。

  然而,这些梦想却停滞不前,甚至奄奄一息。SEC很快觉察到外界对新法的批评,他们最终也未能在2012年年底出台立法细则。而由于玛丽·夏皮罗(Mary
Schapiro)去年12月卸任SEC主席,新主席尚未确定,也将进一步拖慢这一进程。

  SEC发言人凯文·卡拉汉(Kevin
Callahan)在电子邮件中称,该机构一直在努力制定众筹规则,而且无论是在《创业公司融资法案》出台前还是出台后,他们都曾表示,要在去年底完成如此复杂的任务完全不切实际。

  “我们会继续努力完善法规,以便尽快出台众筹规则,并通过适当的投资者保护措施规范他们的行为。”他说。

  与此同时,众筹门户在等待过程中也在调整自己的运营方式。很多人预计,真正的众筹可能要到2014年初才能诞生。

  曾经从事过证券行业,目前担任众筹门户Crowdfunder创始人和多家公司顾问的D.J。保罗(D. J.
Paul)说,对众筹创业者来说,“这个冬天和春天将异常寒冷和漫长。”

  正当SEC努力平衡投资者保护措施与小企业融资渠道之间的关系时,一些众筹支持者却担心,这一理念的前景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大的阻力。

  Indiegogo CEO萨拉哇·鲁宾(Slava Rubin)说:“我很担心政府可能在该行业起飞前将其扼杀。”

  鲁宾的公司正在考虑在规则完善后进军投资风格的众筹领域。但他也担心监管过于复杂,导致众筹“不堪重负”。

  从某种程度上讲,SEC推迟发布监管细则反映出众筹领域的风险。毕竟,小企业和创业公司的失败率很高,就连支持者也承认,该行业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欺诈和破产事件。

  “任何人都不应怀着完美无缺的预期。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鲁宾说。

  考夫曼基金会企业家精神副总裁汤姆·鲁贺(Thom
Ruhe)说:“我敢说众筹领域肯定会出现欺诈——对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来说,它太有诱惑力了。正因如此,我才希望SEC能多花些时间制定政策。”他倾向于在众筹网站上发布突出的投资警示信息,并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

  “我担心的不是会不会有欺诈,而是一旦出现欺诈,市场会不会反应过度。”他说。他打了个比方:没有人会因为芝加哥的一家银行被抢,而关闭所有地方的银行。

  他表示,从整体上看,众筹肯定会扩大创业者的资本来源,并促进经济发展。“众筹之所以获得发展机遇,是对市场现实的正常反应。”鲁贺说。他指的是金融海啸,这场席卷全球的危机导致各大银行纷纷惜贷,甚至连经营良好的小企业也无法获得贷款。

  《创业公司融资法案》包含了专门条款来保护投资者。例如,立法者为合格投资者以外的人群设定了众筹融资上限——每年最多2000美元,或者是年收入的5%,二者之间取最高值。另外,通过众筹门户融资的企业必须披露相关财务信息:如果融资额超过50万美元,还必须提供经过审计的数据。

  与此同时,新型网络门户的创办人一直在召开众筹会议和训练营、举行商业计划竞赛,并通过融资活动帮助企业吸引捐赠,而非投资。其他人则在重新评估现状,以确定他们是否希望参与这样一个最终有可能受到高度监管的行业。

  一向高调的亚当·德拉普(Adam
Draper)已经宣布放弃。他的BoostFunder公司最初希望创建一个在线平台,撮合创业公司和投资者达成投资意向。但考虑到监管风险,德拉普最终还是转变了方向,将BoostFunder转型为传统的硅谷孵化器。

  在SEC完善监管细则的过程中,CircleUp的伊金仍在与合格投资者展开合作。“我们仍对众筹的前景很乐观。”他说,“这一过程可能会比很多人想象得更加漫长,但我们认为,这最终仍将有利于整个国家的发展。”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