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企业网站

酒是一种兴奋剂——访中太地产董事长乔炳林

 \

 

乔总是一家地产公司的董事长,但是笔者知晓的却是他的酒。尤其是这次,刚提起酒,乔总就对笔者说:“其实,我本人排斥酒。”为什么?一句话,立刻激发了笔者的好奇心。

等到笔者一走进新城开发区,穿过他占地几十亩的酒厂新址大门。一条大黑狗,猛扑过来狂吠。不过这条狗,只是吓吓人,看人一动不动时,它自己就歇息了,让记者扑捉到了一双无限迷惘的大眼。

“我的体质过敏,很小的时候,大概八岁那一年,有一次偷喝了一点葡萄酒,身上就起了疙瘩,满是红点……”乔总说。

“正常人,是不是应该远离酒?”笔者乘机问。酒不是毒品,当然,也不能过度。必须依据个人的体质,适量适度。一棍子打死,说不过去,尤其是中国,几千年文化中,渗透了太多的酒香……而且,这种酒香几乎是深入这个民族骨髓的,中华的酒几乎在漫长的历史时空里,飘荡在每一个民族的角落……停了一会,他告诉笔者亲自见过身边好几个真实的事例。

“我早先居住的那栋大楼里,见过一个患心脏病的老头。那老头,很怪,一看就是身体病恹恹的。但是,他一天中,除了早上起床不喝酒,中午必须喝,晚上必须喝,甚至凌晨四点还要喝点。不喝没精神,不喝睡不着。不过,说也奇怪,大家都不看好的老头,最后活得好好的,直接让一大批接诊过的医生目瞪口呆……”

“我还见过一个老太太,也是离不开酒,九十多岁了,还每天喝点小酒。有个时候,甚至饭可以少吃,酒一点都不能少……还有,我的父亲也是,要是生活中没了酒,他就很难受……”

不过虽然俗话说,酒是粮食精,越活越年轻。实际上,酒也仅仅是一种兴奋剂,以促进血液循环、刺激人的兴奋点。从营养学上来说,除了那些真正的葡萄酒可能有点对人体有用的成分之外,一般的白酒,一点都不行。换句话说,一点营养价值或许都没有,那些宣称,酒中含了多少多少营养成分的,纯粹瞎忽悠。

当然,在他看来,酒对人体的害处,似乎也并不明显。他认为主要看个人肝的解酒功能。一个人的肝脏好,理论上喝多少酒都没问题,并不是负担。但是一旦肝不好,甚至出现问题,喝酒就是负担,会形成肝硬化等等病变。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研究酒,发现,其实像日本清酒、俄国伏尔加、欧洲啤酒等等度数都不高,度数最高的当属中国的白酒。”他告诉笔者,也许这也是一个民族独有的特性。也许,烈酒浇灌之下,更易于形成了烈性刚猛的民族性格。当然,这种文化刚猛的背后,也充满了一种伤愁。“借酒浇愁愁更愁”以及“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是诗人的愁,“风萧萧兮易水寒”是壮士的愁,“凄凄惨惨戚戚”是柔弱的女士之愁……而且,这是只有中国人才能解读的愁……

很多人喝酒,却并不知道酒。一定的情况下,滥用于去乏解困、放松、热身、提神等等,以至于至今无酒不成宴,酒桌上常常往死里灌,不醉不罢休……其实,这些或多或少都有些理解误区。至于那种,喝高了之后,老天第一我老二的错觉,更是一种虚幻。一旦惹是生非,常常只会让人醒悟之后充满痛悔。 

“喝酒,必须依据个人体质适量适度。”乔总认真地说道。

笔者思量,也许正是小时候醉酒起疙瘩这一事件,对他影响深远。也许因祸得福,从此以后,他看酒或许都比别人细致,至少多了一份警醒,使他自由穿行在酒香的诱惑中而不犯糊涂……

而且酒酿多了,往往做事就透着酒香,如同专注,只是一点点,一丝淡淡地酒的醇香,就溢出了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