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英特尔自毁品牌长城 谁还在乎Intel inside?

英特尔自毁品牌长城 谁还在乎Intel inside?

  在贡献了一份年净利润下滑15%的财报后,欧德宁迎来了自己在英特尔执政的最后一个季度,这位英特尔公司第五任也是首位非工程师出身的CEO,将在今年5月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辞去首席执行官和董事职务。

  在欧德宁的8年任期里,最大的失误并不是在2005年将通信与应用处理器部门出售并退出了手机市场,而是放弃了Intel
inside这一对消费者影响至深的品牌文化。

  1991年,在安迪·格鲁夫的领导下,英特尔说服IBM、康柏、捷威和戴尔等电脑公司把”Intel
Inside”标志用在其产品广告和包装上。条件是英特尔支付这些公司联合广告费用,数量为这些公司售出的包含英特尔产品的5%的销售额。

  在实施这一策略的18个月里,Intel
inside共登上了9万页的广告,转化为100亿次潜在曝光。英特尔在商业终端用户的再认度从46%上升到80%。1992年,也是Intel
Inside广告运动的第一个完整年度,英特尔的全球销量飙升了63%。

  籍此,英特尔从幕后转至前台,成为了处理器领域乃至整个科技产业的领导者。Intel
inside的影响力并非源自越来越多的播放次数,而是这一充满工程师风格的标志被消费者视为一种质量保证。从Intel
inside开始,借助广告和各大媒体的推广,不同的英特尔标识甚至能成为消费者选购产品时的一大参考意见,英特尔拥有了高于其他科技厂商的话语权。

  好景一直持续到欧德宁接手英特尔之后的第二年,欧德宁投入了20亿美元视图为英特尔打造一个全新的形象,用“Intel. Leap
ahead”及一系列标识来取代了安迪·格鲁夫时代创造的“Intel Inside”。

  几年时间内,一系列对英特尔原有品牌的清洗和调整接连展开,先是奔腾、赛扬两大品牌被逐渐淡化;然后是迅驰品牌概念被缩小,不作为笔记本平台概念,仅用于网卡品牌;再之后是原有酷睿产品命名规则修改,重新启用奔腾和赛扬。英特尔用杂乱无章的品牌策略迅速毁掉了消费者多年来对他们品牌积累的认知和好感。

  除此之外,英特尔还跟在OEM厂商后面盲目的推广起上网本这一概念,以廉价和低性能著称的上网本尽管销量不错,却毁掉了英特尔多年的优质口碑。至此,英特尔标志在消费者者心目中完成了从认证标志到常规广告的蜕变,丧失了曾经拥有的话语权。

  OEM厂商敏锐的发觉到了这种变化,于是尽管英特尔提出了超极本概念,但大多数OEM厂商却并不严格遵守英特尔对超极本的定义,固态硬盘、尺寸、体积、待机时间等英特尔曾明确阐述过的硬性指标被一次次打破,英特尔却无力进行规范。

  或许是曾经的Intel Inside时代太过辉煌,今天的英特尔不仅淡化了Leap
ahead这一口号,还在重新进军手机市场后,羞羞答答的重新把Intel
Inside标识帖在手机上,视图沾一沾来自过去的荣光,可惜时过境迁,消费者更关注的是电池、屏幕、系统而不再是什么芯片,英特尔在手机市场并未创造出值得骄傲的业绩。

  英特尔自己都曾高调放弃的标识今天对年轻消费者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标识,对年长消费者来说也只是一个曾经的回忆,但无论哪种,都已经不再是品质的保证。对英特尔的下任CEO来说,重拾Intel
Inside的概念,重塑话语权或许是最急迫的一件事。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