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100万英镑的 科研“钓鱼行为”

  一直以来,我对英国籍的苏格兰网球手穆雷兴趣一般,球场上他总是自不量力地要表现一下自己的轻松,常常扮演不小心失手状。实际上面对任何顶尖选手,除了侥幸取胜的优势之外,他不具备任何轻松的资本。

  周一的泰晤士报和我的趣味相近,它假装有兴趣地谈了一点澳网和穆雷,然后居然拿出一条社论、一个整版和一个专栏的篇幅,大谈NHS。那篇专栏的题目已经够赤裸裸了:我们必须把医护卖给全世界,引文是“中国的医院管理现在要被NHS来培训了。”NHS就是英国的国民健康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就是全民免费医保,在英国社会地位,仅次于上帝。

  来,感受一下。这就是体会到了压力,才这样子报道NHS,因为NHS才是英国真正的未来和商机。其实我蛮喜欢英国人这种对待金钱和商机的态度,只要是钱,就会赤裸裸地感到压力,脸红脖子粗地紧张,然后奋不顾身地冲上去。

  这是英国的民族性,生意无国籍,赚钱跨领域。去年8月份的奥运会,现在看起来,看似不着调地歌颂NHS的桥段,就是为了今天的大买卖。还有在神圣的科研领域,比如,英国驻华使馆上周在微博发布消息,英国研究理事会(Research
Council
UK)投资了100万英镑,与中国科技部发展了四个课题,对等中国合作方也配齐100万英镑,也就是说一个项目平均下来50万英镑,折算成人民币是500万,不算小,但是在中国今天的科研大投入背景下,也绝对不大。

  看起来,这是英国研究理事会进驻中国六年来一次大手笔。不过我可以给你讲一个例子。笔者曾经参与过英国教育部资助的一个三年项目,一出手就是150万英镑,直到课题结束,报告写完,笔者作为骨干学校的参与者之一(我们学校就两人参与这课题),压根就没有见过教育部什么人。只有最后一天,搞了一个结题研讨会,整个课题组人坐下来,填不满一个不到80人的会议室,吃的喝的,就好像目前中国整顿工作作风时期四菜一汤的领导视察现场。

  这个例子想说明的是英国在科研上投入,虽然总体这几年减少,但是在该花钱的地方还是挺舍得。英国的研究理事会,类似于中国的国家社科基金加自然科学基金。2007年英国研究理事会在北京设置办公室,很快遭遇金融危机,在英国本土科研经费的削减,引发了很大的忧虑,笔者当时在伯明翰大学心理学学院工作,当时该学院心理研究全英国排名第三,晚上加班教授却一大把,都发愁钱。

  不过,英国人的思路很清楚,据估计,1999年开始,中国科研投入以20%速度递增,2015年中国对科研投入将会达到1200亿英镑,目前,英国研究理事会的2012年投入是30亿英镑。英国在考虑能够用上一点中国的钱。

  现在这笔投出去的百万英镑,仅仅是英国科研投资的调味剂层次的剂量。但是,它又有胡椒面的效果,意味着英国在与中国在科研合作的最高层级上迈出了第一步。按照英国的生意思维,这绝对不是第一步,也不仅仅是这一个领域。可以预计,当留学市场趋向饱和时,科研和医疗的生意正在兴起。当然,对中国,并没有坏处,相反,我觉得应该积极地投入这样的生意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