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搜索门户

Chromebook:谷歌一本正经卖上网本

Chromebook是搭载谷歌Chrome OS操作系统的笔记本电脑的统称

Chromebook是搭载谷歌Chrome OS操作系统的笔记本电脑的统称

  云计算是Chromebook的招牌功能,但谷歌的“一本正经”,换来的却是消费者和合作厂商的“随时受不了”。

  在谷歌的战略版图中,Chromebook一直是关注度较低的“板凳队员”。然而,本月初惠普和联想纷纷推出Chromebook,让这款诞生已有两年多的冷门产品迎来“第二春”,颇有卷土重来之势。

  Chromebook是搭载谷歌Chrome
OS操作系统的笔记本电脑的统称。当谷歌2010年10月发布原型产品Cr-48时,即已指出Chromebook的核心是“云计算”。它希望用户在Chrome浏览器内完成所有工作,并把数据存储在远程服务器上,也就是“云端”。这也意味着,用户必须接入互联网才能使用完整功能,一旦离线就会举步维艰。

  超前的设计理念,再加上谷歌强大的品牌号召力,让Chromebook赢得了广泛关注和期待。然而,各大科技网站的评测报告指出,Chromebook性能孱弱,功能匮乏,并不适合普通用户。事实上,这款带有谷歌“血统”的笔记本销量并不理想,只在美国学校系统中取得了一定成功。

  云计算是Chromebook的招牌功能,但谷歌的“一本正经”,换来的却是消费者和合作厂商的“随时受不了”。Chromebook始终难有起色,不仅缘于配置、功能和价格等客观因素,更受困于单一功能电子产品不断沉沦的科技大趋势。

  一流理念,二流配置,三流价格

  2010年,上网本仍大行其道,而iPad尚未显露横扫PC产业的千钧之势。在这种行业背景下,谷歌发布了“浏览器即操作系统”的Chromebook,不仅在浏览器内查看网页,还要完成写文档、看视频、编辑图片等更复杂的工作。

  谷歌不仅在Chromebook中内置了自家的各种网页版应用,如Gmail、Google Docs等,还专门推出了Chrome Web
Store,方便用户下载软件。这种把所有工作交给云端处理,本地只上传和接收数据的想法十分超前。

  然而,Chromebook的步子迈得太急、太大了。这款产品最令人诟病之处在于一旦无法接入互联网,它就沦为了一堆百无一用的塑料。而无论是美国还是其他市场,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随时随地有网可上。更糟糕的是,Chromebook没有网线接口,只能连接WiFi或3G网络。这一缺陷让消费者望而却步。

  前两代Chromebook采用英特尔Atom或赛扬处理器,第三代则加入了ARM芯片。这让它在CPU性能方面长期落后。另一方面,Chromebook不配备机械硬盘,仅提供16GB的SSD固态硬盘。虽然提升了开机速度,但存储空间过于局促。

  此外,昂贵的价格让谷歌“死忠”在面对Chromebook时三思而后行。作为最早的合作厂商,三星Chromebook的售价一度高达350至450美元,宏碁的类似产品也要300至400美元。以如此价格购买一款与上网本功能类似的产品,让消费者普遍感觉“伤不起”。

  PC厂商“假正经”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联想和惠普在2013年初推出Chromebook,其目的值得玩味。

  从硬件参数上来看,联想Thinkpad X131e和惠普Chromebook Pavilion并无革新之处:低功耗赛扬处理器,2GB
DDR3内存,16GB SSD固态硬盘,外加4至6小时的电池续航时间,根本不是苹果MacBook Air和超极本的对手,反而与几年前的上网本颇有神似。

  那么,全球前两大PC厂商,为何选在此时推出前景并不美好的Chromebook呢?一个有趣的解释是:PC软件霸主微软最近的一系列举动,是PC硬件厂商集体“和平抗议”的重要动因。

  2012年下半年,微软在发布Windows 8操作系统后,推出自主品牌平板电脑Surface,分为两个版本:侧重于平板电脑的Surface
RT,以及侧重于笔记本的Surface Pro。分析人士指出,Surface
Pro在定位、设计、性能和价格上接近超极本,实际上是一款披着平板电脑外衣的笔记本。这款产品将于2月9日在美国上市,直接威胁被PC厂商视为未来希望的超极本。这让原本视微软为亲密战友的各大PC厂商感到阵阵寒意。

  对PC厂商而言,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存在风险,他们希望借Chromebook向微软传递一种姿态:无论多少亲密,我们并不是你的代工厂,利益必须得到尊重。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副总裁卡罗琳娜·米拉内西(Carolina
Milanesi)指出:“各大厂商都在寻找机会,以图在PC市场整体滑坡的情况下保持增长。”

  PC厂商突然高调入局Chromebook,实际上是以退为进的“假正经”,目的是逼宫微软,提醒这家开始涉足硬件领域的软件巨头不要抢了别人的蛋糕。不过,Chromebook市场定位模糊,产品战略混乱,才是它难以成功的根本原因。  

无论谷歌如何包装,Chromebook本质上只是一款简单升级后的上网本

无论谷歌如何包装,Chromebook本质上只是一款简单升级后的上网本

  Chromebook,你到底要闹哪样?

  Chromebook的定位曾多次变化,“云计算”无从谈起,反而频频以“廉价笔记本”的面目示人。

  在2010年底推出Chromebook时,谷歌同时公布了商业和学校用户的云计算服务套餐价格,每位用户每月28或20美元。然而,Chromebook很难打开在商业用户中的销路,因为它只能被用来上上网、写写文档,连Photoshop都无法使用。过于另类的操作系统,把人们用惯了的Windows软件彻底挡在了门外。

  而在学校市场,谷歌取得了一定进展,Chromebook已经进驻全美逾2000所学校。另一方面,作为Chromebook最坚定的支持者,宏碁认为这款产品的主力购买人群是“教育机构的重度网民”。

  但是,根据宏碁今年1月披露的数据,Chromebook的销量并不理想。自去年11月至今,宏碁在美国售出的笔记本中,约有5%至10%是Chromebook。而根据Gartner的统计,去年第四季度,宏碁是美国第四大PC厂商,出货量约为138万台。按上限计算,宏碁Chromebook卖出了近14万台,而同期美国市场总共售出1750万台PC,宏碁Chromebook仅占0.8%,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在中国,Chromebook更是难觅踪迹。一方面,谷歌的各种服务在大陆水土不服,让消费者对严重依赖谷歌的Chromebook望而却步;另一方面,中国大学生对于笔记本的需求多种多样,不仅要能够写论文、浏览网页,更要能够玩游戏、看电影。这恰恰是Chromebook难以完成的任务。

  为了增进销量,Chromebook厂商开始打价格牌,去年12月上市的宏碁C7更是低至200美元。不过,大多数产品仍在三四百美元的高位上徘徊。如果是在2010年,这样的价格或许能够与上网本一较高下;但到了2013年,上网本早已日薄西山,Chromebook拔剑四顾,却只能看到平板电脑和超极本飞驰而去的背影。

  对于这款不算成功的产品,谷歌犯了一个致命错误:它希望把笔记本的上网功能剥离出来,改头换面卖给预算紧张的用户,与“一种产品满足多种需求”的科技大趋势南辕北辙。

  无论谷歌如何包装,Chromebook本质上只是一款简单升级后的上网本。在2010年,一款便携、廉价的上网设备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包揽一切移动需求的当下,只能上网的Chromebook毫无优势可言,只能和上网本一起被遗落在角落里。

  Chromebook是PC时代即将谢幕时的产物,这让它的气质与移动时代格格不入。1.8千克的笨重身材,不仅让它在面对iPad时显得“傻大黑粗”,在面对超极本时也毫无优势(超极本的重量一般是1.1千克左右)。另一方面,Chrome
OS始终未能建立应用生态系统,主要软件都是由谷歌自行开发;相比之下,无论是日趋成熟的iOS和Android,还是正在加速推进的Windows
Phone,应用生态系统都在蒸蒸日上。

  至于优点,Chromebook值得称道的或许只有“谷歌”的名号了。但是,“谷歌光环”消失殆尽后,作为PC时代的孱弱孤儿,Chromebook将何处为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