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SNS

从Snapchat看社交网络未来:自毁型数据崛起

  导语:国外媒体上周撰文称,虽然社交网络的广泛普及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也催生了种种隐私问题。隐私意识的逐渐觉醒,使得以Snapchat为代表的新型应用凭借着非永久性数据分享模式异军突起。这些服务所分享的数据带有“朝生暮死”的特性,因而极大地缓解了隐私担忧,并有可能成为社交网络未来的发展方向。

  以下为文章全文:

  Snapchat蔚然成风

  2012年秋,纽约州枫木城(Maplewood)哥伦比亚中学的高三学生萨利·艾克(Sally
Ike)从朋友那里听说了一款有趣的新应用。她的朋友说,这款名叫Snapchat的应用可以免费下载到智能手机,而且能够分享照片。与很多照片应用一样,它的操作也很简单:拍张照片,然后发出去就可以了。但它最大的特色在于,当好友打开信息后,照片会在10秒钟内自动删除。

  艾克最初认为Snapchat很无聊。她当时正在申请大学,她还是哥伦比亚中学的校报编辑,并且参加了极限飞盘运动队,忙得不可开交。Snapchat似乎毫无意义。然而,当冬天的脚步渐渐临近时,Snapchat却逐渐在哥伦比亚中学流行开来。从早到外,都有各种各样的照片在校园里四处传播。同学们都对传播这种一闪而过的照片乐此不疲。

  有些老师甚至禁止在上课期间使用智能手机,所以同学们都在小心翼翼地展开“地下工作”。不过,如果将手机完全握在手掌里,然后放在桌子下面偷偷使用,就不会被老师发现了。

  艾克不停地收到别人发来的照片,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多,她也逐渐爱上了这款应用。现在,她也像所有人一样一天到晚地发送各种照片。她说,打开Snapchat中的一张照片,感觉就像拆开一件礼物:你永远不知道会看到什么。

  由于信息会很快消失,所以不会给发送者带来任何压力。大家发送的照片也是各种各样,有的做鬼脸,有的开怀大笑,有吐舌头,有的翻白眼,还有的给自己披上了羽毛(Snapchat配有涂鸦功能),可谓无奇不有。你还可以用它来发视频。如果有人作弊,试图将照片保存下来,应用便会自动发信息给发送者。艾克表示,如果被人抓住会很囧。“我在想,等到我明年毕业上大学时,它会很有价值。”她说,“你可以用10秒时间迅速看到好友的表情,这比文字更个性。”

  今年2月,Snapchat已经成为iPhone平台在美国第二热门的免费照片和视频应用,位居YouTube之后,Instagram之前。根据市场研究公司App
Annie的统计,在所有免费应用中,Snapchat的排名也高居第19位。Snapchat的网站声称,每天通过该服务分享的照片已经超过5000万张。

  占据天时之利

  它的异军突起迫使竞争对手推出了类似的产品。去年12月,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发布了一款名为Poke的应用,与Snapchat类似,该应用也允许用户发送“自毁式”媒体内容。然而,此举非但没有打压Snapchat,反而让这个社交网络新星愈发强大。今年1月,美国科技博客TechCrunch将Snapchat选为2012年“增速最快的创业公司”。

  Snapchat 2011年初诞生于一个兄弟会社团。彼时,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和鲍比·墨菲(Bobby
Murphy)就读于斯坦福大学,他们都是Kappa
Sigma社团的“兄弟”。斯皮格尔学的是工程,墨菲读的是计算机。他们二人决定开发一款手机应用,方便好友之间展开在线社交活动,但却不会留下任何记录。

  他们后来解释说,这个灵感来源于他们多年来听到的各种令人不悦的故事:原本是好友之间坦诚相见的私密照片,却在社交网络内广泛传播,甚至被搜索引擎永久收录,无法删除。斯皮格尔和墨菲均未发表评论。

  斯皮格尔和墨菲的这款应用占据了天时之利。当他们那年夏天忙于开发原型产品时,美国前国会议员安东尼·维纳(Anthony
Weiner)因为给网友发不雅照而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而“自拍不当,前程尽失”的理念也已经深入人心。同年秋天,Snapchat在苹果App
Store上架,下载量迅速飙升。

  “Snapchat的目的不是捕捉传统的‘柯达时刻’,”斯皮格尔2012年5月在公司博客中写道,“而是为了以完整的人类情感展开交流——不仅仅呈现美好或完美的一面。比如,当我觉得我很擅长模仿星鼻鼹时,或是我想让好友看看我爱上的女孩儿时。”

  隐私与色情

  成年人早就警告过儿童,如果不多加小心,一些有问题的行为便会被永久记录下来。过去几十年间,这种记录的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容易检索,也越来越公开。伴随着云计算的出现,数字空间同样在突飞猛进。仅美国国会图书馆一家机构,就在忙于收录1700亿条Twitter消息。

  当今的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是搜集和存储各种行为和兴趣,然后将信息出售给营销机构。企业在组织和探索用户的各种社交生活时,也更加得心应手,无论是聚会照片,还是对服装鞋帽的偏爱。Facebook上月推出的“图谱搜索”(Graph
Search)就是一款检索其十亿用户过往信息的工具。

  在这样的环境中,永久记录在案的社交信息自然会令人不安。微软高级研究员丹纳·鲍伊德(Danah
Boyd)表示,非永久性社交媒体首先获得青少年的青睐并不出人意料。“在这类支持者的成长过程中,能够直接影响他们的人一直都希望监视他们。”她说,“这种监视并非来自企业或国家,而是来自老师、招生负责人和父母。”

  Snapchat刚刚发布时,为了推广该应用,斯皮格尔和墨菲精心挑选了一张有着狐媚笑容的美女照片。这种暗示并没有淹没在媒体的汪洋之中。尽管Snapchat具备种种美好的愿望,但所有人很快都认同了这样一个事实:Kappa
Sigma的这两个大男孩儿的确为人们创造了一个在智能手机上获取色情内容的渠道。

  《情色引擎:从古登堡到谷歌,色情如何推动大众传播》(The Erotic Engine: How Pornography Has Powered
Mass Communication from Gutenberg to Google)一书的作者帕切·巴斯(Patchen
Barss)认为,几个世纪以来,各种分享裸体照片的新渠道,一直都在推动传播技术的发展。他认为,这种理论的核心在于:热衷情色内容的人会很快拥抱各种新技术,一方面可以更加便利地查询这类内容,另一方面也能够更好地隐藏自己的身份,降低暴露的风险。

  巴斯表示,多年以来,正是在这样一群“风流人士”的追捧下,使得各种技术得以发展,从印刷机到录像机,从付费电视到流媒体视频,再到高速蜂窝网络,概莫能外。“现在,同样的事情或许也将在Snapchat身上重演。”他说。

  很多新兴传播技术首次进入主流用户的视野时,似乎都显得很无聊、很可笑,但它们的广泛用途随后却会逐步显现。“我不会发送任何‘性息’。”巴斯说,“但目前为止,我的两个孩子没有一张照片出现在互联网上,因为我不希望失去对照片的控制。这是一种永久性的记录。倘若有一款应用,可以让我与家人分享照片,然后让照片在限定的时间内永远消失,我或许很愿意使用这种技术。这样一来,你就可以理解这款应用如何获得更主流的使用方式了。”

  蕴含巨大商机

  如果以创业公司的生命周期来看,Snapchat还处于“幼虫”阶段,他们的精力完全放在用户体验上,对品牌和营销人员却漠不关心,但有朝一日,这必将成为他们的利润来源。(处于这种阶段的企业,也可能会吸引规模更大、资历更老的科技公司发出的收购要约。)科技博客GigaOM去年12月报道称,Benchmark等风险投资公司已经完成了对Snapchat的一轮投资,以5000万美元的估值向其注资800万美元。

  Benchmark普通合伙人马特·科勒(Matt Cohler)负责处理该交易,但他并未对此置评。

  营销人员则对Snapchat持观望态度。美国营销和传播公司Campbell Ewald首席数字官肯·博巴里(Ken
Burbary)说:“如果现在有客户问我们对此有何看法,我会说,不要完全对它视而不见,但也得考虑现实利益。Snapchat现在还很不明朗。”

  无论这款应用能否带来滚滚财源,它的极速增长已经展示了一个巨大的商机——具体来说,就是针对越来越多担心社交媒体足迹的人推出服务。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