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从春晚小品《想跳就跳》到“蛇年电商”

蛇年春晚计划之内的落幕,让满心期待的人刺瞎了双眼,也给2013年的蛇年套上一个紧箍咒。电商也在这紧箍咒了,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平淡无奇的节目,形式大于内容。本来是一个蛇年,却呆若木鸡。苏轼《水调歌头》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变成了“明月几时有,嫦娥来搞基”。因此,春晚不是一个童话故事,而是作为除夕观看人数最多的恐怖片,被人津津乐道。在基情的背后,相信越来越多的人结束单身生活,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身直不怕吴邪,身弯不怕笑话。


2012年,在末日年活着的电商开始信心满满了。但作为电商2012年的总结,就如节目《想跳就跳》一样,有的电商忙着抱团跳楼,有的电商忙着上市跳海,还有的电商忙着心脏塔桥……动辄开打价格战搞得消费者也身心疲惫,不仅将行业带入无序竞争中,也将自身困扰在盈利泥潭不能自拔。当资本对电商的狂热回归理性后,倒闭、并购如潮水般蔓延,生存压力下,开放平台、自建物流、精细化运营开始取代价格战成为电商的救命稻草。其实,这么复杂的逻辑下,换成一种简单的解释就是:“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玩什么聊斋啊。”


12012年对于“淘宝+天猫”来说,1万亿元的成交额总算让惨烈竞争中的电商有种阿q精神。1万亿元的交易量,也从侧面证明国人的消费能力,更证明未来电子商务的发展有很大的空间。这也让传统企业如鲠在喉。毫无疑问,电子商务对于传统零售来说是一场革命。但最后谁革谁的命?不是剪掉辫子这么简单的问题了,上升到另一种高度,就是当不当太监的问题。所以,电商只有摆脱价格战的思维,才能继续生存下去。2013年,想对阿里巴巴说:“让你脸短点你习惯吗?


22012年对于团购电商而言,是悲欣交集的。24劵的倒闭,满座的挣扎,对于创业者而言,不异于丧子之悲,对于活下来的经营者而言,应对团购网站的转型期有点姗姗来迟了。F团与高朋的抱团,对于避免恶性竞争而言,利大于弊;对于未来生存下去而言,算得上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不禁要问:团购的出路在哪?这个疑问也恰恰反映了价格不再是吸引消费者购买商品的唯一标准,消费者是掏钱的,所以消费者是大爷。爷让你笑一个,就算你笑的比哭还难看也得笑;你倒闭了,想让爷哭。爷只想说:“别煽情了,我哭不出来。”


32012年对于垂直类电商而言,兼并才是王道。苏宁易购收购红孩子来看,2013年的电商之间的兼并会越来越多。兼并之前你是这么想的,收购一个业务,来拓展另一个业务。从垂直电商,渐渐向综合性电商发展。所有的兼并都来自于一个野心,野心实现了还会有新的野心出现。其实,对于兼并而言,兼并之前相当于前戏,兼并之后才是高潮。整合对于一个企业而言,意义不言而喻。过快的扩张对于一个企业而言,后果也不必多说。在扩张与整合之间,我想对兼并说:“天啊,那是竹竿上插一土豆啊。”


42012年对于腾讯,拍拍网与QQ商城只是涉足电商的一步棋。成立很久以来,一直体现不了腾讯“复制粘贴界”的地位。对于盗版之盗,腾讯是最有话说。对此宋小宝也说了,只听过江洋大盗,还听过江洋大偷吗?所以,腾讯之盗,比较高雅。而偷,就是那么低俗了。


其实对于任何一个有钱景的市场,人都有一种“有利可赚,山不赚水也在赚”的心态。腾讯把QQ商城独立出去,作为腾讯阵营的一部分,就是让自己有一张对抗淘宝的牌。什么时候出牌,出牌的规则其实很简单:“你的地盘,你在那电线杆子上留下记号了?


52012年电商没钱了,最简单的思维就是找有钱的。但钱会不会拯救一个行业,就很难说了。行业性的转型需要钱,更需要思路,不求改变,有钱也是竹篮打水。唯品会去纽约上市,京东商场去融资……,这无疑都是电商们打出的破冰之牌,虽说利弊难测,但是2013年,困境中的电商们势必使出浑身解数求变求发展。只是暂时的危机前或许可以勉强度过,长久的病根未除,到头来是否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又成了一个未知数。所谓的病根在哪?其实最源头的病根就是:“勒紧裤腰带赚的钱不仅是微缩的,挣钱的心还是猥琐的。”


2013年是电商的蛇年,所有的电商回顾一下去年,突然觉得像XX这种站起来就像没站起来的电商都站起来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坐着啊!至于XX是谁?每一个电商心里都有这么一个XX的电商存在。如果没有,那中国的电商行业就不存在价格战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