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频

优酷是现在 土豆是未来

     (速途网专栏 作者:吴德强)2009年,张朝阳祭起正版视频大旗时,怎么也不会想到,盘活的竟是快要撑不下去的乐视网。

  几番折腾,搜狐视频挤上视频行业末班车,充满生机的视频行业,也从创意竞争被直接拖进资本战争。随之而来的2010年,山乡巨变,奇艺借干爹扶持强行插队,视频的资本战争暴风骤雨般惨烈。土豆、优酷以视频分享起家的网站,也被迫加入资本战争,视频网站烧钱买版权的游戏开始了。结果不言而喻,盛世骄阳这样的版权代理商如鱼得水,乐视网捡到了救命稻草。

  也是2010年,稳坐视频领域前两把交椅的土豆和优酷,排序乾坤大挪移。面对资金和竞争的压力,古永锵选择放弃百度进入的用户播放体验,力保直接进入优酷的用户播放流畅;王微的“工业废水”理论选择压缩带宽支出,让所有用户都能看但会有点儿卡。这种决策的不同,让优酷实现对土豆的弯道超车成为了可能。

  搜狐视频和奇艺踌躇满志的拼爹变成了坑爹,重金投入版权的烧钱游戏没那么高效,反拖累母公司财报,据说往年搜狐的团队活动出国游直接变成了没有。腾讯视频也一直在观望中逡巡,偶尔露一把峥嵘。乐视最应该感谢张朝阳,作为中国第二家上市的视频网站(打酱油的酷6借壳是第一家),张朝阳可以说是第一推手。

  无论免费,亦或收费,影视剧等长视频是视频行业的未来吗?太平洋另一边,有N个亲爹的HULU
,2012年收入6.95亿美元。还是太平洋的另一边,有一个亲爹的YOUTUBE,2012年收入预计36亿美元。视频到底是互联网产业,还是影视公司的吸金利器?投资者Providence
退出HULU和奇艺,百度不得不全资奇艺, 答案不言而喻。影视剧长视频已经到了瓶颈,风向又开始向UGC偏移。

  UGC是视频行业发展的起点,国内一直受限于用户收入水平偏低(买不起摄像机)、品质可持续性差(非专业性)、广告主不愿投入(跟赌博似的)。在UGC领域,土豆的领先不止是“土豆印象节”这样的活动,像叫兽小星的情景短剧(偏搞笑类)、老湿的纯恶搞视频、桥林的游戏视频,基本代表了国内UGC和短视频的较高水准。但这些用户更多是业余爱好,要成为职业就不得不去拍摄广告短片,比如《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爆红的胡戈。

  优酷走的是另一条路线:小成本投资拍短片(优酷出品)。除了《老男孩》近6000多万播放的11度青春系列尝到甜头,优酷的这种路线再无突破。《老男孩》算误打误撞,其实也应该算UGC。据说筷子兄弟先将《老男孩》作价70万卖给土豆未遂,又作价50万卖给了优酷,优酷捡了个大便宜。

  《老男孩》的爆红再一次验证了UGC的不可预测性。在UGC和短视频经典作品频出,胡戈、筷子兄弟作品频出的时代,是视频网站发展速度最快的时期。UGC唯一的缺憾是广告主不认。作为视频发展最大的瓶颈,带宽成本已经降到收入的20%-30%,版权采购成本的高企也不利于公司的长期健康发展。快被遗忘在故纸堆里的UGC和短视频,就不得不被拿出来,重新被包装成为新的增长动力。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现在所谓的UGC,其实更多的是PUGC(专业用户产生内容)。

  UGC和短视频已经不同以往,像教育这个高附加值的产业;美容、育儿、烹饪、汽车这种专业化实用短视频,稍作整理就能从数亿所谓“工业废水“中脱颖而出。视频行业的发展,让垂直领域的视频化加速。他们与影视剧等长视频大大不同,更专业化,非娱乐属性,需求刚性。之前的UGC和短视频,在数亿视频之中流浪飘零,因为无序、无关联价值被稀释,几乎为零。即便用户有强烈的需求,也找不到想要的视频。随着垂直领域的快速发展,加上搜索(优酷的SOKU)、媒资方面的提升及再整合,UGC和短视频将会焕发出全新的生命力。

  专业化UGC和短视频的价值,从教育类收益的可见一斑。某做高考辅导类的网站,2011年每天访问用户5万左右,年收入数能有一千多万,2012年据说还翻了一番。视频门户类网站的日访问用户都有好几千万,10%的用户挖掘就能实现数10亿的收入,而这部分投入大概只有影视剧版权成本的5%不到。更为重要的是,综合视频门户因为用户体量优势,掌握着绝对的议价权,甚至可以先收入再分成。之前在土豆就谈好过一家,遗憾的是因技术问题未能如期合作。美容化妆品类的UGC和短视频,受众精准;广告主能精准投放,用户实现准确播放。精准的投放,精准的用户,UGC和短视频的经济价值可呈几何级倍增。

  在长视频竞争无望的形势下,排位较为靠后的视频网站兴起了学习9158的狂潮。ku6、56、6.cn、甚至搜狐视频都开设了美女秀场,借所谓“DIAOS”经济百花齐放,获得不菲收益。9158是UGC和短视频的另类创新,这种逆袭也为视频领域重回UGC时代吹响了号角。

  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尤其是创新。否则你无法解释,为何有了GOOGLE还能冒出FACEBOOK,有了FACEBOOK还能长出LINKEDIN。国内的BAIDU就不提了,它能成功狙击GOOGLE更多是因为特殊国情。烧钱可以解决视频网站卡位或插队,解决不了谁是王者的问题。大家一起烧钱搞影视剧,长视频就在同一水平线上,典型的“钱多人傻速来”。比钱多无技术含量的长视频竞争,决定不了谁是视频王者的难题,最后还是要回到视频网站竞争的原点:UGC和短视频。太平洋的另一边,YOUTUBE已经验证了对HULU的优越性。视频是靠互联网技术,多元化个性化的视频,而不是靠有钱、有几个内容或版权干爹就可以克敌制胜。

  影视剧长视频上位,有其历史原因。除SOHU、奇艺暗渡陈仓,确实用钱解决视频行业早期UGC和短视频参差不齐的状况。视频网站把影视剧放到网站上,除了视频标准化和品质略高外,还在一定程度上借助电视台的区域影响力,完成广告客户对视频广告的认同和广告。另一方面,影视剧恶性竞争导致剧集价格高企,视频网站不得不让自己淡定下来,用各种各样的形式联盟,避免沦为影视公司或版权代理商的待宰羔羊。优酷土豆合并,是视频行业恶劣竞争环境下比较极端的破局模式。

  即便有烧不完的钱,视频网站也解决不了国内影视剧精品少(一年也就10多部吧)、粗制滥造、投入产出的巨大落差。简单说,下游渠道解决不了上游制作问题,即使去做影视剧也不一定比影视制作公司更靠谱。影视制作公司也在做渠道的探索,光线传媒正在做新媒体尝试,投资了一家类9158的公司——呱呱视频社区。从这个角度,很容易再次陷入SP厉害还是CP厉害的争议,只是无论优酷土豆还是光线华谊,他们都成不了中国移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更靠谱,像京东商城去种所谓绿色大米,要么是老板个人爱好,要么是营销考虑,真的跑去种大米那就是纯坑爹了。

  从受众来说,长视频属于共性需求,
UGC和短视频属于个性需求。共性需求容易诱发话题争议,是短期效应;个性需求则如细水长流,汇聚成海,是长期效应。短期效应是应对竞争必须的动作,你不做风头就会被别人抢走;长期效应是步步为营的积累动作,你不做王冠就会到别人头上。

  作为长视频受众最多的优酷网,UGC和短视频上鲜有建树。即便11度青春这样的主题式操作,晓说这样的差异化节目,更多还是一种尝试。优酷擅长搞品牌包装,本来不是什么事儿,人家恁是给折腾的挺像那么回事儿。土豆这方面是还有欠缺的,做了很多有创意的事儿,精力分散缺乏包装还不持久,最后都不成什么事儿。优酷土豆合并,土豆的创意,优酷的运营,非常值得期待。

  依靠古永锵强大的资本运作能力,在搜狐磨砺的公司管理能力和对互联网的深刻理解,对视频网站基础建设(CDN和媒资系统)的极度重视,优酷赢得了资本战争和影视剧长视频的竞争。但作为靠炒作“张钰事件”起家,动辄“保卫钓鱼岛”的内容运营来说,离专业还存在些距离。好在土豆UGC和短视频上比较有优势,和优酷能形成很好的互补。土豆对UGC和短视频和短视频一直是非常重视的。这种重视并不一定在于人力和资源的投入,而是公司级活动的定位,对原创用户的持续运营,给UGC用户归属感和成就感。这种归属感和好印象,将在UGC和短视频新爆发时代起到临门一脚的重要作用。像《红领巾》、《倒鸭子》这样的神作,你更多还是会在土豆上看到。

  优酷选择土豆合并,除资本与竞争的因素外,UGC和短视频也是至关重要的考虑。优酷靠自身的努力抓住了长视频的现在,
YOUTUBE与HULU的营收差距已经指明了视频行业的未来,这个未来正是土豆最为擅长的UGC和短视频领域。土豆需要做的,就是像YOUTUBE一样,更精心地打造UGC原创视频平台,让这个未来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

  让UGC和短视频照亮视频网站的未来吧!

  背景知识:

  回溯下YOUTUBE发展的轨迹,2005年2月,YOUTUBE成立。美国人租赁录像带和录制的习惯比较久远,中国人用智能手机端积累和完成了视频录制的习惯。

  2005年,美国中间阶层家庭收入是45000美元左右,换算到月家庭收入3500美元,当时的摄像机在美国售价3000美元左右。2011年,中国家庭平均总支出38000元,换算到月家庭支出3200元,一般的数码摄像机在3000-5000元。

  考虑到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3000元已经是中档智能手机的价位,甚至有999元的智能手机。中国UGC视频的的经济门槛已经被变相消除,用户也有了很好的视频录制、分享习惯,中国UGC和短视频的时代可以说是真的就要到来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