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马化腾:运营商应转向数据业务 微信不会收费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于2013年3月23-25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上图为腾讯CEO马化腾。(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于2013年3月23-25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上图为腾讯CEO马化腾

  3月23日下午消息,正在与三大电信运营商陷入博弈局面的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今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再次开腔,他称运营商应该从语音业务转向数据流量业务经营为主,腾讯每日产生大量流量,与运营商的关系应该是合作关系。另外,他还再次辟谣了微信收费传闻,称微信不会收费。

  “你去看香港包括国外的运营商,主要是卖数据流量包,话费和短信都是赠送的。根本用不完。”马化腾称,未来微信跟运营商肯定是更多合作关系,运营商会提供更多数据流量服务。

  目前腾讯正在与三大运营商悄然博弈。有消息称,三大运营商有意对腾讯微信占用信道过多造成网络堵塞进行收费。而腾讯则安抚用户称,微信没有对用户收费的计划,但确认正与运营商沟通。

  在运营商看来,微信利用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开通免费语音和视频服务,造成短信、彩信、视频等业务的大量流失,而流量收费的增长远远不能弥补语音业务的下降。

  马化腾在两会期间的一个小型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微信大大增加了运营商的数据流量,与运营商的关系应该是“双赢”。而运营商指责微信造成网络堵塞是因为基础网络设施建设只按原有模式设计和采购,没有考虑数据流量快速增加的问题。(爱文)

  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移动互联网分论坛实录

  王波明:大家下午好!我们现在就开始这节讨论,是有关进入移动互联新时代,我想做点说明,这个题目我估计有点窄,其实真正的问题是关于新的信息时代的到来,那么新的信息时代的到来给这个社会、给我们的公司、给我们所有人,举止行为、公司运行的方法等等,带来了巨大无比的一方面是商机,另一方面也是带来了很多毁灭性的作用,这个时代我称之为革命,因为它真是一场革命,不亚于十八世纪英国开始的工业革命,因为它改变了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今天在座的大概介绍一下,第一位是外国朋友,杨名皓先生,奥美公司的全球的首席执行官,因为他们是全球最大的咨询、广告等等方面,所以他们跟互联网新时代有很多互动。马化腾先生大家都知道了,几亿的用户都是20多岁、30多岁的人在QQ,特别是最近很多人都在玩微信,而且微信好像取代了现在很多的通讯、沟通的方式方法,这也就是我说的所谓革命,给社会、人文交往、举止行为所带来的东西。下一位是马蔚华先生,我觉得马蔚华先生不需要介绍,因为他的名字大家都知道,咱们招商银行,他是一位明星,招商银行的“拥抱新时代”是无与伦比的,他会来给大家分享他的感受。下一位吕焕斌先生,为什么今天有一位电视台,湖南电视台,因为中国很多省有很多电视台,湖南电视台非常不同,因为湖南电视台的节目经常有些是排名在收视率,就是除了中央电视台第二名就是中央电视台,当然这里有很多中央电视台的同事,甚至有很多节目已经对中央电视台构成了威胁,吕台长会给咱们分享一下湖南电视台为什么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最后一位刘爽先生,是咱们凤凰网,同时也是凤凰台的副台长,他们也有很多他们怎么运营未来的想法。

  所以,我们今天是请台上的人每人6—8分钟,大家也准备点问题,等完了以后可以台下交互一下。现在咱们按顺序来吧,杨名皓先生首先有请您。

  杨名皓:谢谢,谢谢你刚才所做的介绍。我们今天主要谈的是移动世界,我想这个移动实际上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互联网已经是传统的沟通,我们现在已经有42亿的人们在使用互联网,而且有1亿多的人们在使用移动。基本上很多英国的年轻人二十四小时都在使用手机,为什么在这里我们会提到移动互联呢?因为我觉得移动实际上是电子的一种能力,所以这也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把沟通移到了可以移动的方式来进行,而不是在一个固定的地方进行,所以跨越了地域的限制或者空间的限制,跨越了物理以及终端的限制。

  上周我在巴塞罗那开了另外一个会议,你也可以感觉到移动在全球的发展,而且电子移动的确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一个议题,它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好处,我想说三点:

  第一,大家经常描述为误解的这种,就是潜在的大众媒体,或者大众广告,我是来自大众广告这个领域,我觉得对于移动来说,从广告的角度来说还是有一系列机会,但是还是有些障碍,比如说从移动广告商缺乏深度,而且对标准的一些格式等等,但是这些问题在未来都会得到解决,我对此充满信心。但是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呢?我觉得从大众市场到大众媒体过渡,相对而言从全球的广告角度上只占1.3,在五年之内可能翻倍,2.6%,但是还是非常小,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电子移动,首先它的目标是为人们提供服务,而不是来打断这种服务的供给,这是第一点。

  第二是真正的价值,电子移动真正的价值在哪?实际上它是一个服务平台,我们应该从更广的角度讨论这个问题,全球把人以及信息通过这个平台进行连接,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更好的管理这些信息,所以说移动已经是社会化了,这点很明显,社交媒体相关的活动在移动上的广告,实际上跟踪的人要更多。我们也看到,手机的用户他们的专注时间非常短,所以受到作为一种影响性的媒介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第二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价值互换,比如说品牌,我想这也是非常好的机会,能够促进客户的价值。所以我想我们需要把客户忠诚度这个市场进行重新的设计,当然最好的客户就是经常使用你服务的客户,所以通过对他们进行影响,让他们能够进行更好的产出。

  第三是关于电子移动的更广泛的影响,能够使整个社会的用户都能够参与,比如说在重庆,在中国农民的医疗系统等等,在重庆这个地方就做的非常好。另外在非洲我们也是看到了一些比较好的项目。所以可以看到,真正的王是什么?内容,内容为王,内容质量好坏决定你的生死,所以说这个内容一定要有趣,可消费性,那么移动是一种访问互联网的方式,互联网不会发生深刻的变化。但是最重要的方式是我们要考虑互联网是怎样的在移动的支持下能够把信息提供,电子移动实际上是一种新的方式,让我们来更好的访问一些内容。所以说对任何企业来说,在未来这是大家都要考虑的战略。

  王波明:刚才咱们杨先生讲了全景,就是说移动将会变成未来的一个趋势,那么因为它的方便,它的应用性广,它还是一个广告的媒介。那下面我想马先生,从腾讯的角度他是一个庞大的移动的具体的实例,所以大家刚才讲的微信,现在已经对微博造成了很多的威胁,那么马先生你能不能分享你的故事。

  马化腾:好的,谢谢主持人,刚才看了一下在座的嘉宾,应该说反映了我们现在的生态链,实际上我们有很多用户潜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但是我们很多内容是通过像凤凰网和湖南电视台他们提供,然后我们通过奥美广告,最后通过银行收到钱,所以非常有意思,今天看起来有点混搭,但是反映了我们不断演变的生态链。我可能更关心在这个生态环境里,随着移动互联网对历史不是很长的互联网的冲击变化我们有哪些思考。

  互联网的历史其实并不是很长,也就是20年时间左右,但是我们过去所有的全球互联网包括中国互联网公司商业模式,还是建立在PC互联网上,也就是说现在比较成熟的广告、搜索引擎的广告,包括增值服务,现在的网络游戏,还有很多音乐、影视等等,也包括其他的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在最近这两年应该说极大的受到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很大的冲击。那这个结果怎么来的?可能要追溯到07年的时候,苹果推出了第一款的iphone开始,虽然当时已经有很多智能机了,但是感觉和现在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很不一样,直到那个时候开始逐渐演变,再加上谷歌收购了安卓大力的投入了智能机的研发,直到现在进入了井喷期,尤其在去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几乎一夜之间所有的手机升级换代,以前可能是28或者是37,只有少数是智能机,在一年之间新增机器销量基本以智能机为主,尤其最近半年,在中国安卓智能机降到一千块以下,这又是很标志性的事件,极大的推动了在中国数亿还没有升级换代的用户转向智能机,我觉得这是它的基础,离开这个基础我们很难谈后面的发展。

  我们作为一线的做互联网业务的公司,我们看到最大的冲击就是,第一我们原有的模式是受到很大的冲击了,比如说我们从内部的组织架构来说,我们原来做PC的和做moblie两个团队是分开的,后来发现不行,然后做一个产品必须要从PC到手机一体,才有可能形成很连贯的体验。第二是商业模式我们很发愁,用户在2012年我们看到不仅是腾讯,其他的互联网公司在PC上的流量和使用时间已经是持平,甚至可能略低一点,但是与此同时,在手机上的使用量和使用时间是高速增长。然后中国的互联网的人口虽然我们还是中国网民最多的国家,但是我们网民数已经到5亿多了,最新的是5.8亿,手机网民是4点多亿,我们感觉到它的增长已经进入到一个瓶颈期,也就是说它的增长单位数是十几个百分点这样的速率,相比过去是很高的增长,也就是说中国享受互联网人口红利已经过去了,同时面临往移动互联网方向增长。但是我们很恐惧的是没有发现太好的商业模式,但是我们在手机上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晰,这是令我们更恐惧的事情,这个问题全球都遇到,包括谷歌。那么最好的效果,包括在韩国也测试了,在手机上的变现率和PC上差3—7倍,也就是说只有1/3和1/7。那我们在再看品牌广告,过去网站上很多很大的广告,但是你在手机上很难容忍,因为手机流量很贵,不可能来一个很大的广告,而且手机这么小的终端,而且很耗电,这个很难接受,我们都很发愁这个广告怎么做,所以带来很大的挑战。所以我想这种新的格局让我们感觉到未来有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现在最新的一个,国内大家说给我们一个比较好的说法,我们拿到了的第一张门牌,就是微信,这个可以说是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制作的产品,我们发现它有很大的潜力,它集合了即时通讯、流媒体的方式,而且有很新的生命力,实际上我们也看到这是一个中国最有机会走向国际的产品,所以我们今年也会花比较大的成本和投入在全球做推广。我刚才也了解到我们应该和奥美也有一个合作。所以大概的情况是这么多,可能后面有一些深入的展开,我们随后再交流。谢谢!

  王波明:下面马行长,招商银行,工农中建中国加了一个交行进入第一梯队,那么第二梯队咱们小银行怎么通过拥抱先进的科技和大行竞争,那么我估计马行长也会跟咱们分享一下招商银行怎么能够跟这些新科技打交道,然后通过互联网的形式,网上银行的形式,我估计大家对招商银行都很有体会了,大家很多存款也放在招商银行,那么马行长你来。

  马蔚华:他们几位除了传媒就是电信,我这个和他们有点不一样,传统的银行业。但是我觉得银行业是有IT属性的,历史上IT的每一次进步和变革都会带来传统银行的变革,大家知道最早的乔家大院,那时候(日升昌)叫做(一纸信服摇传),他是靠马队,最后有了电话电报,你想这个过程银行都在发生变革,无论银行的融资功能还是支付功能,它的基础就是IT,它都被IT左右着、推动着,所以马化腾是推动我前进的动力。我十几年前的时候,刚到招行,招行很小,一千亿,那时候比尔盖茨有句话给我很大的刺激,他说你这个传统银行如果不改变你们就是二十一世纪快灭亡的恐龙,我想他这个话有道理,我就研究比尔盖茨,当时靠互联网我们十几年前搞互联网,我们只有200个网点,到现在也不到1000个网点,但是我们今天已经成了一个庞大的零售体系,成了亚太十大标杆零售银行的体系,网上替代率达到95%,节约本完善服务。但是IT逻辑是这样,IT的发展从过去的电子管、半导体、大型机、PC到互联网,今天移动互联网,他不断的给你出题目,他的作用是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现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情况下,年轻人没有多少人愿意到银行办业务,都愿意进场支付,手机功能,信用卡都不愿意用了,它不断给人们生活方式提出挑战,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又不断的对银行需求提出新的要求,我之所以说马化腾不断给我提出课题是,他不断的改变大伙儿的生活方式,大伙儿对我不断的提出新的需求,假如我不适应我就被脱媒了。我们马云的阿里巴巴,他说你银行做不了我做,第三方支付,自从有了第三方支付以后每年增长速度是100%,两万亿已经突破了,马上就四万亿了。那么银行要么你就被脱媒,因为包括移动互联网在内的IT给你提出挑战的同时,也给你提出了应对挑战的支撑,所以我觉得现在,特别是今天,中国的移动智能手机,我看了全球16亿部,中国居然7.6亿部,移动支付的交易量去年是3000亿美元,到2015年1万亿美元,中国是1500亿人民币,2015年突破1万亿人民币。爆炸式的增长。所以我们一个银行要想留住你的客户就得适应这个,因为我的观点这种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到今天,对传统的银行一方面是挑战,给你提出很多难题,但是另一方面给你很多机会,第一个是给你创新的机会,有了移动互联网可以把你的支付从银行的物理网点转移到智能手机上去,电子钱包、移动支付。第二我觉得它可以提高你的服务质量,因为移动互联网不受时空的限制,这样就把凡是有忘了的地方都可以延伸你银行的服务,可以延伸你的空间,所以可以获得新的意思。据说要广泛的运用移动互联网,在原有基础上可以增加60%的新客户。第三是节约成本,移动支付和柜台支付的成本是15%,我们平常做1笔移动支付只是我们柜面成本的15%。我们这几年移动支付访问的量,通过移动互联网访问的量,可以相当于450个网点,我现在没建啊,如果要达到这个访问量,我等于还要建450个1000平米的网点,现在不用了。还有它对于我们的管理,现在我要通过移动互联来了解客户的需求的变化,也就是说年轻人的消费倾向。可以了解一个产品的盛衰周期,这样对于银行管理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提供了一个挑战,又给我们一个机会,这就是传统的商业银行和互联网的关系。

  谢谢!

  王波明:多谢马行长,确实你说现在马行长那边不到一千个营业部,但是工行得一万多个营业部,也就是马行长的营业部还不如工行营业部的零头,因为他现在98%都是在网上的。下面我们请吕焕斌台长来讲讲电视台,这是一个传统媒体了,那么传统媒体怎么跟新的媒体,跟移动互动,怎么拥抱新的技术?

  吕焕斌:各位下午好!我今天准备的内容确实是讲咱们传统媒体跟新媒体是怎么回事,是怎么互动,刚才马化腾先生也讲了,我们是再一个链上,其实我们今天在见面的时候握手,在座的每个人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有合作,确实没错,我们一直在合作,跟腾讯、跟马行长、跟奥美、跟凤凰我们都有合作。所以特别是更新媒体。我今天要讲的第一个观点就是没有互联网就没有芒果台,芒果台这个名字是互联网的网民们起的,以前我们这个台标是鱼米之乡,我们都知道湖南传统被称之为鱼米之乡,外面这一大圈可以看成一粒米,里面可以看成一条鱼,是非常象形的把鱼米之乡植入我们LOGO里,但是观众不这样认为,他们直觉的称为芒果,我们也就显然的接受了,以至于我们现在都忘记了这个LOGO的来源,我想这就是我们的一种共生关系,也是互联网给我们的礼物。

  就在昨天,我们《我是歌手》这个节目播出了第十期,我想很多电视观众都看了这个节目,实际这个节目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反响也是相当强烈,我们知道现在人们看电视跟过去不一样,过去人们看电视是盯着墙上的大屏幕,现在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绝对不像过去的那种体验,甚至就在我们互联网企业之内,我听到马化腾先生内部的高管跟我说,每到《我是歌手》播出的时候,我们那栋大楼都在关注墙上的赢输,他们内部群里也在讨论,当然他们也非常高兴,我们的节目播出也给他的微信提供了巨大的进出流量,这也是我们非常良好的共生。

  我们还有一组数据,在今天最新的百度的搜索七日关注风云榜里,湖南卫视的节目和内容都具有极高的关注度,第一是遥遥领先的《我是歌手》,另外《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还有现在正在录制马上就要推出的《中国最强音》,都是在这个搜索榜里排在前十位的。我想我们的这种创意产业的无穷变化,是在座的各位都乐于见到的。那么我想要表述的另外一个意思,我们传统广电和新媒体,无论过去、现在都是我影响你、你也影响我,我们互为观众、互为用户,彼此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那么我们湖南卫视的年轻观众,大家知道我们是年轻观众居多,湖南卫视在全国35岁以下的年轻观众群超过2.7亿,日均年轻观众1.54亿,跟许多新媒体用户群高度吻合,我们持续内容的创新无论在微信里还是在微博里还是在搜索里都是非常活跃的,而且把我们两者紧密的相连。我本人也是微信的用户,而且用的还比较早,为什么叫互为关注?当然我不知道马化腾先生,还有其他的互联网的老板是不是我们的观众,至少我是他们的用户。但是现在我们也在尝试怎么样运用移动互联网,我们怎么进入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我们现在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我们在我们播出的屏幕上开了一个小的窗口,我们取名叫做呼啦,就是二维码,我们号召我们的观众用自己的手机扫描二维码,就成为我呼啦的用户,我通过他的手机扫描成为我的在册用户,根据他的行为分析我们的观众、我们的结构、我们节目对观众的影响,来得出我们的所需要的数据,就是进行精细的数据分析。当然这个是在尝试,现在推出两个多月,现在三百多万用户,我们计划或者我们想等它到千万级用户时我们再考虑它下一步的发展。现在我们还处于相互之间的试探的过程中间,我们发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他们做的很大一部分内容实际上也是在做媒体,我们是互为媒体,我是这样看的,或者说我们是共生媒体,我刚才也跟我们互联网的几位朋友进行探讨,我说你也是做媒体,现在越来越像了,比如说微信、微博,我也做媒体。

  最后一个观点,我们叫做共生媒体,虽然不一样,但是我们一起成长,但是我们现在共生媒体的特点是一体共生,就是两个实体在共生,你是一个企业我是一个企业,那么未来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体共生,这个是我们大家心里没有表述出来,但是实际上心里在盘算的话题,我们希望我们一直在一体共生,但是有可能成就一体共生。谢谢。

  王波明:谢谢吕台长,我一直想不通一件事,中国这么多的电视台,因为湖南电视台我还注意一下,很多年以前你们就不断的推出一些收视率很高的节目,像有些大省或者大市,聪明人也不少,上海、武汉、广东,为什么他们永远超不过你们,你们为什么老是在遥遥领先,这个咱们一会儿再谈这个问题,我想听听背后什么制度能够保证这事儿。下一位是刘爽总,你这块又是传统又是未来,你在网络上是未来,但是你们在电视,凤凰卫视你们是传统的媒介,所以听听您的故事,怎么样去介于传统和未来之间。

  刘爽:大家下午好!我想今天时间有限,我想从媒体角度切入移动互联网的话题,对我们来说移动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使我们的受众用户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屏幕,可以看他任何想看的内容,我觉得这是对用户的解放,相对于电视来说,我觉得电视不是确立一个盒子,是确立一个制度,要我说把人双规了,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晚上七点半你们家卧室。那移动互联网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尤其这两三年,尤其是客户端,微信、微博,改变了我个人生活的时间和空间的概念。

  举个例子,每天早晨起床,我怕影响家里人,我从枕边把手机拿来打开手机凤凰客户端,我发现标题有点耸动,比如我们标题写中俄两国互相支持各自的领土主张,我觉得猛了,我可以立刻开会,那么我可以到洗手间打开群组,我说这个要注意,这个会就开完了。我相信腾讯的安全的遵循,我再强调一点。这就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这个会我坐在马桶就把这个会开完了。上班路上开着车,因为我们凤凰广播的客户端,我可以把昨天晚上我们评论员评论习总书记和夫人走下梯子的评论。所以深刻的改变了我的时间空间,其实它带来的变化非常非常多。我想举两个方向:

  第一,给移动用户带来了浅阅读、浅文字、浅交友,甚至浅思考。为什么浅阅读,以微博为代表140字节,我们很多小白领用140字节就把重大新闻看完了,所以阅读非常浅。浅文字,是因为大家碎片化时间,尤其是微信的出现,大家不写文字了用表情,这也是微信的据到贡献,我们大家都惜字如金了,当然很有意思的表情,当然这也是汉语的一种发展,可能孩子们不需要那么多文字了。浅交友,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大家交友不是深了反而更浅,一大堆粉丝,每天关注几百人,你粉我我粉你,我觉得本来醇厚的关系变得肤浅了。我发现微信出现了很有意思,马化腾的签名叫没有陌生人的世界,这个非常好,我觉得这个世界里大家交往很踏实,所以我是微信的用户,我觉得它不肤浅,微博是几百万的粉丝。微信是给大家带来很平和很真实的世界。

  第二变化是自媒体的出现,就是人人都可以在微信微博开一个专栏,都可以办一个自办的媒体,以前是渠道为王,现在在微信、微博开一个专栏就可以了。叫全民出版,人人都可以成为出版商,都可以办一个媒体。

  对我们凤凰网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之间怎么办?我想第一是拥抱,第二是坚守。拥抱是什么?必须应对这种变化,这种浅阅读、浅思考、浅交友的变化,大量的报道就要简明,大量运用图片,大量运用互动,那种非常长的没有图片支持的东西,我觉得肯定没有市场。这就好比古典音乐肯定非常优美,但是古典音乐的受众一定没有二人转的受众多,你要是一个生意的话必须得面对这一点。但是第二点我有所坚持,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观点纷杂的时代,众生喧哗的时代,由于信息太多,我觉得精英去编辑筛选观点,精英整合内容,依然有非常大的价值,这就是严肃的新闻主义的永远的价值。

  那么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我觉得肯定是我们对移动互联网的认知有知远远小于无知,像马化腾那么大的帝国还有那么多的恐惧,那就更不用说我们这些小兄弟,所以我们还需要一个开放心态跟业界合作,继续把这个世界做的更精彩。

  谢谢大家!

  王波明:在台上各位从各自的角度谈到了移动互联的到来,前两天我听到一个数非常惊人,比如说春节晚会大家都是在春节晚会的时间在看春节晚会,但是实际上最新的数据出来发生什么?在春节晚会的时间很多人并没有在看春节晚会,最大量的看春节晚会是过了12点以后,在1—2点,这是怎么发生的?是因为人们通过移动的ipad、iphone。所以我就发现移动互联,包括现在很多数字,好像现在中国人平均6分钟就得看一下手机,我估计都是因为微信,就是马化腾先生创造了这么一个东西,使得大家在过瘾,就是上瘾了。咱们现在还有大概20分钟的时间,大家看看对台上的各位有什么问题没有,或者有什么观点,对于未来这个时代会给我们带来什么评论,都可以,请大家举手时说说自己的名字,所在单位。

  提问:我对你的印象就是什么先进你搞什么,而且都是引领的,今天我一个问题是想问两个马总,诸位讲的都很精彩,你们讲互联网这么好,无可非议,但是我有一个担心,由于它的作用这么强,它带来的安全问题使人担忧,你越利用它,越依赖它,它安全就越厉害,特别是最近黑客的产生,所以在互联网利用它又保证它的安全方面有什么举措?谢谢!

  马蔚华:安全问题的确是大家都关心的,但是有一句话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大家明白这个就行了。刚才搞互联网时的疑惑比今天大得多,咱们一边推进一边探索,现在搞首先要让大家放心,去年我们搞了进场支付,一个是手机上,一个是SIM卡上,就是一千块放在手机上零星的支付,买咖啡、买雪糕,不用接触,比信用卡好多了,三道防线、六大关口,究竟怎么防的我也搞不清楚,到现在为止尚无发生因为网络安全使网民受损害的事件,但是不等于将来不发生,但是我们高度警惕,凡是好的都担心。你有一个好东西都担心他是不是丢失,这个东西和技术发展相辅相成,银行最重要的组成是保证你的支付安全。谢谢。

  马化腾:补充两点,确实是手机越来越像电脑,而且比电脑存的东西更多,你可能有很多的照片。的确说便利性和安全性经常是矛盾的。过去在用PC时已经有这个问题了,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大家的使用习惯,意识越来越提高,应该会逐渐得到解决。我倒是更担心用手机用的多产生一个不叫安全,但是对健康会有害,你看现在用ipad、iphone,用智能机越多,小孩子很早接触电脑对视力有伤害,包括大人,包括我自己,会感到视力有下降,而且消息老是到来,每几分钟到来,人会感到焦躁。所以这些都是新的课题,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出来必然会有新的解决方法,因为总归会到动态平衡,所以我对科技发展有信心,但是也要正视我们面临的问题。

  提问:你好,我是来自新华社的记者,我是经济参考报的,我想问一下在座的马化腾总,前一阵我注意到有一条新闻说,微信以后可能会进入收费的模式,我觉得作为年轻人来讲,现在更多的习惯于使用语音免费的功能,我想请马总透露一下以后会不会开发实时通话,类似手机,直接给移动运营商带来特别有冲击的东西,然后还有怎么保护刚才大姐说的安全的问题?

  马化腾:两句话,第一你听到的是谣言,没有收费这一说。第二我们跟运营商应该是越来越多合作的关系,因为产生大量流量,运营商也会从过去语音转向数据流量业务经营为主,未来绝对是合作空间越来越大。

  王波明:马总我也问一个,等于是你们微信的出现,对于电讯公司来讲,传统的话音的收费在往下降,但是在数据,因为你又给传统公司带来很多的数据流量,使他们那边收费在往上涨是不是这个关系?

  马化腾:对,因为你看到国外,包括香港运营商,基本上套餐里的话费的短信时间根本用不上,主要是数据流量不够,在增加UP。

  王波明:是新的UP,是新的数据流量乘以价格。

  马化腾:以后会以数据流量为主,剩下的电话和短信是互动的。

  提问:大概在座的我不知道还有谁,我和他们六位都有关系,我是他们的作者、客户、嘉宾、共同的公益事业的同行,我跟他们六个好几个还是朋友。我是中国公益研究院的,我想问两个“马”,根据我和你们解决,当然不一定是你们本人,和你们节目合作,我觉得互联网时代其实对中国社会产生非常大的冲击,不仅仅是生活方式,其实我们文化大革命结束掉不准搞大字报,其实现在互联网时代,远远比大字报多得多,那么公共的行为方式、政府行为方式正在变化,你看我们官方舆论可以不说,但是互联网已经把红会各种各样的事情负面的很多冲击的极大了。那两个“马”总。

  王波明:我觉得你的问题牵扯到内容,所以我觉得吕焕斌台长包括刘总也得进来。

  提问:他俩关键正在合作推动公益捐赠,包括公益组织行为方式的新变革,我觉得除了这个,他们能不能简要介绍他们的设想,另外他们有没有设想过在这样一场技术革命的时代,有没有一点更下游的公共改革、公共服务方面的下游产品。

  王波明:马行长你来一下吧。

  马蔚华:王院长搞公益,我们俩都是E基金的理事,互联网的出现,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支付的便利,给千千万万有爱心,愿意赞助公益事业的人实际上打开了一个方便的渠道,我们平常大灾大难的时候大家都能慷慨解囊,平常人要献爱心都找不到渠道,现在互联网的各种支付,包括信用卡,都可以让你完成这个爱心过程。谢谢!

  王波明:吕焕斌台长能不能用简短的问题,他其实在问通信手段,微信、微博给内容带来的负面的内容的影响,因为你这方面肯定是专家。

  吕焕斌:我希望你继续指导我们的芒果,我们也在投身这个工作,谢谢。

  王波明:对内容大家好像不愿意多说。因为下一节还有别的环节在进行,所以今天我们希望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台上几位嘉宾给咱们的精彩演讲。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