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即时通讯

腾讯否认微信进入收费时代

  连日来,发改委某专家的一句“如果微信不该收费,那短信为什么要收费呢?”激起了人们对于“微信是否会进入收费时代”的极大关注。3月31日,工信部部长苗圩也表示“微信有收费可能”,让“微信收费”说引来更多的担忧。


  收费的盘算:怎么收?


  微信到底会不会收费?腾讯公司3月31日明确向新华社记者回复:“腾讯公司肯定不会就微信的基础服务向用户收取费用。”


  不少网民注意到,“微信收费”说背后的实质已经非常清楚:就是电信运营商不满意传统业务的市场受到冲击。工信部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短信发送量增长率为7.1%,而2011年和2012年这一数据分别降至6.2%和2.1%。


  无论从技术手段,还是从目前运营商内部讨论来看,所谓收费无外乎三种方案:一是向用户收费;二是向OTT企业收费;三是采用分成的模式建立利益共同体。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向用户收费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用户已经为此支付了流量费,何来再缴费。一家广东运营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向用户收费绝对不现实,因为整体移动通信的费用在下降,那样做会激起用户强烈反对。


  向OTT企业收费,估计是运营商最愿意的方式。这样既不得罪用户,又多了收益。可能的情形是,针对不同的OTT业务,采取优先放行、保证到达率等差异化服务来收费。比如,腾讯向运营商付费之后,微信就可以比其他APP享受更稳定的网络。


  广东南方律师事务所律师甘贵赓认为,此举违背了国际通行的“网络中立”原则,造成网络使用的不公平和相关业态的不公平竞争。


  广州一家从事APP开发的企业负责人则担心,如果应用开发商需要向运营商支付额外的通道费用,那么必然会破坏现在互联网领域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甚至会危及一些中小企业的生存,这对移动互联网的创新显然不利,对用户来说,那就意味着不仅仅运营商只有三家,连应用也会没有了选择。


  利润分成模式实际上已有先例。腾讯与中国移动在移动QQ上就是如此。分成模式实质上是向企业收费,但前提是互联网企业已有稳定客观的盈利模式。但腾讯多次表示,微信目前没有实现盈利。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分成模式似乎没有所谓利益共同体的基础。


  建议运营商调整套餐


  IT律师刘春泉认为,这场所谓的微信收费争议,表面看起来是技术与商业模式的争议问题,实质是垄断与充分自由竞争的争议问题。对于运营商而言,OTT市场是完全开放的。实际上,三大运营商也都推出了自有品牌的OTT应用,如飞信、翼信和沃友。但从运营商之前开发的多款应用来看,都没能发挥用户规模和管道优势,最终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产品。


  广东电信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对运营商而言,比较可行的方案,也是最容易被市场和用户接受的方案是调整现有套餐的产品结构,比如降低套餐内的语音通话数量,提高短信和数据数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