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科技业15大慈善家

  

科技业15大慈善家

  北京时间4月10日消息,巨大的财富意味着巨大的责任。科技大亨坐拥万贯家财,他们中有些人挥金如土,出手阔绰,享受着世界上最昂贵的奢侈品、靓车、豪宅、飞机甚至私人小岛;有些人则分享着自己的财富,回馈社会,造福世人。

  热心慈善,是在高新技术产业取得成功的一个隐性要求。这些科技巨子们,有些出手大方,捐出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捐款数额,或多或少也成了人品的写照,这也是他们获得支持的原因之一。

  1. 拉里·埃里森:对抗衰老

  豪车、私人飞机、私家庭院、夏威夷小岛——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奢华的生活方式,令人瞠目。但是,他同时也是一位慷慨的慈善家,主要捐资埃里森医疗基金的项目。

  埃里森笑谈:“我们关注那些伴随着衰老,而容易得的病。”(想想看,他已经69岁了)。不过,这不是并不是笑话。为治愈像阿尔茨海默病、关节痛等疾病,他慷慨解囊——去年,该医疗基金提供了70项新赠款,共计发放4650万美元。

  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已累计向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捐款33亿美元。他致力于解决全球性难题——根治小儿麻痹症,终结贫困,改善教育。

  但是,他的其他捐助目标则更为简单、甚至有些诙谐。比如,他希望寻找更好的方法,来解决粪便的处理问题。该基金赞助了“改造厕所”(Reinvent The
Toilet)大会,并由盖茨选出的胜出者。

  此外,他还悬赏10万美元,征集一款人们都喜欢的新型避孕套。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因其奢华的生活方式而被人们熟知。他拥有多支职业球队,大量收藏,甚至还建立了音乐博物馆。

  不过,对于慈善事业他同样慷慨——为艾伦人脑科学研究机构(Allen Institute for Brain
Science)斥资5亿美元。该机构致力于人脑研究,以期治愈如阿尔茨海默病一类的疾病。据悉,艾伦的母亲就曾罹患该病。

  现在,该机构还有一个终极目标——复制人脑,开发出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

  风险投资家皮特·泰尔(Peter Thiel)由于在Facebook早期进行投资,他已坐拥数十亿美元资产。现在,泰尔开始着手投资抗衰老研究。

  他赞助的医学研究机构,致力于帮助人们活到150岁,甚至更久。“人终究会死”,这个想法似乎不再那么绝对。

  泰尔基金支持着一系列抗衰老项目,如雷·库兹威尔研究所(Ray Kurzweil’s Singularity
Institute)的人工智能项目,以及雷奥布里·德格雷(Ray Aubrey de Grey)的工程,希望逆转衰老。

  与此同时,泰尔基金还关注着其他社会问题,并支持了记者保护委员会以及人权基金。

  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遗孀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继承了丈夫持有的苹果和迪斯尼股份,身家高达107亿美元(她持有的迪斯尼股份市价,是苹果股份市价的两倍)。

  数十年来,她一直主张移民和教育改革,并于1997年建立了非营利机构“College
Track”,帮助贫困家庭的孩子们完成高中教育,并进入大学进一步深造。

  同时,她还负责运营慈善组织爱默生基金会(Emerson
Collective),该组织赞助社会创业者和教育带头人。此外,劳伦还赞助了演员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s )的刚果东部倡议项目(Eastern
Congo Initiative)。

  在慈善事业方面,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妻子安妮·沃茨克奇(Anne Wojcicki
)因希望治愈帕金森症而被人们熟知。布林曾在博客中提到,他的母亲患有这种疾病,因此自己也有很高的罹患概率。

  沃茨克奇是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的联合创始人,在帕金森症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近年来,布林夫妇共向迈克尔·J·福克斯基金会(Michael J.
Fox Foundation)的帕金森研究项目捐资9500万美元。

  除此之外,布林夫妇还出资1.9亿美元设立了自己的基金,关注并解决社会问题。他们支持了社会行动创业基金Ashoka;人权基金(Human Rights
Foundation),以及Tipping Point Community——为北加州贫困家庭提供所需服务的非盈利组织。

  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慈善事迹鲜为人知,但是他的确帮助了大量机构。他曾向西雅图历史与工业博物馆投资1000万美元,用于发展“创新中心”,并与妻子麦肯齐(MacKenzie)一起,向普林斯顿大学捐赠1500万美元,用于大脑研究;并为婚姻平等运动,贡献了250万美元。

  如果说,比起他那座4200万美元的万年钟来说,2700万美元的捐资似乎显得有些渺小。但是不要忘记,他的父母杰基和迈克·贝索斯(Jackie and
Mike),运营着家族基金会——主要侧重于教育,并已向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捐资1000万美元。

  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是未众所周知的慷慨慈善家。

  他与自己的妻子苏珊(Susan)运营了一家慈善基金会,致力于帮助城市中的贫困儿童。这一基金会捐助教育和医疗卫生事业,今年还向德克萨斯大学的新医学院捐资5000万美元,并向德州中部医疗保健计划捐资1000万美元。

  著名慈善家艾利布·罗德(Eli Broad)认为,戴尔是世界第二大慈善家,仅位列比尔·盖茨之后。

  Salesforce.com创始人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和妻子琳恩(Lynne),大力支持着家乡旧金山的建设。

  他们为UCSF的贝尼奥夫儿童医院捐赠1亿美元,用以支持“胎儿手术”的研究。此外,他们还为流浪者慈善机构捐款,尤其是那些可怜的单身母亲。

  马克·贝尼奥夫还创造了1-1-1慈善模型——公司将利润、股票、员工工时的一部分,用于非盈利项目的发展。他认为这一模型要优于捐赠誓言(Giving
Pledge)——企业家一生积累财富,在临终时才回馈社会。

  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
Moskovitz),现致力于一个名为阿萨纳(Asana)的初创企业,他希望帮助世界摆脱贫穷带来的疾病。

  莫斯科维茨的Good Ventures基金会,根据女友Cari Tuna的非营利机构GiveWell的建议,进行善款捐赠。Good
Ventures捐赠了400万美元,涉及领域包括抗疟疾疫苗、寄生虫治疗药物,以及一些社会问题——如婚姻平等运动。

  SAP联合创始人哈索·普拉特纳(Hasso
Plattner)酷爱科技设计。他曾向斯坦福大学哈索·普拉特纳设计学院捐资3500万美。并为致力于企业软件设计的哈索·普拉特纳研究所,捐赠了2.65亿美元。

  但是,他也不忘社会问题,过去几年间,他捐赠数百万美元用于对抗爱滋病,还在南非的高尔夫庄园,举行了艾滋募捐筹款活动。

  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里西拉一直热心慈善,他们的慷慨在亿万富翁的标准中仍然非常突出。

  扎克伯格夫妇向硅谷社区基金会(Silicon Valley Community
Foundation),捐赠了约1800万股Facebook股票,总价值高达5亿美元。这也让他们了成为了2012年第二慷慨的慈善家,排在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之后。据悉,这一基金会主要支持教育以及公众健康项目。

  在2010年,扎克伯格还曾承诺捐出1亿美元,用以提升新泽西州纽瓦克(Newark)的公立学校。

  Workday的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大卫·杜菲尔德(David Duffield),热心动物保护事业。

  大卫·杜菲尔德的基金会Maddie’s
Found,以他的一直迷你雪纳瑞命名——这只小狗在1997年不幸去世。Maddie’s基金会资助无杀戮避难所以及兽医研究,为可怜的小动物们带去希望。

  Facebook COO谢丽尔·桑德伯格,似乎从不忌讳镁光灯的聚焦。近日,她又成了电视台的常客,为自己的职场女性新书《Lean In》造势。

  不过在慈善方面,她却一反常态地沉默、低调。不过实际上,她一直都在慷慨解囊——去年12月,她捐出了429184股Facebook股票,市值高达1200万美元,却并没有透露受益人。

  同时,她还关注妇女问题,并表示自己新书地所有利润,都将用于女性慈善。此外,她还将作为Women for Women
International以及V-Day成员,并向人们提供建议。

  桑德伯格还参与了谷歌慈善部门Google.org的推出。

  eBay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及夫人帕姆(Pam)是两位著名的慈善家。

  帕姆是HopeLab的主席——这家位于加州雷德伍德城(Redwood City)的非盈利组织,致力于科研并帮助解救那些危重的患儿。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