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商务

阿里巴巴“放权”谋变

  2013年注定要成为阿里巴巴成长历史上最具标志的一年。


  5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将迎来十周年。也是在这一天,一手开创了阿里集团的马云,将卸任CEO,由台前退身幕后,全职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在此之前,马云必须为此做好各种准备。


  4月10日,阿里对外宣布了新的CFO与CPO人选,首席财务官(CFO)职务将由武卫担任,而戴珊将会接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材官。


  一个月前的3月11日,阿里曾经的首席数据官陆兆禧被任命为阿里新的CEO,将会执掌除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以外的所有业务。以上两项任命都将自5月10日起正式生效。


  三个月前的1月10日,阿里巴巴宣布将重新调整组织架构,将阿里原有的七大事业群业务拆分成25个事业部,交由战略决策委员会和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负责。


  自此,新组织架构下阿里巴巴集团最重要的三个高管人选尘埃落定。新组织架构调整告一段落,无论是马云,还是阿里集团本身,“权利下放”成为这一年最为显著的特征。


  新格局


  在阿里巴巴的发展历史上,此次组织架构调整并非第一次。上一次的调整,也仅仅发生在半年前。当时阿里巴巴将旗下业务分成了七个事业群,分别是淘宝、一淘、天猫、聚划算、阿里国际业务、阿里小企业业务和阿里云。


  2013年,马云对于原有的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将七大事业群划分为阿里妈妈事业部;一淘及搜索事业部;天猫事业部等25个小的事业部(不包括中小微金融)。


  不难看出,阿里集团从几个大的业务群正在拆分成若干小的业务模块。对于这种“分身”之变,马云给出的解释是,“把大公司拆成小公司运营,我们给市场,给竞争者更多挑战我们的机会,同样是给我们自己机会。”。


  马云在给公司内部邮件中指出,阿里巴巴想要做的不是帝国形态,而是生态系统。唯有众多“小而美”组织出现,才能够养成生态而非帝国。此次调整是为了让组织更具灵活性和决策权,重塑阿里集团的活力和创造力。同时也有利于阿里集团培养未来更具领导力的人才。


  伴随着组织架构调整,原来集中在少数几个决策者手中的权利被下放在了更多的人手中,按照现在公布的信息显示,阿里巴巴25个事业部,将会有9个人分别执掌,他们分别是,姜鹏(三丰)、张勇(逍遥子)、张宇(语嫣)、吴泳铭(东邪)、张建锋(行颠)、陆兆禧(铁木真)、王坚、叶朋(傲天)、吴敏芝。


  这九人成为除集团即将履新的三位新高管之外的核心团队,这意味着这九人将拥有更多的直接决策权力。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权力下放最大的好处在于,让决策者更接近市场,同时,也提高了决策和执行的效率,削弱机构复杂带来的管理低效等大公司病。 但同时这种公司“联邦制”的管理方式同样也带来了挑战。


  新挑战


  尽管此次调整,阿里巴巴最终分化为若干小的事业部,但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些事业部依然依附于三大业务主线。即以B2B为核心的企业服务事业群、以淘宝系为核心的大众电子商务事业群、以及以阿里云为核心的基础服务事业群。这三者相互支撑,形成阿里系的商业生态系统。


  此次组织架构调整,权利下沉,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增大了管理难度。这就仿佛驾驭几艘大船与驾驭若干小船相比,后者显然难度更大。与此同时还要实现各个事业部之间的协调沟通、利益共享。并能让各个事业部发展的同时,都能符合阿里的大战略。


  而从人士层面而言,新任CEO陆兆禧从此要成为阿里系实际的掌舵者,既要能够够稳步推进打造阿里生态系统的重任,同时也要在被马云光环照耀太久的阿里确立自己的领导风格。此外,面对刚刚调整完的组织架构,如何进行有效的管理,如何权衡并分配相应的资源,这都需要很高的管理智慧和能力。


  其次,对于首席财务官(CFO)武卫和首席人材官戴珊,以及9位事业部的负责人而言,虽然拥有了更大的权利,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如何用好集团下放的权利,同时如何真正做到相互的协同,避免资源的争夺和可能的内耗,也都是面临的考验。


  对于马云而言,这将是其亲临前线执掌阿里系的最后一月,而对于阿里巴巴而言,自5月10日之后,新的蓝图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