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搜索引擎

专访谷歌首席搜索工程师阿米特·辛格哈尔

  Google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利用更多终端随时随地上网,以此构建下一个技术周期的创新支点。

  试想一下这样的场景:你身处一个陌生城市,街边的建筑吸引了你的注意,你认为它非常特别,但身边既没有导游,也没有携带旅游手册。你用手机摄像头拍下这个建筑,上传到Google。Google会扫描这个图像,确定它是什么,并把搜索结果发送给你。参观完建筑,你决定美餐一顿。再次打开手机,无需输入,通过GPS或手机发射塔,你就可以在Google的搜索框下看到一个蓝色小气泡和你所在的位置。轻点旁边的链接,出现的是一个可浏览的类别列表——包括餐厅、咖啡店和酒吧。接下来,你就可以利用一键式通话、地图和方向指南,甚至方便的内置指南针(如果你在步行)等方式,快速到达你想去的所在。

  6月8日,Google的工程师们在日本东京兴致勃勃地展示了这些技术。这场主题为“The Science of Search (搜索的科学)”的活动,是Google首次在亚太地区举办。

  世间一日,技术十年。摩根士丹利在《2009移动互联网研究报告》中提出,在经历了个人电脑和桌面互联网的演化之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正拉开帷幕,“这种划时代的技术转型每10—15年发生一次,它们让人觉得很心潮澎湃”。

  作为桌面互联网时代的巨人,Google自然不会错过新的技术周期。除了图像搜索、位置搜索和语音搜索等新搜索方式的出现,Google还希望为用户提供最佳的轻松获取信息的渠道——将信息翻译成用户母语并以语音形式反馈给用户,以及让搜索引擎深入分析和预测未知事物。“简单地说,搜索的未来,就是无论何地、何时、何种方式,你都可以搜索。”Google工程与研究高级副总裁艾伦·尤斯塔斯(Alan Eustace)在活动上说。

  根据4月18日公布的2010年第一季度财报,Google净利润同比增长8.9%,收入为55.1亿美元,其中Android系统成为主力增长点之一。在去年第四季度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Google的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表示:“2010年会成为移动收入显著增长的一年。”

  当然,在使用的广泛性和准确性上,新的搜索方式还很难和传统的关键词输入搜索相提并论。Google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访问网络,并且让人们使用除电脑之外的其他终端随时随地访问网络,以此构建下一个技术周期的创新支点。除了手机,电视也可能成为Google的下一个增长点。今年秋天,“Google TV”将首先在美国上市。这款电视吸引人们的并非只是包括英特尔、索尼、罗技在内的7家公司分工协作,还包括那些挑战想象力的趣味功能,比如利用在线翻译功能在“Google TV”上显示用户希望的语言字幕;通过“Quick Search Box”搜索电视节目和Web网站,在电视节目影像上重叠显示半透明的Web浏览器或排列显示节目影像;Android手机可以通过Wi-Fi远程连接Google TV,用户甚至还可以远程使用语音搜索等等。

  如同模拟时代向数字时代的转化那样,每个技术周期的到来都意味着一轮优胜劣汰,新的赢家不断涌现,现在的庞然大物有可能适者生存乃至蓬勃发展,也可能面临大厦顷刻倒塌的悲剧。面向未来,善于创新的Google正在如何构建自己的技术支点?《商务周刊》在日本东京采访了Google首席搜索工程师阿米特·辛格哈尔(Amit Singhal)。辛格哈尔在搜索领域已经有超过15年的工作经验,Google的排序算法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商务周刊》:Google最近提出了搜索的未来三个发展方向,您认为最有可能取代传统的关键词输入搜索的下一代搜索方式是什么?要实现这样的目标,还必须跨越哪些鸿沟?

  阿米特·辛格哈尔:我一直有一个伟大的梦想,以后不需要通过搜索而搜索(Searching without searches)。也就是说,搜索能够了解我一天的需求,主导我一天的流程,以主动的方式引导我的生活。我保证,在下一个20年,你会看到梦想成真。

  人们希望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使用工具搜寻想要的东西。目前,我们正在5个方面努力:首先是超越文本,这意味着除了文本信息,我们还要把图像、视频和其他类型的媒体组织起来,让用户依据这些不同类型的信息,获得远比以前更加切实相关的搜索结果;其次是超越语言,全世界只有20%的人说英语,我们希望在所有可能的语言组合之间进行翻译;第三是个性化,为了让搜索引擎能够预测用户的需求和兴趣,我们建立了超过150个按地区量身定制的域,并且开始使用更具体的IP地址信息来获得更精确的结果;第四是实时搜索,使用户能够搜索并看到世界任何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第五是“通情达意”的智能搜索,这是搜索的“圣杯”,我们希望教会计算机了解人类的思考方式,判断在用户输入某个文字时的真正意图,在这个领域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商务周刊》:那么,在向量身定制、搜索智能化的进程中,如何保护用户的隐私?

  阿米特·辛格哈尔:可能目前在中国还没有相关服务,但在中国以外的很多地区,我们已经可以针对用户曾经的搜索记录提供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这也要看当地是否允许进行这样的跟踪。肯定有用户不希望记录他的搜索活动,认为这是一种入侵,那么他们可以不选择这项服务。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还是透明化和可控性。目前,用户可以随时查看和管理他们存储在Google服务器上的信息。另外,用户也可以随时退出这项服务。

  《商务周刊》:从商业价值的角度,Google一直还是在通过AdWords和AdSense获得收益。随着新搜索方式的出现,Google是否会发展出更多的收入模式?

  阿米特·辛格哈尔:对于股东来说,我们确实需要寻找更多收入渠道。但我们相信,只有提供给用户最具创新性的、既好用又实际的功能时,公司才能同步受惠。只要我们不断提供新的理念和服务,一切自然水到渠成了。这也是Google创立的初衷。

  《商务周刊》:我们已经经历了Web1.0和Web 2.0,在您看来,未来的发展形态还会有哪些变化?目前,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在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比如苹果公司。在您看来,今后大公司对于商业生态系统的控制会不会更加强化?

  阿米特·辛格哈尔:我深信,Web必须是一个开放式系统才能健康发展。只有所有人都可以将自己的信息通过网络上传或者下载,才会产生更多的创新。开放式系统是创新的基石,通过多个厂商的竞争,使用者才能真正受惠。如果在一个密闭式的系统中,使用者很难享受到好的产品和服务。

  《商务周刊》:互联网革命确实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两年前,就有人提出“Google把人变愚蠢了”的说法。随着搜索技术的不断发展,Google如何定义智慧?

  阿米特·辛格哈尔:这是一个哲学话题。科技是一种工具,而且是不断进步的工具,比如石器时代石头是很好的工具,但现在有了针对某一个工作特别设计的更强大的工具。工具并不会让人们变得愚蠢。Google本身是一个信息工具,也是这个时代非常优秀的工具,但它只是提供给人们及时、有益的信息,让人们更好的发挥才华和天分,更有效率的达到目标。我们是在朝这个方向前进。

  《商务周刊》:在Google的体系中,搜索是一种工具,让人与信息更好地链接起来,但也有一些搜索引擎公司更加关注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相互寻找。此外,随着社交网站的崛起,通过社交网站进行人与人之间的搜索也正方兴未艾。那么,Google的搜索接下来是否也会强调人的色彩?

  阿米特·辛格哈尔:网络是提供给人的,Google的所有搜索结果也使用了人的因素,所有计算都建立在人与信息之间的共鸣上。Google地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人们可以在地图上及时提供信息帮助其他人。“社会搜索(Social search)”也是一个变相的让人与人之间产生链接的信息工具。我们的工作不止如此。网络信息更加智能化,与个人更加相关,这将是未来一个非常主要的趋势。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