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政策留才,谁为科技人编织美国梦?

  

QQ截图20130517003632

  (速途网专栏
作者:康斯坦丁)前不久,美国国会草拟了最新《移民法案》,出台了一系列针对“高科技人才”移民的优惠政策,这不仅展现了其留住人才的决心,更体现了美国人的远见,毕竟,科技永远是第一生产力,而政策上的支持会进一步巩固其在科技领域的霸主地位,更何况,一大批科技人才每天晚上都在勾勒美国梦!

  但是国外的科技人才,编织一个美国梦非常不容易。美国《移民法》规定,获得绿卡的途径包括家庭婚姻关系移民、投资移民、职业移民、人才移民和难民庇护移民等。途径看上去琳琅满目,但真正实际操作却有种种困难,为了控制移民总量,美国国务院常会采用拖延战术,据最新数据表明,中国大陆的技术移民申请刚刚处理到2008年2月,而印度移民的申请只处理到2004年,效率低下堪比中国的“有关部门”,可谓真正的一卡难求。

  美国控制移民数量也是无可厚非,姑且把美利坚看做是一片天堂,但政府却不是上帝,他们的资源丰富,却不是用之不竭,他们必须挑选真正的人才来扎根美国,至于难民、庇护、官员二奶等,自然要好好甄别。

  移民政策,全球科技人才的福音?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能否得到充分的发展,会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军事、经济、教育、体育乃至整个社会的情绪,所以,国家之间的竞争中,科技实力占据非常核心的地位,而人才则是科学技术中的灵魂因素,只有专业的技术人员才能够赚到钱,才能从实质上推动社会的进步,事实上,一个梅耶尔(雅虎CEO)对社会进步的贡献抵得上500个甄嬛小主儿!

  正是看清了这点,美国政府才草拟了最新的移民政策,最核心的目的就是吸纳全球范围的科技人才,而且他们有足够的资本、舞台和技术积累,让这些有识之士先找到归属感,再实现自我价值,而科技人才们的贡献,反过来又能巩固美国的科技实力,简直是完美的良性循环。

  如前文所述,美国现行《移民法》对科技人才在美国定居有诸多限制,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留才难度,奥巴马在一次演讲中,曾经抱怨道:我们的学校教会了这些外国人如何进行科技创新,却又让他们回到了中国、印度或者墨西哥,反过来同美国竞争,这就是我们必须进行移民改革的原因。有了如此背景,美国移民改革势在必行,在草拟的新法案中,将会采用优秀(MERIT)移民类别,会根据外国人的教育、就业、居住年限和社会表现等方面进行打分,分数高的优先获得签证,针对有才干的外国人,每年的签证数量达到12万,且每年递增5%,更狠的是,科技人才每年递增的签证,全部通过减少其他类别移民数量来平衡,新法案取消了现行的抽签移民(每年5万配额)和亲属移民第三优先和第四优先(每年配合8.84万人),工作签证方面由原来的6.5万个增加到11万个,增加的部分全部发送给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专业的学生,此外,新法案还特别针对一些杰出教授、研究人士、跨国公司高级主管等具有特殊才能的人,给予了非常诱人的优惠条件。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这次移民法案的核心思想,自此,有能力、有才干的北美理科生更加容易留居美国,而那些企图靠嫁给老外的美女们,则可能又陷入无限的纠结之中了。

  硅谷和斯坦福,科技领域的大心脏

  美国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相比于北欧挪威、瑞士的慢生活节奏,或者西亚沙特、阿联酋资源取之不尽的国家,奥巴马治下的社会确实还存在诸多问题,他们的枪战片依旧精彩,波士顿的炸弹威力巨大,这块土地在中国小学课本里被描述成万恶的资本主义,人民则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可事实上,谁也不敢否认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且这里的树皮都散发着一股自由的气息,垃圾桶旁边的流浪狗都有一股创业的激情,兴趣得到认可,技术得到保护,梦想得到尊重,正是在如此背景下,美国缔造了无数的神话,科技水平领先世界至少5年以上,而科技含量最高的硅谷,则成为全球科技的大心脏,源源不断地为世界输送新鲜的科技血液。

  硅谷是美国科技的代表,诞生了一系列的传奇,普通人喜欢仰视神话,却忽略了神话诞生的基本条件:创新、毅力、专注和永远的激情。乔布斯的苹果就是诞生于这里的一个不显眼的车库里,而思科、英特尔、惠普等大公司,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硅谷故事:或蜷缩在地下室里,或寄居在狭小的宿舍里,但他们都在创业初期保持着创业激情和对技术的专注度,正是这样的文化,让硅谷不断发展成为全球科技的聚集地,这里聚集着美国和世界各地高科技人才100万以上,出现了30多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硅谷的企业里,每1000人就有285.9人从事高科技工作,年薪平均达到144800美元,居美国之首;硅谷的总人口不到全美的1%,却贡献者了5%的GDP,更可怕的是,硅谷有着强大的创新文化,“允许失败的创新,崇尚竞争,平等开放”的精神理念,让全世界的科技青年心驰神往,这些天才们聚在一起思想碰触的火花,随时,都有可能出现5个FaceBook或者20个Twitter,而且他们不用担心自己的产品会碰上两只企鹅,也不用考虑“XX总局的领导是否喜欢”之类的问题。

  如果说硅谷是创业的梦之舞台,那么,美国众多的科技大学则是创业者们的幕后训练馆,事实上,硅谷成立之初就是为了留住斯坦福大学的人才,现在同样是依托于斯坦福、伯克利和加州理工等世界知名大学。美国拥有全世界75%的最优质教育资源,全球排名前20名的大学中有15所都来自美国,哈佛的辍学生都能成为世界首富,而扎克伯格则是在学校的宿舍里创建了Facebook,这些世界名校中,每个人都需要全力以赴投入到科研课题中,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去锻炼身体,否则,根本无法完成繁重的学业,这种氛围培养出的人才,显然要比每天花前月下,研究魔兽战术的大学生更有竞争力。

  科技促进军事、教育、经济,而后者又对前者起到反作用,每一个国家都需要让自己进入一个正确的良性循环。

  时代呐喊,谁在编织中国的梦?

  坦白讲,笔者非常羡慕美国能走进科技和教育的良性循环中,而且也不想逃避一坨坨冰冷的现实:很多中国精英正举家迁往美国,甚至加入了美国国籍。由于美国宪法规定:凡是在美国国土上出生的婴儿都可以自动获取美国国籍,于是,每年都会有大约34万中国婴儿在旅游时恰好生在美国,其中,包括姚明的女儿,更龌龊的数字是,中国的千万富翁中,有40%已经拥有了其他国家的国籍,斯琴高娃、张铁林、刘亦菲、赵本山…不计其数的官员。

  笔者也曾经大骂这些人忘本,崇洋媚外,但冷静下思考一下,这些精英人士为啥要顶着骂名过一辈子呢,或许公平、公正、孩子的教育和实现梦想才是更换国籍的重要原因,看上去龌龊,实则无可厚非。

  时下,中国最有热度的政治词汇莫过于“中国梦”,仅次于第一夫人彭丽媛,它甚至已经取代“和谐”成为中国社会最重要的非理性力量,与各种天灾、人祸相对抗,雅安地震、H7N9禽流感,还有城管大队在“中国梦”面前统统成了浮云。随着主席振臂一呼,全社会都开始寻找自己的梦想,科技、人文、宗教、哲学、CCTV2的专家各出奇谋地解构“中国梦”,可事实上,梦想对于时下的中国人来讲,实在太过虚无缥缈,它必须先解决婚姻、房子、工作的问题,才有可能来思考该找个神马样的“鸟梦想”呢?

  笔者认为,梦想实在是个奢侈的物件,它需要太多的因素来支撑,不仅包括追梦者自身的努力,还需要全社会的公平、公开的制度,要实现中国梦不只是老百姓的事儿,它更需要政策、制度乃至文化的支持。现在的中国社会,只提供了单一的价值标准和成功偶像,也即谁有钱,谁成功,一个满手油污技术精湛的工程师获得尊重远不如一个脑满肠肥的网吧老板;搞品牌、促创新的家电制造获取的利润仅有3%,而能够拿地盖房的房产企业,利润高达35%;科技人才们每天要花大量的时间去鉴别奶粉、食用油,还有多少精力去创新……

  科技人才是一个国家的希望,但愿在几代的努力下,中国的梦能够成为现实。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