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SNS

社交媒体改变灾难应急响应:完善官方信息渠道

  导语:《科学美国人》杂志今天发表文章指出,研究表明,社交媒体已经开始在灾害应对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它也有可能造成虚假信息快速蔓延或者成为骗子利用人们同情心的乐园。政府应将制定有效的社交媒体策略作为备灾工作的一部分。

  以下为原文:

  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肆虐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时,Facebook才刚出现,Twitter和iPhone都尚未面世。去年,桑迪飓风袭击东部沿海地区,社交媒体已经成为灾难应对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手机服务中断的地方填补了空白。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利用Twitter和Facebook等资源寻找亲人,通知当局和表示支持。仅凭官方来源提供灾难新闻公告的单向传播时代结束了。

  研究人员现已开始发布灾难中社交媒体运用情况的数据,立法者和安全专家已经开始评估如何最好地改进应急管理。互联网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贝克曼(Michael Beckerman)6月4日对众议院应急准备、响应和传播小组委员会表示:“社交网络和移动的融合淘汰了旧的应对方案。”

  新方案不会舍弃紧急广播系统和其他政府途径。相反,它会纳入联邦机构和非营利组织的最新研究数据。

  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上周发布的《2013国家防备》报告中指出:“尽管手机服务在桑迪飓风最强烈时中断,用户仍发布了2000多万条相关推文。”新泽西州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PSE&G称,桑迪飓风期间,他们增派人手维护Twitter,发布巨型帐篷和发电机每天的位置。PSE&G副总裁乔治•卡德纳斯(Jorge Cardenas)说:“我们发送了太多推文警示用户,一度超过了Twitter每天允许发送的推文数量。”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称,据报道,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后,四分之一的美国人从Facebook、Twitter和其他社交网站查询信息。这些网站还组成了信息循环的一个关键部分:波士顿警察局发布“逮住了!!!”的推文后,14多万人转发。道路和酒店关闭后,社区成员通过简单的谷歌文档为陌生人提供住宿、餐饮或热水淋浴。谷歌还对以前自然灾害时使用的寻人搜索进行了调整。

  美国疾控预防中心(CDC)环境卫生应急办公室的科学副主任马克•凯姆(Mark Keim)表示,每次灾害都会产生复杂的快速信息流通网络。这大有好处,它既可以改进灾害应对,也能让受影响的人群掌控自己的情况并感觉有所依靠。

  但是,科罗拉多大学灾害社会学家珍妮特•萨顿(Jeannette Sutton)说,针对紧急事件制定有效的社交媒体策略是防备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她发现,在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中,Twitter上没有统一的标签,因此难以跟踪相关信息。搜索“Boston”这个词也无济于事,她说,因为它可能搜出波士顿旅游等无关事件,也搜不到未包含“Boston”字眼的相关推文。

  她指出,作为备灾工作的一部分,应该教市民如何有效地使用社会化媒体,如何从网上获取信息以及发布有用的信息。“推文流动非常快,从中提取相关信息就像大海捞针。”

  面对紧急事件时,社交媒体上的所有快节奏信息都存在固有风险。首先是虚假信息的快速蔓延,例如波士顿爆炸后一名失踪男子被认作犯罪嫌疑人。萨顿指出,虽然错误往往可以通过“维基效应”(即其他用户纠正错误)得到修正,但虚假信息容易形成病毒式传播。

  FEMA管理的“谣言控制”试图将虚假信息扼杀在萌芽状态,但一般没有明确规定谁负责监管社交媒体信息或者如何监管。

  另一重大风险是骗子利用社交媒体骗钱。美国红十字会证明,新技术可以高效地筹集人道主义援助资金。2010年海地大地震后48小时,通过短信捐赠的善款超过500万美元。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警告,悲剧发生之后,社交媒体也会成为骗子招摇撞骗的平台。例如,康涅狄格州校园枪击案后,FBI逮捕了一名女子,她声称要通过Facebook和其他渠道募集资金为死去的亲人办葬礼。

  海地大地震通常被视为在灾害中运用社交媒体的分水岭。CDC的凯姆说,2010年以前,社交媒体一直是独立发展,但灾难规模和内在的情感诉求为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营造了合适的环境。他说:“我认为,从现在开始,很难预测灾害时的下一个信息渠道将是什么。这些东西都是自发的,可以满足独特的需求。这就好比无法预测明年你会需要或想在智能手机上装什么应用程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