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评论:4G牌照制式分配莫忽视市场布局

  4G发牌传闻,与猜想让牌照发放悬念迭起,并引发业界专家互相“拍砖”。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近期表示,“合理的发放方式,应该由各自的运营商自己决定”、”逼迫”运营商都选择TD-LTE是不合理的。”另一边,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公开静态,在4G发展初期,中国有必要形成“单一的”TD-LTE市场,明确指出国家应该向三家电信运营商同时发放TD-LTE牌照;资深专家李进良也马上回复“与阚凯力教授商榷4G牌照怎样发放问题”,4G牌照制式之争陷入口水战。


  与之相关的牌照、频谱、招标等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成为各方争议的焦点。在国家相关部门对4G发牌方式“定调”之前,一部分声音开始极力推动政策向TD-LTE倾斜。这给今年电信业最大热点事件——“4G牌照何时发放、如何发放”这一话题再添变数。


  两阵营,立场分明


  之前,4G发牌传闻主要围绕“5.17发牌”,但相关部门与运营商皆没有表态;随后,又有传闻指出工信部初定的4G发牌方案是“首先向三家运营商发放TD-LTE牌照,再向有意建设FDD LTE网络并提出申请的运营商发放FDD LTE牌照”。这一消息立刻引发运营商的辟谣。中电信董事长王晓初表示,4G牌照尚未收到政府最后的决定通知,若市场所传言三大运营商同时获发TD-LTE牌照属实,中电信会租用中移动的部分网络资源。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同样是在出席股东大会时表示,目前政府对4G发牌事宜未有最终决定,是否会将TD-LTE网络对外租借给其他运营商,尚不明确。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在香港表示,仍未收到4G发牌的确实消息,如果有资源,联通可以留意TD发展,但联通仍以希望优先获得FDD LTE牌照。


  由于4G制式分为两种,一种是FDD LTE,另一种是TD-TLE,前者是国际上已大量使用,技术较成熟,后者是国内拥有大量自主知识产权,但技术和终端都还有待完善,因此关于4G牌式制式引发高度关注。之前,中国移动已铁定将获得TD-LTE牌照,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获得何种4G牌照一直未明确。因此,传闻大有拉中电信、中联通入局之谦,而这两家运营商在明确牌照发放制式之前也更加侧向于FDD LTE,中电信明确表示将“两手准备”,中联通则多次强调希望优先获得FDD。


  由此可见,运营市场在4G牌照制式问题上形成了两股力量的博弈,这一不确定性让我4G走向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这也成为4G发牌传闻不断的重要因素之一。


  产业链,万亿市场


  三家运营商中,明确4G演进路径并开始大规模建网的只有中国移动。按照计划,中移动将在今年建设20万个TD-LTE基站,覆盖全国100个地市级以上城市,4G终端采购超过100万部。中国移动3G网络竞争处于劣势,急于推进4G 建设,积极争取4G 牌照的提前发放,并已经开始在13个主要城市展开扩大规模试验。


  中移动对4G发牌极为迫切,但真正比运营商更着急发牌的可能还有设备商,这一问题在3G发牌阶段也出现过。例如,中兴中国区一位高层表示,对三家运营商都拿TD-LTE牌照的传闻“不好评价”,但希望“牌照能尽早发放”。


  目前,中移动3G基站数量为30.3万个,而今年将建设20万个TD-LTE基站数量近乎中移动过去数年所有3G基站的2/3。这只是中移动一家,就有如此规模,如果三家一起建网必将直接利好设备商们,或刺激电信设备市场新一轮洗牌也未尝不可。


  机构普遍预计4G建网高潮将持续3年。中信证券数据显示,2013年-2015年我国4G设备投资额分别为411亿元、475亿元、500亿元,增长率分别为513%、16%、5%。其中,三年间主设备、传输投资、基站配套、电源的投资总额分别约为619亿、107亿、479亿和179亿。单从2013年来看,主设备、射频器件、网络优化覆盖、传输等市场的投资增长率将分别达到523%、573%、613%和322%。


  甚至业内有分析预计,4G将作为今年结构性热点,成为通信业投资主线。在国内,4G在技术标准、频率分配、终端准备、网络设备准备等方面已基本成熟。由此不难理解,为何各种4G发牌传闻会传得如此沸沸扬扬,产业链各方对开启产业盛宴已经蠢蠢欲动,对拉开4G产业发展大幕迫不急待。有分析称,发放牌照后,运营商的4G网络建设将产生5000亿元以上的投资,网速提升带来的换机潮,将产生上千亿元的终端手机市场,整个产业链加上对移动互联网应用市场的投资预期,将达上万亿元。


  一刀切,恐埋弊端


  我国发放4G牌照必定不是今年就是明年,虽没明确的发放时间表,但牌照的发放制式则更为重要,这将直接关系到我国4G产业的布局与走势,将直接影响整个产业的发展进程,并对三家运营商的未来走向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近日公开表示,政府应快速决策,并尽早发放4G牌照。不仅如此,中国在4G初期两到三年间,应该大力发展TD-LTE单一市场,只有单一市场,才能真正将产业链力量聚集,加速产业链成熟。因此,在我国会不会形成单一的TD-LTE市场这一话题一经抛出,就“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种单一市场发展论在业界也引发很多争议,从推动TD-LTE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杨骅的观点不无道理,但“一刀切”就能“真正将产业链力量聚集”?其实,单一市场的发展方式或存在一些弊端。


  首先,从市场格局来看,发展步调不一。中移动已布局TD-LTE,且不止领先一点,中国移动已在国内多个城市进行TD-LTE扩大规模试验网建设。但中联通、中电信并不急于从3G向4G网络迁移,毕竟这两家运营商刚刚进入3G网络的投资回报期,其规模发展的用户也正在产生价值。


  其次,不能租用,需重新建网,势必影响整体市场布局。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称,如果三家运营商同时获得TD-LTE牌照,中国电信将租用中国移动的部分网络资源。对外,杨骅认为:“由于两运营商存在竞争关系,仅基站的租用这一个问题就很棘手,所以不太现实。”如果无法租用网络,那另两家运营商势必得重新建网,这对于“白手起家”建设的两家运营商来说,建网时间、建网投资都需要较长的时间与巨额投资,这势必影响4G牌照发放以及试商用的时间部署,必然影响4G产业发展。


  第三,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家运营商的3G制式相对应的标准是TD-SCDMA、WCDMA以及CDMA2000,因此从3G在向4G过渡时,是否更应该充分考虑技术的过渡性,从而更好的利用网络资源角度考量,从而有效带动三大运营商产业升级。


  因此,单一的市场布局恐有弊端,一刀切模式或对产业发展带来伤害。总之,4G牌照未发之前,各方便使出浑身解术抢跑4G业务,谁将分得最大一杯羹?关键还看发牌时间与制式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