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融合组网引发4G牌照猜想:运营商态度或藏悬念

  近日,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发布VoLTE白皮书,并明确VoLTE商用的时间表——在2014年,全网商业部署VoLTE,今年三、四季度进行大规模业务试验,明年上半年将进行大规模外场实验和尝试,明年三、四季度将把全网VoLTE向社会推出商用。此外,据接近工信部的运营商中层人士透露,工信部初定的4G发牌方案是“首先向三家运营商发放TD-LTE牌照,再向有意建设FDD LTE网络并提出申请的运营商发放FDD LTE牌照”。近期,联通与电信也先后明确表达了进行LTE FDD和TDD多模融合终端的准备。可以说,三大运营商或以融合组网方式迎接4G,多网协同战略考验整体战略布局。


  当前,电信行业面临着强劲异质竞争和自身错综复杂的形势,如何通过发放4G牌照达到既调和现有各种矛盾问题,又增强行业整体实力?


  玄机:牌照背后的深意


  “政府部门并没有明确中国移动拿TD-LTE牌照,只是中国移动认为自己有能力拿到TD-LTE牌照。”TD联盟秘书长杨骅说。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移动拿FD-LTE牌照的可能性也有,正如当年我国在上TD-SCDMA网络时候,中国网通(已经和中国联通合并)呼声很高,然而阴差阳错,TD-SCDMA牌照最终花落中移动。因此,在牌照没有明确发布前,各种可能性都有极大概率,三大运营商是采用TDD、FDD还是TDD/FDD融合组,还存在诸多变数。


  所谓的TD-LTE和FDD之争背后,究竟又另有何玄机?从今年我国公布的新频谱规划方案中,将2.6GHz频段全部190MHz频率资源全部给了TD-LTE,这意味着未来TD-LTE的频谱竟高达190MHz,如此之多的频谱资源并非一家运营商所能独享,因此发牌时间与制式分配颇有深意。


  杨骅还透露了这样一条信息:关于中国4G的测试,并不是各自为战,是在工信部的主导下进行,连测试的人员配备都是三大运营商各抽取代表。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中国三大运营商都会“参与”TD-LTE建设或已是大势。在此大局下,三家运营商默认都会优先发放TD-LTE牌照,FDD牌照则会采用申请制;不确定的是,移动是否也可申请FDD牌照,以及两类牌照发放的时间会隔多久,从而给TD-LTE提供发展时间窗。


  4G在国外已商用多年,我国因为3G建设才进入规模发展阶段而在4G布局滞后于国外水平。今年是业界对4G牌照发放呼声最高的一年,但时间已过半,监管部门也未有任何实质性表态,发牌时间与制式分配悬念跌起。


  反差:产业链从观望到备战


  近期,运营商们动作频频布局4G战略,刺激了之前一直处于谨慎观望状态的产业链。先是中移动设备招标让产业链为之一振,TD-LTE网络无线主要设备,涉及全国31个省市区,采购规模约为20.7万个基站。作为4G急先锋的中移动,其一举一动都被业界看成是4G发展的风向标,其大手笔抛出200亿的设备招标大单,无疑向产业链释放了积极利好。


  目前,中移动在15个城市建设TD-LTE试验网,其中,宁波、杭州、深圳、广州实现了主要城区全覆盖并开始规模体验,其余城市也已完成基本网络覆盖,而宁波、常州5月17日已启动规模体验。有消息称,单是4G网络基站方面,中移动今年预计投资就要超400亿约达到417亿元,而刚刚落地的2013年TD-LTE网络无线主设备招标市场预计总投资就达200亿元,这是4G产业链全面启动的重要信号。另外,在4G率先展开试商用的城市,中移动也投入不少资源进行前期推广。


  同时,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都表示要积极备战4G时代的到来,这与之前两家运营商相对并不积极的态度形成一定的反差。三大运营商的集体表态,让产业链各方加紧了备战的步伐。近日,联想集团副总裁冯幸透露,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正在积极上马LTE,并提出了各自的试商用计划。运营商已经向终端厂商提出供应LTE终端的要求,但LTE终端今年不会大规模商用。从设备商与终端商,都已配合运营商的发展步伐备战4G,虽然发牌制式未明,但与其观望不如备战。“联想也在积极做4G的技术准备,一旦4G大规模商用,联想将及时推出自己的4G手机终端。”冯幸表示。


  权衡:融合组网面临大考


  从目前中移动的网络建设、终端定制等方面来看,中移动对LTE的投入与热情甚至还高于3G,并逐渐陷入TD-LTE的“诱惑”之中。例如,今年1至5月,中国移动累计销售TD-SCDMA终端5300万部,全年销售将达到1.2亿部;目前,中移动已发布了4款TD-LTE手机,预计今年9月份启动大规模4G终端采购,或达几十万台的规模。中移动在TD-LTE的大规模投入,让业界一致认为其获得TD-LTE牌照已是板上钉钉。


  但实际上,中移动并不是将鸡蛋都放在“TDD一个篮子里”,奚国华说,“今年到明年中国移动在4G方面将重点发展双待机智能解决方案。”这一番表态,让业界看到4G混合组网的可能性更进一步。此外,中移动CEO李跃发布了中移动的VoLTE白皮书。由于VoLTE既能应用于TDD也适用于FDD,因此,中移动这一部署业界解读成“抛出一个平衡原理”,其两手准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牌照未发,一切都是未知数。


  例如,中移动提出双卡双待机智能解决方案,可以实现打电话使用3G,上网切换到FD-LTE。中国移动香港就采用TDD/FDD融合组网模式,用户可以在TD-LTE和LTE FDD之间进行互操作及无缝切换。因此,中移动也做好两手准备,应对融合组网的可能。


  中电信董事长王晓初称,今年将加大LTE实验网建设,并首度透露对4G制式选择,“在广大人口稀少地区用FDD,在市区人口密集区用TDD方式,将采用综合方案满足用户需求。”这是中国电信首次表明对TDD接受,被认为是一个折中方案。这一说法折射出运营商的布局心态,即在融合组网的大框架下,“会在不同省份,按照当地的需求做不同的选择。”


  目前更大的悬念,是政府将发放牌照的总数以及次序。三大电信运营商尽管各自对4G态度迥异,但目前来看,“融合组网”或是其共用的对外说明口径,一方面表态支持自主知识产权的制式,一方面也给自己的市场布局留有余地,未尝不是有效的权衡之术。三大运营商的战略布局主要是出于如何能快速抢占4G市场的考量,而如何平衡则考验着监管层的智慧。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