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北京叫车软件开始以小费方式变相加价

  本月初,市交通委发布《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加价、广告等被明令禁止。“新规”试行半个月,一度拼抢激烈的叫车软件市场渐显冷清,部分叫车软件公司曝出资金链断裂、退出市场的消息。还有一些叫车软件公司则“投机取巧”,变相加价。

  以小费方式变相加价

  “新规”不许加价,软件就干脆给这笔钱换了个名字,应付一下。比如“嘀嘀打车”软件填好订单后,乘客可以选择是否支付小费。其中有5元、10元和20元的不同选择。“快的打车”软件在提交订单前也可以选择支付小费,50元封顶。而“摇摇打车”可以选择加价10元或者20元。这款软件还会提示用户,支付小费越多,订车成功率越高。

  一位的哥告诉记者:“以前明码加价,现在政策不允许了。改成小费,变成了乘客的自愿行为,政府不会管了吧。”这种小费是算哪门子小费呢?一般情况下,小费是在消费者接受完服务后,感谢服务人员的一种报酬形式。还没有接受服务,就要求付小费,很明显是变相加价。

  那不加价能叫上车吗?昨日11时,记者尝试使用“嘀嘀打车”、“透明车”和“摇摇打车”3种叫车软件,选择不支付小费召车,结果没叫成一辆车。最后,记者在路上拦了一辆空驶出租车。这名的哥告诉记者,公司传达了不许加价的规定后,他就不用那些叫车软件了,怕被抓住了当议价处罚。不过他还是提醒记者:“像你这活儿不太好跑,用叫车软件不加钱,应的人一定少。如果是赶时间,最好还是给小费,保证有车。之所以加钱,是因为司机害怕白跑。”

  记者又随机采访了5位出租司机。目前仍有两位还在使用叫车软件,但使用率明显低于“新规”实施前。

  叫车软件转行做家政

  不许加价、不许放广告,明面上的赚钱模式都被掐死了。一些叫车软件干脆选择“退市”。比如,“嘟嘟叫车”已经转战家政市场。软件创始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政府管制是“嘟嘟叫车”最终决定退出市场的重要原因之一。上月底,“快的打车”被曝资金链断裂,正寻求资金支持。

  还有一些叫车软件悄悄消失了。“之前有个叫‘透明球’的软件,现在也没动静了。”一位业内人士说,不少叫车软件的起步是依靠风险投资支持,赌的就是叫车软件的未来。但新规出台后,前景并不清晰,一些风险投资拒绝继续为手机叫车软件投资。

  目前已经与96103银建调度中心实现战略合作的“百米出租车”是还在坚守市场的公司之一,这家公司向两万多名出租车司机发放了专用平板电脑,并很快实现了手机软件订单和电召订单互相流转的功能。这家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还没考虑过赚钱的事。”

  赚钱不能单纯靠乘客

  柏诚公司城市与交通规划部总监王江燕说,自己也曾使用过加价叫车软件。她认为乘客提供小费可以缓解偏远地方与短距离打车难的情况,“叫车软件加价的确存在弊端,若要禁止收取小费,政府应该出台一些措施改善短距离打车难的情况。”

  交通运输部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则表示,叫车软件加价功能弊大于利。“从行业规范角度来看,加价不利于市场经营和管理的有序化,它容易让司机挑拣客人,不利于保证服务质量。”她认为,叫车软件赚钱不能单纯靠乘客“加价”。“市民使用叫车软件会产生流量费用,叫车软件公司应该在信息服务领域寻找生存方式,而不是通过加价获利。”

  徐康明是北京城市交通建设的咨询顾问,美国3E交通系统咨询公司高级咨询专家。他建议,应该待叫车软件市场充分发展后再做结论,而非在市场发展初期就“一刀切”。“若能做到统一管理,叫车软件就值得推广,同时政府也应加快发展已有的统一叫车平台,方便市民出行。”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