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中国企业家:变量型公司

  变量型公司是让巨头渴望又警觉的力量。得变量者得天下,这是移动互联时代并购越来越频繁的催化剂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时,江湖上一定又有惊人的传言。请对此习以为常,并请相信某些难以置信的传言正在隐秘地变成事实。按照业内人的共识,这种规模乃至更大规模的收购至少还要持续一两年,赛末点远未到来。


  想想场面的波诡云谲。如果王小川从了周鸿祎,那将来百度是否还能占据巨头一席尚未可知,但如果下嫁阿里,局面就会大不同。就是几个人,几句话,在随时改变着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方向。


  搜狗这样的公司,我们权且称之为变量型公司,你可能会觉得变量这个词有些熟悉,是的,它正是过去半年中本刊力推的栏目,聚焦可能改变格局的力量。它们是这样的群体:技术、模式、数据积累达到了其它创业公司,甚至巨头公司在短时间内难以逾越的境地,一定程度上对大公司造成困扰。从资本的角度,此类公司估值大概至少在10亿美元左右,用户量都是上亿级。它们之中包括大众点评网、搜狗、UC、91无线、高德……


  它们像卡夫卡小说《地洞》中那只奇异的动物,每天建造努力完善地洞结构,要完善一座绝对安全的地下防御工事。遗憾的是,所谓的安全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比在PC时代更为脆弱,它们中的绝大多数最终会选择“嫁入豪门”。


  别误会,能把公司以合理的估值卖掉,依然是英雄,而且,接受巨头的投资,对于管理层的回报而言,动辄能套现数亿美元,往往并不逊于IPO。


  那些买家同样每日如履薄冰。“人们都是有了不安全感才会掏大价钱干事儿。”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说,对于巨头而言,太小的收购产生不了价值,因此这轮收购,变量型公司就进入准星之内。


  移动互联网引发了地壳运动,打破了原来传统互联网所割据的大陆板块。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从哪儿来,用户在哪里,用户在移动互联网的行为比如搜索等等,是完全不同的游戏,不安全感促使巨头的触角四处伸展,“你能发现所有的巨头公司几乎都推出了四五十个APP,他们能够形成矩阵,投入大量资源进行尝试。”俞永福说。更重要的,变量公司往往恰好在巨头车轮必经之处,“如果选择不合作,意味着所有的巨头公司都是你的对手,他们有着强大的品牌、资源和影响力,你要速度更快,更强,但同时巨头还会扶植其他竞争者,你不能说没有一点机会,但是很难,非常难……”高德CEO成从武说。


  争夺变量型公司,成为巨头间的暗战。例如阿里巴巴需要社区化的产品作为战略补充,因此投资社交媒体新浪微博,甚至是陌陌,更重要的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对抗腾讯微信。每一个交易“绯闻”背后,都隐藏着巨头寻找移动互联网入口的雄心。


  “大机会在变小,小机会在变大”。业界如此形容移动互联网时代。对变量型公司而言,能抢到BAT这张麻将桌上的第四把椅子机会越来越小,对巨头而言,通过收购小公司拿到船票的机会也在变大。


  变量型公司何去何从?“这种前提下,变量公司至少也有两种不同处境。一种是基于传统互联网成长的变量公司,它在传统地盘还没有站稳脚跟,但是自身也同时面临移动互联网的挑战。自身的资源、能力要同时应对,就会显得薄弱,搜狗是比较典型的这种情况。”一位不具名人士评价,“一种是基于移动互联网成长的,或在PC互联网时代树大根深的变量公司,其挑战会相对小,而且出身于移动互联网,对于一些趋势的变化更敏感,它们独立发展的障碍不会那么大。”


  昨天的选择,就是明天的命运。让我们看一下变量型公司的几种活法。


  PC互联网时代的小米、奇虎360是逆袭的代表,它们正走在从变量型公司向准巨头的成长之路上。以小米为例,短短三年时间内,估值已达到80亿美金。作为小米的投资人,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童士豪至今记忆深刻的场景,是雷军找他时说的第一句话:未来十年,PC已经没有机会。当时是2010年1月初,雷军这话听起来还像无稽之谈。“雷军是经验丰富、资金充足,团队不错。但是同样的雷军,同样的团队,如果现在开始做小米,已经没有机会了。安卓市场已足够大了,你很难再像当初那样拿到行业里的支持资源,更多竞争者会进来以低价分杯羹。”


  去哪儿挟资源投靠。早在2011年去哪儿就面临了变量公司的选择困境。它的目标是成为在线旅游市场的第一,但面临上市公司携程的重重压力。当时它有上市的选择,也可以选择战略投资。而无论它上市与否,百度都会做类似业务,分流去哪儿的大量流量。最后去哪儿接受百度投资,管理层出让股份,但去哪儿仍然独立上市。“接受巨头投资,不一定是巨头占便宜,美国雅虎投资阿里就是一例。百度以60%的股权占比投资去哪儿,但去哪儿的管理团队仍然可以主导公司方向,即使双方内部依然在博弈。”一位接近此项目的投资人表示。


  UC之海外拓展。如果仅就目前的局面,浏览器市场已刺刀见红,UC即使占据着优势的市场份额,但是腾讯、百度等巨头集中发力,UC将难以继续施展并成为平台,但它早在2009年开始的国际化拓展,则让人看到未来的曙光。“海外大部分市场的情况和中国比较类似,甚至还不如中国。所以中国人做互联网的方式去开拓海外市场困难并不大,难度只是在于找到本地化团队,这是相当多中型公司可以认真考虑的,先从海外突破。”童士豪说。


  大众点评坚持独立发展。其创始人、CEO张涛认为自己的护城河足够宽,即大众点评做粗活累活的基因,是巨头所不具备的。巨头能够带来庞大用户,但是并购的同时会带来执行力下降甚至被边缘化的危险,他说只有一种情况“哪家巨头能少量入股给我大量资源的话,可以考虑”。但这需要精巧的斡旋能力,UC就用小股权换来了大资源,俞永福认为自己达到了这种平衡,阿里巴巴虽然成为UC第一大股东,但现在以及将来都没有超过50%股权的可能,UC的管理团队还能够掌握公司的方向。更复杂的状况是,即使接受了大公司投资,也未必能拿到想象中的资源——在大公司内部不同部门之间调动资源都并非易事,更何况把资源输给“干儿子”。美团网的创始人王兴就告诉本刊,接受阿里入股后,除了资金,没有得到其它方面的支持。


  与这些尚有腾挪余地的公司相比,一些变量型公司,如当当网、人人网、迅雷等似乎已经失去了锋芒。“迅雷是一家很好的昔日变量公司,有稳定的下载用户,实际上它是最有机会走360模式的,向下拓展到安全,向上拓展到浏览器,结果错失了机会,现在已经失去变量的可能。”一位曾经关注迅雷的公司CEO表示。


  别焦虑,故事才刚刚开始,变量型公司选择的活法,是它们博弈的筹码。“移动互联网刚刚开始,以输入方式为例,从键盘到触屏、语音、视频到摄像头等等,输入方式带来人们行为方式的变化。手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终端形式。只要有技术,出来的机会还是很大。”俞永福判断。


  在巨头力所不及的领域,还有独立生长的空间。“有些领域巨头肯定没有竞争力。最突出的就是交易平台类的公司,比如91金融等等;另外创意导向的手机游戏它们也很难;第三,移动互联网领域的O2O对它们也是难以企及的;最后企业级应用,面向企业的业务也不是这些巨头所擅长的。”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分析。


  在童士豪眼中,中国最明显的趋势是从出口导向向消费在转,所以另外一个可能是会很容易产生新品牌。依靠品牌优势有些公司可能最终做大。美国已有类似先例。这些商品在中国制造,达到低成本,然后通过社交网络而非经销商直接送达消费者,这会产生很大的价格优势。“里面的关键点就是现在还缺乏懂得做品牌的人,但这确实是个很重要机会。”


  接下来,你将会看到守在移动互联网最重要入口三个战场的变量型公司,以及它们的攻守策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