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IT

云计算对IT组织未来意味什么

  硅谷“云连接”大会上发出的声音在这些年发生的变化是非凡的。这个大会从以前的喧哗变成现在的追求细节。这意味着它现在少了些乐趣,但却变得更接近于实施变革的日常现实,而非是对乌托邦的幻想。许多展示专注于现实世界的用例和具体的行动步骤,伴有对混合云计划的强烈关注。


  今年大会的一个幸运元素是:没有一个发言人以“让我们定义云计算”开始一场会谈。这个话题在经过一次又一次会议、一年又一年的讨论之后变得令人厌倦,因此不讨论这个话题是人们十分乐于接受的。这显然表明这个行业已经超越了基本知识的收集,转而关注与云实施和部署相关的实用性。


  大多数会谈展示的主导模式是混合云计算,包括对硬件、软件选择、迁移的工作量和成本管理的讨论。所有演示的共同点是一个假设,即云计算的未来将由中央IT运作。中央IT将开发一个在所有云环境中使用的通用运作模式。


  显然,存在与这个模型相关的重大挑战–其中主要是如何诱使应用程序团队采用它,他们中间已经有许多人在没有任何中央IT干涉的情况下使用了公共云计算。事实上,许多人恰恰是因为公共云计算,使他们能够在没有IT干涉的情况下前进而选择了公共云计算。这并不是秘密。


  麦肯锡:未来的公共云


  由IT领导的走向混合云未来的长征蓝图在由麦肯锡顾问Will Forrest和Kara Sprague组织的会谈上遭到了重击。他们提出了一个不同的、并且具有巨大破坏性的最终云应用路线图的情境。


  Forrest和Sprague对混合云计算的作用提出质疑–甚至是我们所知的IT的未来。他们称,大多数IT的未来将存在于公共云计算的形式中,这很可能是一个分离的IT组织的形式,它专门被创造来存在于现有的形式之外。


  作为他们主题的一个介绍,他们指出许多传统IT可用的改善已经实现。交易系统已经取代了过去大批劳动力,包括接线生、秘书和旅行社。尽管额外、渐进式的改进是可能的,但是在生产力上的重大提高或是财政开支节省则是不可能的。对于这些类型的应用程序而言,云计算能够节约一些成本,但是支出方面并不会产生什么巨大的变化。


  事实上,IT所可能产生的最大的贡献能够通过将IT支出降低到行业平均水平来实现。换句话说,现在IT所能做出的最大贡献是,将预算降低到一个既定市场中大多数具有成本意识的同行所追求的水平。


  “新IT”应用程序强调参与


  然而,麦肯锡的发言人确实确定了一类应用程序,对于这类应用程序而言,云计算是一个推动者。此外,与交易系统不同,这些应用程序提供了向前发展的重要机会。


  麦肯锡将这些应用程序称为“新IT(new IT)”。传统IT与新IT的区别如下:


  传统IT–工作自动化、个别劳动生产率以及非人规模的计算,如记录数字化。


  新IT–业务模式转换、团队和公司生产率增长以及只有数字版的产品。


  尽管新IT可能乍看之下相当无力,但是发言人提供了一些例子:亚马逊的交叉销售(业务模式转换)、德勤团队使用Yammer进行协作、谷歌的AdWords作为一个数字产品进行提供。


  新IT的一个常见术语是“参与的系统”,它抓住了新IT应用程序的数字化、社交化和扩展化的本质。新IT的愿景是与客户更深入地互动,从而识别并应用创新的机会,并增强财务绩效。这些是CEO高度感兴趣的领域,并且他们已经将云计算确定为实现这一切的依托动力。


  传统IT的云计算的主要好处在于或多或少降低了成本。与之不同,CEO们希望新IT的云计算能够增加业务灵活性,并提供弹性化的能力。对于CEO而言,降低花销仅被排在云计算益处的第三位。


  当新IT来临时,传统IT会发生什么?


  对于CIO而言,美中不足的是CEO们不相信他们现有的IT组织真的能够落实新IT。他们打算寻求公共云计算作为基础设施。更早的是(从CIO的角度看),CEO们很可能创建另一个并行的新的IT组织,这个组织不受遗留环境的责任阻碍,并且不使用传统的流程和做法。


  这是一个由麦肯锡发言人勾勒出的引人注目的愿景。传统IT希望云计算在既定做法下实现效率的增长,然而CEO们寄希望于通过新IT来创造新的业务产品,以及实施更深入的客户关系–这一切都没有现有IT组织的事。


  CEO将考虑设立一个分离并行的IT组织这一事实表达了对目前实行的IT的深刻不满。然而,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观点解释了亚马逊网络服务(AWS)的快速增长、“影子云”的崛起、以及一种新的云买家类型诞生的事实。


  我不知道麦肯锡代表所描述的这个现象有多普遍,并且也不可能预测它将如何全部展现。然而,毫无疑问的是传统IT正遭受围攻,被按需计算的到来以及CEO们在实现更好的财务业绩和将新产品推向市场的压力下所产生的急躁所威胁。能肯定的是:云计算将会比更快的服务台支持这样的普通IT愿景不同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