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创业运营

低迷大环境下如何创业 创新谋转型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未来之星”年会已走向第13个年头。回首来处,BAT已成大鳄,创业路几多歌哭。襄阳英雄会,意味着再度出发。


  7月19日-21日,第13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在湖北襄阳召开,众多嘉宾围绕着跨界创新、当传统产业遭遇互联网、移动互联的创新方向、从十亿到百亿的战略选择、城镇化大潮下的投资机会、本土品牌的文化内涵、创业者PK投资人等当前商业热点话题进行了探讨。


  当前,实体经济和制造业遭遇极大困难。作为工业城市,襄阳更有切肤之痛,痛点主要集中在融资难、融资成本高、利润空间被不断挤压几个方面。襄阳市委副书记、市长别必雄在与企业家集体座谈时慨叹,“这么多年来一直说‘狼来了’,今年我们是真正感觉到‘狼来了’。”


  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关注和研究“未来之星”显然更具意义。“走出经济低迷,最终依靠的是企业创新。当前中小企业正在成为创新的主力军。”经济日报社副总编林跃然在致辞中说。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在致辞中谈到,选择“中国梦、创业梦”作为论坛主题,正是因为当前经济形势严峻,艰难时刻更要坚守创业精神。她认为,近期引起争议的柳传志“在商言商”论其实饱含了中国企业家阶层的无奈,如果每个企业家都能遵守市场的规则,把企业做好,就是为“中国梦”的实现做出了贡献。  


中国企业家未来之星

中国企业家未来之星



  经济低迷对创业、创新未必不是个好机会。


  针对当前经济下行问题,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指出,决策者最重要的是要忍住现实的阵痛,在阵痛中调整结构。调整结构,就是要实现房地产去泡沫化、制造业去产能化、金融去杠杆化和环境去污染化。要解决这四大问题,关键在于政府要去“政府万能”的幻觉。


  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飞速发展,主要是依靠人口红利和土地红利等要素驱动,及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投资驱动。现在经济转型升级,必须要向创新驱动方向转变。


  辜胜阻认为,创新驱动的关键在实体经济。他呼吁政府切实解决企业融资难、用工荒、成本高、税费重、利润薄等问题,让离家出走的企业家重新回到宽松、安全的环境,特别是法治环境中来经营。


  如何实现创新驱动?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宋志平立足于企业本身,强调了人的重要性。“很多人看企业往往只看到工厂、机器,看到先进的技术,但是最重要的其实是人,因为事都是人做的。”


  与此同时,宋志平提出,企业制定战略要以市场为导向,不是“有什么做什么”,而是“缺什么找什么”。


  作为大型民营企业,复星集团副董事长、CEO梁信军已经预见到,未来十年中国或许将不再是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经济体。新形势下,赴海外投资的中国公司会日益增多。复星把自己定位为一家投资公司,目前正在进行资产全球配制。而所谓资产全球配置,就是要用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利用中国巨大的市场容量,并购、投资国外企业,使其重新焕发青春。


  梁信军认为,劳动力红利在发生转移,推动了消费红利和金融红利的增长,由此带来了高端消费品投资的绝好时机。未来十年,中国经济的推动力将不再是制造业,而是财富管理行业,其次是服务业。


  面对变局,大鲨鱼看到国际经济衰退中的中国机会,鲨鱼苗则在努力抢占变化中的每一个先机。


  作为著名的连续创业者,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孙陶然对未来的创业机会表示乐观。“改革开放初期确实是创业的好机会,因为遍地都是市场空白。前几年,大家都抱怨,说创业机会少了,资本无处不在,你刚有一个好想法,别人就砸钱进来了。或者是很好的领域,不让民营企业进入。”但现在,事情正在起变化。7月发布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让孙陶然都感到吃惊,因为它的开放程度甚至超过了此前民营企业游说和争取的程度。另外,利率市场化等新政也必将催生新的创业、创新机会。


  原来不能做的事现在可以做了,但作为企业,如今到了拷问自己有没有新的技术、新的模式、新的流程,能够更有效率、更有力量地进入全新市场的时候了。


  创新首先意味着要打破原有的教条和疆界。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士兵,不想跳水的歌手不是好演员。互联网圈玩得更大,做软件的雷军做起了硬件,开淘宝的马云干上了金融,做视频网站的都做电视去了。这在以前不可想象,现在居然司空见惯。


  信中利集团董事长汪潮涌认为,没有边界的企业,未来的发展规模会更大,但跨界需要顺势而为。有两类企业必须跨界:一是目标市场有很大局限,或者所处的行业本身就很小。比如,香港十大家族基本上都是跨界经营,因为香港只有600多万人口,每个行业都做不大。二是如果竞争威胁来自于技术变革,企业就必须要突破边界。比如,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就已经对PC互联网带来巨大冲击,迫使后者必须应对。


  正努力做互联网时代零售巨头的苏宁云商集团副董事长孙为民表示,如果一家企业在三五年间频繁跨界,必然一事无成,但如果一家企业在二三十年里还没有跨界,它一定只是间作坊。


  跨界的边界何在?从专注杀毒到遍地开花,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齐向东说,跨界不能离开自己的核心资产和独特优势。“360从免费杀毒做起,做出了一个安全品牌。我们做浏览器,因为用户对安全浏览器有期望;我们做网址导航,因为用户需要安全上网的导航;我们做搜索,因为搜索目前很不安全。按照一个传统的杀毒软件来说,360肯定是跨界了,但我们做的全是与互联网安全有关的业务,就能够把这个传统的产业做得越来越大。”  


中国企业家未来之星

中国企业家未来之星



  在北京搜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CEO王小川看来,跨界创新意味着只有进攻,没有防守。“我从来没有担心过别人走到我的位子上去,因为我的位子永远在路上。”


  王小川分享了一个小米的段子:最初,雷军和投资人说,他要做手机改良操作系统,成功以后可能做手机。投资人问,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就做手机呢?这句话最终促成了小米的更早出现和更快成功。


  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则强调了跨界过程中精准定位的重要性。大家都想改变世界,但改变世界往往要从解决一个个小问题开始,从自己身边开始。智能电子设备就正在孕育着无数可能性。


  其实,从根本上说,改变世界要从认识你自己开始。有一个基础的问题是,作为创业者,你能不能只用5分钟时间就向投资人说清楚你将如何赚到钱。


  可惜的是,在“我是创业者”的焦点论坛中,第一位上台的创业者似乎还没能完全修得此项技能。这位年轻人从创业信仰说起,直说到感谢同事、感谢客户、感谢同行,就差感谢CCTV、MTV和一切微博大V了。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CEO陈宏一针见血:“5分钟时间,你的商业模式应该讲得很清楚了,但现在很多人在问你做的是什么,你的市场规模是怎样的。”


  陈宏提示创业者,应在短时间内向投资人传达以下信息:一,市场总量多大;二,你的公司是干吗的;三,公司的经营规模怎样;四,你们的团队是哪些人;五,你们的商业模式,以及竞争对手是谁。


  上述创业者主要从事为企业客户开发APP的业务,在分享自己的困扰的时候,他说,外部困扰在于一部分企业对移动互联网的接受度还不够,内部困扰在于人才缺乏。


  陈宏并不认可他的看法,在他看来,这类企业有两大问题:一是销售问题。因为你的客户端很小,你要说服一个企业开发APP,还要帮人家推销应用。二是客户维护问题。因为每一个客户的APP你都是单独开发的方式进行的,这样一旦有员工离职,你再去维护,会特别烦恼。


  上海野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楚达的自我介绍则清晰得多。他通过与国内中低端手机厂商合作预装来发行游戏,实现利润分成。随着手机厂商的集中化,他的公司也在努力进行品牌化建设,积极培养“小白”用户,使其成为自身平台的长期忠实用户。


  特劳特(中国)战略定位咨询公司总经理邓德隆直言:“我对这位创业者,比刚才的打分要高一些。高在哪里呢?他拿到第一桶金的时候,知道自己要走品牌化道路。”


  上海能良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经营的是手机电商业务,主要做诺基亚等品牌手机代理,总经理顾建伟为毛利极低而感到困扰。


  君联资本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能光说,企业业务模式可以归为三类:一类是新技术、新模式,有足够大的市场规模,能够从小做到非常大,比如说互联网里的搜索,门户。一类虽然也是新技术、新模式,但必须要依靠大企业才能发挥价值,这类企业可能面临被并购的命运。还有一类不算新技术、新模式,从事的是一般业务。它会长期生存,但很难做大,如果盲目做大就会出问题。能良的模式就是如此。创业者要把这三种类型把握清楚,企业的发展前景也就清楚了。


  在线艺术品交易平台HIHEY总裁何彬认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只卖真的,不卖假的”。毕业于中央美院的三通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创始人艾欣明确指出,全球的拍卖公司都无法保证没有赝品。HIHEY的市场定位可以调整,不要一味追求收藏品的拍卖价格,如果转做面向中产家庭的装饰性艺术品,市场前景更加广阔。邓德隆也赞同艾欣的建议,他认为,创业者的自我定位就是要“让业内大佬看不起你”。何彬为已创下495万元的网上最高拍卖价而自喜,其实思路已经跑偏了。创业者要按照自己的标准、自己的价值观,去创造自己的纪录。


  任何时代都有机会,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抓住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