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破解当前经济难局的一条思路——以激活农村土地资源为例

破解当前经济难局的一条思路
——以激活农村土地资源为例
文/顺风
    顺风的微信公众帐号:shunfeng3436188
    我一直认为中国泡沫的实质是在金融体系市场能力不足的大背景下,因货币和信用扩张过度而导致的有效资产不足问题,为此只有增加有效资产投入一途,这和当初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时的出路极少的困境有着很大的不同。
    基于上述认识要向解决中国当前的经济问题,具体而言在增加社会资源存量的活力和有效成分的同时,向制度、政策中存在的问题要资源,改革不仅仅是红利,更是走出经济困局的出路。降低政府对经济的管制程度,国有资产面向全民分红,启动新一轮国有资产的社会化进程,推动国有企业重组,用好外汇储备,这些可以采取的举措都堪称是增加当前社会资源中有效构成的果断行动。
    至于增加社会资源的有效投入,在这方面恰恰有着最大的杀手锏,那就是如何对待和用好数额巨大的农村集体资产。这部分社会资源的存在,是中国二元社会特征的客观指针,更是中国市场经济不健全的突出标志。农村集体土地这一巨大社会资源,一直未被赋予参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全产权属性,经济活力被束缚。
    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初其土地产权的市场属性都已清晰化和正常化,也就不象当今中国这样有着一个一旦被赋予市场化产权属性即可望产生无可估量的市场价值的土地存量社会资源。对农村土地进行制度化松绑以恢复其全资产属性非常重要,但这方面的改革力度目前看还是不够有力,许多方面没有到位。
    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一直被视作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主要内容,但在当今中国高层治理所采用的早已是宏观经济理论体系这一事实下,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的经济理论基础已不复存在,能够给予其支撑的至多是法律和政治传统方面的沿革基础,这些基础恰恰源于改革开放之前非常久远的年代了。
    回顾近10余年来的国有资产产权和管理制度改革历程,在轰轰烈烈的国退民进、抓大放小的同一历史时期,农村集体资产作为与国有资产一样性质的公有资产重要组成部分,却根本没有在经济和产权上受到相似的改革和触动。
    其原因说是从农村稳定出发也好,考虑到粮食安全也好,改革程序和次序设计使然也好,防止社会贫富分化也好,深究之这些其实都不是真正说得过去的理由,最根本的还是对公有制经济基础这一范畴在理论、制度以及政治上的安全敏感和认识守旧起了作用,束缚了人们的头脑和手脚。
    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发展社会生产力,农村集体土地的资源配置使用的价值空间有待挖掘,这已经从实践角度为传统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的经济和政治制度规定提出了反思乃至调整、改革的现实课题,唯一需要解决的认识或者疑虑无非是,如果农村集体土地被赋予社会产权而参与市场经济,天会塌下来吗?
    所以在当前中国需要以超常规思维和制度创新找寻经济困局出路之时,我想说的是,应认识到中国目前最需要的是增加社会有效资源的有效投入,树立一切社会资源都应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充满生机活力的参与者的观念,破除对不符合现代产权制度的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教条迷信,也许宏观上的出路就出现了。
    举例来说,农村集体土地在产权制度转型时,可以通过区域资产信托、资产证券化等创新方式,结合一定的风险再担保机制设计,就有可能将必然到来的土地产权集中化推迟到相对适当的未来若干年之后,以缓解其对今后五或十年左右错综复杂、压力重重的现实经济发展期的压力和冲击。
    总之,走出中国当前经济困局要有破除理论思想枷锁的勇气和智慧,要有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则的原则坚持,要重新审视尚未完全进入市场的一切资源和范畴,要重新梳理不符合市场经济基本要求的一切政策、制度乃至法律。题外言之,以上思路不仅适用于中国之全局,对地市等中观区域经济也有着同样的意义。
    顺风,名吴波,九三学社社员,中国企业家世纪论坛副主席,微创新工场创新辅导员,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专家成员,哈佛商业评论、中欧商业评论、人民网等专栏作家。创立全息互联网理论,出版《长尾革命》、《互联网帝国》、《顺风新博客论》等。QQ:90340375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