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了不起的极客

  速途网讯 近日,果壳电子发布全新GEAK品牌及四大智能新品,包括微单级拍照手机GEAK Eye、高端旗舰手机GEAK Mars、智能手表GEAK
Watch和创新智能设备GEAK魔戒。相对于之前果壳的硬件产品,GEAK品牌新颖时尚的设计和高端顶级的配备让电子“发烧友”在烈日里好好“烧”了一把。记者采访了走马上任不满一年的果壳掌门人顾晓斌先生,畅谈他的电子人生和极客精神。

  为电子“发烧”

  《新民周刊》:听说您学生时代就是一个电子发烧友,怎么一个“发烧”法?

  顾晓斌:现在回想起来,我学生时代的时候能玩的东西也少,我从初中开始就看《无线电》、《电子报》,拿省吃俭用下来的餐费去电子市场买回来元器件,陆陆续续自己制作了收音机,焊对讲机、焊音响,做喇叭箱体……基本上达到了废寝忘食、乐此不疲的程度。那时候最喜欢闻的味道是松香味。虽然后来才知道那是有毒的。

  《新民周刊》:您最初在电子制造业工作,那时候的经验对现在的工作有用吗?

  顾晓斌:到北京之前,我有大概6年制造业工程师的经历,对于电子制造业从产品设计、原材料供应、生产管理、品质控制到出货流程有相当了解。这些经验现在都可以应用到手机制作生产的流程控制中。

  《新民周刊》:从电子行业跨入新媒体,又从新媒体回到电子行业,一个轮回,这样的选择出于什么考虑?

  顾晓斌:虽然从电子行业跨入新媒体,但是我骨子里面的关于电子产品的梦想或者说直觉一直没有消失,接下来的那么多年,我一直在下意识地关注电子领域。

  去年硬件创业浪潮风生水起,我觉得非常眼馋,而且那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电子产品不再是一个个孤立、冰冷的电子元器件堆叠而成的硬件。传统硬件+传感器+互联网,电子产品有了思想,有了感情,还有了执行能力,你伸手仿佛就可以触摸到它的灵魂,这样的想象空间让我非常兴奋,常常半夜的时候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叨叨这些事情。而且十几年的媒体经验让我拥有了与之前不同的视角来看这件事情。

  这个时候,刚好,果壳电子投资人陈大年先生邀请我到果壳来,做这样一件我一直梦想要做的非常好玩的事情,而且果壳的这帮人让我觉得非常有共鸣感,大家都很直接、很超前,而且很深入,所以我决定要回到这个行业来。

  极客精神

  《新民周刊》:进入果壳近一年,您做了些什么?

  顾晓斌:在果壳的这段时间,我和同事们一起钻研新产品,不断优化改善用户体验,GEAK两款手机、GEAK
Watch智能手表和GEAK魔戒都是我们这段时间工作成果的最好体现。

  《新民周刊》:果壳电子原先的品牌是Bambook,现在把电子阅读器剥离后,新推GEAK品牌,有没有浪费品牌资源?毕竟Bambook已聚集了人气和声誉,现在的GEAK要从0开始。

  顾晓斌:的确,对于大家来说GEAK是一个全新的品牌,是从0开始,但是我们的团队、我们的经验,我们的产品并不是从0开始,而是延续了之前深厚的积累。而且果壳电子之所以选择GEAK作为自己的品牌,也与果壳电子的信仰有关,因为我们是一群充满理想主义精神的极客,具体来说是一群互联网时代的极客,所以,选择GEAK这个品牌来代表我们的精神。

  《新民周刊》:觉得自己也属于“极客”一族吗?

  顾晓斌:我自认为算是一名极客,喜欢鼓捣电子产品,买了各种各样各个时代的电子产品。有时候朋友们到我家都说家里简直是一个电子集散地。

  《新民周刊》:果壳手机选择原生系统,是一条比较困难的路,为何开放Root?

  顾晓斌:我们开放Root的用意在于把可控性交给用户,还原极客的生活方式,而且这种做法才是符合极客精神,让用户自己追求自己极致体验的做法。我们希望用户通过这种方式更加用好手中的硬件。而且我们承诺,开放Root权限,只要不是硬件层面的损害,果壳会免费为用户维修。

  另外补充一点,我们不但面向极客会提供Root权限,更会给极客提供定制手段,正式发布的时候我们会有极客工具箱,到时候再揭开谜底。

  《新民周刊》:我们知道在手机领域折戟的大鳄已不少,果壳凭什么笑到最后?

  顾晓斌:我们认为当市场进入红海竞争,并且到了一定阶段的时候,变化和转机就会出现,果壳是通过手机切入,并不会限于手机本身的竞争,而是为互联网、云端硬件的研发制造积累人才、产业资源。果壳是有自身理想的,以成为互联网云端硬件领域的佼佼者为目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果壳自身也是有很多优势的,首先是人,果壳这里聚集了在各个行业曾取得巨大成功的人,有技术极客,有创业大牛,还有中国最早的黑客。其次,在理念和定位上果壳也有自己的优势,在这里的这群人懂互联网,还懂用户。我们看到国内大部分公司还是用低成本、低价倾销的方式去做产品,我们则是站在做与众不同的电子产品这个角度出发。

  了不起的创意

  《新民周刊》:这次果壳新推出两款手机,一款是鹰眼大屏,直接与三星竞争,你们产品的优势是什么?

  顾晓斌:配备了鹰眼屏幕的手机是我们的GEAK
Mars,这款手机我们就是冲着顶级配置去的。在硬件的采购上我们也一定是采用最好的,比如屏幕,我们选用的是液晶之父夏普龟山工厂国宝级液晶屏幕,为了这块屏幕,我们等了非常长的时间。而且我们这帮人每天不琢磨别的,就是在打磨用户体验,优化产品。

  《新民周刊》:另一款手机的卖点是微单品质的摄影,这是针对市场的哪一块?有没有事先调查,细分人群?感觉微单相机是女士偏爱,但大多女士又喜欢用iPhone,安卓系统反而是男士所爱。

  顾晓斌:拍照功能应该说是智能手机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喜欢用手机拍照的用户都可以来试试我们这款手机。至于安卓和iPhone,从数据分析机构的市场报告来看,今年第一季度,谷歌的移动操作系统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75%。

  《新民周刊》:很多人说2013年是智能手表年,三星、苹果、谷歌都说在做智能手表,但你们先于它们发布,GEAK
Watch推出令人惊喜。这一领域即将成为市场争夺焦点,你们的战略定位是怎样的?

  顾晓斌:我认为,可穿戴设备是全球智能电子终端的发展方向,包括被称为“互联网女皇”的玛丽·米克在内的多名美国电子行业领袖、前瞻者都明确指出:未来十年的电子产业将会围绕穿戴式设备而发展,并将成为远超智能手机的最大智能电子商业机会。智能穿戴是差异化的硬件市场,是软硬件,个性化深度融合的市场,也是未来十年的蓝海。

  在这个领域的机会非常多,而果壳电子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真正提供穿戴式设备的企业,在这一点上来看,我们实际上是领先于国内外其他公司的。

  《新民周刊》:关于已上市的智能手表,索尼的Smart Watch是要与手机一起才能使用的;Neptune
Pine则完全像小型手机,320万像素摄像头,甚至能够打电话;Pebble
Watch口碑比较好,既有手机的一些功能,又有运动计步等健康类功能。GEAK手表与Pebble有些相似,兼顾手机、网络和腕带(健康),你们对智能手表的理解是怎样的?今后还会有哪方面的改进?

  顾晓斌:实际上我们的GEAK Watch与Pebbe
Watch并不相似。这从我们提出的四大基本原则就能看出来,我们认为真正的智能手表应该是具备独立人格,必须具有和人深度交流的独特传感能力,使用真正的智能操作系统,并且具备升级和扩展的能力。未来我们的产品会以这四个原则为准,进行拓展和延伸。

  《新民周刊》:从这次发布的几款产品和零配件看,改成GEAK后,果壳的设计更时尚了,如无线充电器、封套式备用电源等等,谈谈你们在这方面的理念和努力。

  顾晓斌:我们以极客精神作为果壳的品牌内涵,就是希望能够成为一家有创意的了不起的世界性电子企业。GEAK这个名字代表了我们的梦想,我们的未来,我们的愿景,还有就是我们内心深处的追求。

  在果壳,我们经常为一个问题讨论到凌晨,上午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办公室里。果壳人骨子里意识到自己的努力将做出不一样的东西,不仅自己内心认可,也要让用户满意。所以,不管是产品外观设计,还是系统功能设计,我们都是拿出了200%的努力来做。

  《新民周刊》:如何打造品牌形象、加强品牌吸引力和黏着度?

  顾晓斌: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比如我们的智能手表和戒指,一推出就获得了非常大的关注。而好的品牌都是以好的产品作为基础,我们也会不断地推出新的产品,不断创新。另一方面我们果壳有直接面向用户推广的经验,品牌正在逐步赢得用户的关注、喜爱。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